渔阳候府,以单氏兄为首的武官,以沈玉为首的文官并坐两排,神色肃穆。(书=-屋*0小-}说-+网)全都眼观鼻,鼻观心,上首坐着的陈铮,手中拿着一本册子翻看。

    整个大厅中,只听到哗哗的翻而声,再没有其他声音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陈铮回来渔阳郡的第三天了,洗去一身风尘,把白世镜与丘青云安顿好。陈铮就招集各府文武首官以及化德府诸人,齐集候府朝议。

    陈铮随手之入放着好几本册子,有军册、民册、农册及税册等。陈铮翻看的是税册与农册,治境安民,募兵训练,打造军械,都需要钱。当兵吃粮,供养近百万的非农者,粮食的消耗更是一个天文数字。

    从陈铮攻战化德府后,钱粮就跟流水一样,哗哗的填入了无底洞。渔阳县数年积累,才三四个月就消耗过半。今年秋收之季,若是收成欠佳,赋税不足,渔阳候一派欣欣向荣之势就会被打落尘埃。到那时候,产生的负面连锁反应,能让陈铮数年的努力化为乌有。

    陈铮不懂帐本,只是翻看大体的数据便放下。

    “说说我不在的这段时间的情况吧!”陈铮食指轻扣着坐椅扶首,环顾厅中文武大臣。

    经过四五年的积累,陈铮麾下再非以前大猫小猫三两只。人才济济,文武俱全,已经有了一番诸候蕃镇的气象。

    作为文官之首,在陈铮不在时充当代理人角色的沈玉,第一个站起来。向着陈铮躬身拱手,道:“启禀候爷!”

    沈玉才刚开口,陈铮忽然挥了挥手,道:“坐下说话!”

    “谢候爷体恤!”

    沈玉重新坐下,把要说的内容重又在脑子里电光火花般过了一遍,开口道:“自候爷攻占化德府,与广宁张氏签订守望互助契约,属下就接照候爷的意向清理化德府一府九县,整合兵力,聚敛财税,整顿内政。

    候爷前往神都,况氏举城投诚。通邮府经过几场平叛之战,违逆者已数铲除。为安抚通邮府七县,属下私做主张,令况山河继续充任通邮府太守。只要况氏不乱,通邮府就不会乱。”

    提到况氏,陈铮就想到了况永初,此子比他年长几岁,却是个有眼力的人。便开口向沈玉询问:“本候记的况山河有一子,名叫况永初,现今如何?”

    沈玉应道:“属下把他调至候府兵曹司,充任郎中一职,算是一个闲职。”

    陈铮点点头,没有再说什么。沈玉的处理很恰当,况氏在通邮府的经营数十年,根深叶茂。让况山河担任一府太守是不得已而为之,等到他彻底消化通邮府前,况氏不能轻动,但况永初必须作为质子常居化德府。

    况山河也是聪明人,非常配合。对于沈玉的渔阳候府的政令绝不打折扣,甚至主动削权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,终究是一个武力至上的世界。在高端战力方面,陈铮占据压倒性优势。况氏若不想步田氏后尘,只能俯首称臣。

    况氏无足举重,只要老老实实,陈铮也不会为难他们。

    “通邮府的府兵,各世家豪族的私兵如何处理的?”

    无论和平还是战乱,军权与财权都是重中之重。抓住这两样,就等于抓住了所有的权力。陈铮绝不允许在他地盘上,有不受控制的武力出现。

    沈玉拱了拱手道:“兵事方面,就请单将军向候爷禀报吧!”

    “末将僭越了!”单信起身向着沈玉拱了拱手,而后又对陈铮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“通邮府的府卫两大系统,末将依照当初渔阳县时的旧制进行编练,精中选精,得可战之兵五千。”

    陈铮忽然打断他的话,惊奇地问道:“整个通邮府只有五千可战之兵?”

    通邮府虽说山穷水恶,但也有七县之地。都说穷山恶水出刁民,反过来说,穷山恶水也出善战之兵。

    通邮府兵微将寡,其实是有原因的。沈玉统筹全局,最了理其中的内因,便在中途插话道:“通邮府恶山恶水,一府七县之地,可耕地不足化德府的三成,且多为山地。能够供养上五千战兵已经是极限了,若非自保,连这五千兵都不愿意养活。”

    养兵是个无底洞,家底在厚,也经不起消耗,所以才有好战必亡之说。

    和平时候,就要休养生息,不可妄起刀兵,更不能肆意扩军。保留少量可机动精锐,维持一定数量的地方军,基本就能维护地方的平安。

    通邮府在整个酀州都是排名靠前的贫瘠之地,根本无法像以前的化德府田氏一样,蓄养数万的军兵。

    如今,渔阳郡三府一县,陈铮占其三。通邮府没必要再供养太多的军兵,只保留一定数量的地方军维持治安即可。

    “通邮府的五千战兵,已被末将打乱,充实到各个卫军之中。地方军与豪强士绅的私兵,也是按照当初在渔阳县时的旧制进行处理。”

