车马啸啸,斜风细雨之中,一行人走入了大河临岸的小镇之中。

    说来也巧,刚进镇里,小雨就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很繁荣的小镇,名叫丘渡。这时天色还未全黑,街道两旁的店家人出来清理门前的积水。

    一剑双刀,三英四奇;正道十宗,魔道八派的弟子未出世前,天下间的青年一辈,以这十人最出风头。

    三英四奇中的一奇就在丘渡。

    自从进城后,陈铮挥退血衣卫,独自一人坐在镇上最大的一处酒铺内。

    也才三五年时间而已,江湖中的十位青年才俊就被取代,甚至淘汰,已经没有多少人再提起这些曾经各领风骚的青年高手了。

    时光如梭,曾经的青年已经不再是青年,许多人都成家立业,儿女绕膝前。

    路过丘渡,陈铮便想要见识一下曾经的青年才俊。话说,他当年从寒冰界初至幽州,听到最多的就是一剑双刀,三英四奇的故事。

    自从正魔两道的弟子出世历炼,这些青年才俊们就彻底沉寂了。都是聪明人,不聪明的人也闯不出这么大的名声。在各大顶级宗门弟子行走天下后,这些青年才俊就变的极为低调。

    “我要不要买点礼物,买点补品怎么样?”

    胡思乱想着,忽然一阵嘶吼声传来。这声音是自镇边传来,每一次嘶吼都充斥着难以言喻的痛苦,好似一头受伤的独狼。

    “哎,丘公子的疯病又发作了!”

    酒铺内,一名酒客微微叹息一声,带着一丝惋惜之色,目光透过窗户,望向嘶吼声传来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啥时候是个头呢,希望丘公子吉人自有天象!”

    “好好的怎么就得了疯症了呢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丘公子名满天下,丘镇的人与荣有焉。出门行走,都觉得高人一等。如今,丘公子得了疯病,丘镇的人对他的崇拜依然不减,只是言语之中透出说不尽的惋惜。

    最近半个月来,江湖中有一个惊爆的消息,成了头条。昔年惊才绝艳的丘青云,让绿林闻风丧胆的修罗青衣,得了疯病。

    野兽般的嘶吼声渐渐消失,一位壮硕的大汉背着个三十许的青年从外面进来。说是青年,已不再年轻,眼角都有了皱纹,两鬃斑白,未老先衰发亦白。

    青年被放在大厅一角的椅子上,双眼中没有任何的感情色彩。脸上表情僵硬无比,整个人麻木,死气沉沉,看不一点的活力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心神皆死的人,看似活着,实则是个行尸走肉罢了。

    壮汉进门后,酒镇里的人都不再说话,偶尔有人偷偷看一眼壮汉身边的青年,而后惋惜的摇摇头,转过头去。

    不用猜测,这位行尸走肉一般的青年,就是曾经名传天下的修罗青衣,丘青云。

    陈铮皱起了眉头,都不用灵觉感应,他就能从丘青衣身上感受到一种暮气,好似风中烛火,随时都要熄灭。

    丘青云的面色苍白,浑无一丝血色,可能在家里关的太久,不常见太阳的缘故。嘴唇有些干裂,虽然相隔着老远,陈铮却能感受到他体内的一股暴虐的气机,好似平静海面下的滔浪,默默潜伏着,待到风云巨变,就会把丘青云打落十八层地狱。

    “走火入魔?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一动。

    丘青云的状况很像是走火入魔,在对方暴虐的气机之中,有一缕灵光外泄,似乎沾染了不干净的东西,才导致了丘青云的疯病。

    好似对待小孩一般,壮汉小心翼翼的把丘青云安顿好,而后轻声喊道:“佟掌柜的拿酒来。”

    闻到洒香味,丘青云僵直的脸庞似乎有了反应,散乱的瞳孔渐渐聚焦。

    壮汉给丘青云面前的碗中倒了酒,原来生活不能自理的丘青云,竟然端起了酒碗。就像捧了一碗琼浆玉液,小口小口的喝着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!”