    陈铮在渔阳县经过四年的积累,不光是钱粮兵马方面的积累,最重要的在人才与治制方面的积累与改良。

    无论制军还是治政,渔阳县的经验都可以套用在化德府和通邮府上面,并且因地制宜,结合当地的态势稍加改良,就能起到事半功倍之效。

    “合二府一县之力,一共编练出多少可战之兵?”陈铮前往神都时,各部兵马还未编练完成,还处于遴选阶段。

    单氏兄弟是军方之首,随着陈铮势力初成,麾下体系完善,两兄弟就被拆离。单信有大局观,调入兵曹司,统筹全局。单雄独领一军,镇守一方。

    而且,在陈铮的默认下,沈玉提拔吕轻候,以吕轻候制衡单氏兄弟。而且沈玉统领血衣卫,握有监察之权,又接收田氏降将赵传铭,无论文臣还是军方,都不敢对他轻视。

    单信作为兵曹司主官,对军方的情况了如指掌。想都不想,脱口而出道:“合二府一县,总共编练一万战兵,士兵习武操练,修为最低者都是后天一层。再给末将一年时间,末将有信心让所有人士兵的修为都提升到后天二层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一万战兵,修为最低都达到后天一层,已经算是精兵了。”陈铮很满意这个结果,一万名最低修为都在后天一层的战兵,以战阵配合,对外扩张稍略不足,但自保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与神都五千城卫军的士兵最低修为后天三层不能相比,但也只是建军时间太短,底蕴不足。只要给他足够时间,陈铮有信心,自己麾下的卫军足以追上神都城卫军的水平。

    武者修行,别看后天一层微不足道,但终于是入了武道门槛。放在民间,也是以一抵十的好手。

    前文曾说过,大离世界等级森严,十道十宗,魔道八派作为世间最顶级的势力,垄断封锁了阳神境以上的功法。十八家宗派之下的一流宗派以及世家豪族,武者修行最大成就只能止步于阳神境。而且,阳神境武者也不是每一代都出,因为晋级阳神境的功法缺卸,没有形成系统的修行之法,底蕴又不足,每一个晋升阳神境的武者都在四九天劫的威胁之下战战兢兢。

    这些一流势力的阳神境武者,绝大多数都活不到寿终正寝的那一天就陨落在四九天劫之下。

    而一流势力垄断封锁着阴神境以上的功法,使的二流势力没有正统的修行功法,只能止步于阴神境。

    二流势力垄断封锁阴神境功法,使阴神境不显于世间,先天化境成为传说。

    三流及以下的各方势力,也同时垄断修行功法与资源,使散修空有逆天资质,却蹉跎一生。

    如白世镜这般散修,凭一己之力晋升半步先天者,万中无一。正因如此,白世镜才在青幽酀三州博下佑大的名声。衰秀才这个外号不好听,有调侃之意,但无人敢小觑于白世镜。

    正是这种自上而下的层层封锁,才使的各派长存不衰,造就出百年豪强,千年世家,万年大派。

    无依无靠,无根无萍的普通人,想要在武道一途有所成就,难如登天。在大离世界,基础武学普及广大,花钱就能买到,但凭此晋升后天一层的武者,百中有一。

    武道修行,不是有一本秘芨就能成为高手的。秘芨中的各种隐语,暗语,出自不同体系的术语,没有人指点,根本无法理解。许多修行中的秘诀,也都是口口相传,并不落于文字。

    所以,靠着一本秘芨或许能迈入后天境,甚至是后天九层,但绝不可能迈过后天境第三关卡,晋升半步先天。

    法不轻传,这是大离世界的潜规则,天下各方势力遵守。陈铮再是胆大包天,也不会随意传授高深武学。

    他在军中只传授得自蛮荒世界的无名功法,以及观神普通照功部分基础武学。如同血神经这种较为高深,直指先天奥妙的功法,他不会轻易外传。

    单信能保证在一年时间内,把一万战兵的修为提升至后天二层,已是一件惊世骇俗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一万名后天二层的武者,经过严格训练,足以横行天下。

    战兵只能对外征战,清剿悍匪,维护地方治安有些大材小用了。所以,战兵之下,还有地方军。

    陈铮麾下,精锐战兵以称卫军,少部份驻扎各地卫所,大部份屯于边境。维持地方的地方军称为府军,同时也是卫军的储备兵。

    “府兵轮换制度执行到现在,效果怎么样?”陈铮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为避免府兵武备检滞,以及减轻财政负担,陈铮占据化德府后,对府兵采用了轮换制。维持一万府兵规模,但保留两万甚至更多的编制,用来进行轮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