    看到丘青云喝酒的样子,壮汉突然笑了起来,脸上的表情怪异之极。丘青云没有任何反应,专注于手中的酒碗,准备的说,应该是碗中的酒。

    “生性好洁,滴酒不沾的修罗青衣,若是变成无酒不欢的酒鬼,一定是我一生中最大的成就。”

    想像着丘青云恢复后,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酒鬼,一定很有趣。想到得意处,壮注大笑起来道,连干三大碗洒后,变的醉眼迷离。

    他拍着卓子,时而大笑不绝,时而痛哭流涕,疯疯巅巅,旁若无人,酒铺内所有人都司空见惯一般,全然不当一回事。

    陈铮能听的出,壮汉的笑哭声中压抑着一股深沉的悲凄。

    “这里面有故事!”

    陈铮霍然起身,提着酒壶与酒杯,抬步朝着壮汉与丘青云走了过去。不理会别人异样惊骇的目光,径直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给自己倒了一怀酒,对着壮汉遥遥示意:“请!”

    就在陈铮向他走来,壮汉的身体猛地崩紧,好似即将捕杀猎物的猎豹,全神戒备。直到陈铮端起酒杯一饮而尽,他紧绷的身子又放松了下来,一双眼睛却仍是瞪着陈铮。

    “朋友从哪里来?”

    壮汉打量着陈铮,面上表情收敛。以他的修为,能感受到陈铮身上隐隐传递出的一股深不可测,极度危险的气息。

    就好似遇到天敌一般,不光是壮汉,丘青云也放下了手中的酒碗,直直的盯着陈铮。体内暴虐的气机不断蓄积,如同即将爆发的火山。

    “一剑双刀,三英四奇,当年是何等的意气风发。可惜,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,让绿林闻风丧胆的青衣修罗,落的这般下场,可悲,可怜!”

    壮汉闻言,脸色猛地阴沉,沉声喝道:“阁下是来看笑话的?”

    陈铮将酒杯一放,打量丘青云,幽幽说道:“若我能治好他,你们会付出什么代价?”

    此话如惊天霹雳,震的壮汉身体晃了三晃,铜铃般的眼睛瞪大,激动的叫道:“你能治好丘兄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宏响,整个酒铺的人都听到了。纷纷向着陈铮看过来,就连算账的掌柜都一副惊骇的样子,目不转睛的看着陈铮。

    “陈某做事,向来讲究。”

    陈铮为自己倒了一杯酒,啧啧出声的泯了一口,便再无下文。卖关子的人最可恨了,酒铺中的人变的焦急起来,恨不得冲过来瓣开陈铮的嘴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天下没的白吃的午餐,陈铮没有提条件,可壮汉宁愿他狮子大开口。看着陈铮好整以暇的样子,壮汉明白,陈铮的条件绝不简单。

    壮汉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,似乎难以决定。当目光落在丘青云身上时,脸色忽然变的绝决无比,沉声道:“说出你的条件,上刀山下油锅,鲁达若是皱一下眉头,就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“铁金刚鲁达!”

    陈铮惊呼一声,才发现自己走眼了。他本以为壮汉是丘青云的忠仆,没想到竟是一位高手。

    铁金刚鲁达,与白世镜同一个时代的高手。陈铮曾听白世镜说起过此人,天赋异禀,神力无双。为友报仇,连挑十八家绿林,名震天下。奉养好友双亲,为好友双亲养老送终,披麻戴孝,守灵三载。之后,铁金刚鲁达消失于江湖之中。

    有人说鲁达被绿林的豪强所杀,也有人说鲁达为避仇家远走域外。

    “仁义无双铁金钢,养老送终鲁孝子”,鲁达的事迹都被人编成话本流传天下。据闻,一代鸿儒王明阳编写《孝烈传》,竟把鲁达的事迹放入孝篇之中。

    江湖中人,能如鲁达这般被记录于文字,流传千古的人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而如今这位注定要名传千古,为后人所颂的仁义金刚,竟然像一个家奴般,伺候着几成废人的丘青云。

    陈铮摇头晃脑,道:“我不需要你上刀山下油锅,若陈某治了他,你二人要入我府***我驱策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收我二人为奴?”铁金刚鲁达猛的一拍卓子,站起身来,怒视向陈铮。

    这人好大胃口,竟然要他与丘青云为奴为仆。仁义无双铁金刚,青衣修罗丘青云,无论那一个都是响当当的汉子。江湖中人,谁不竖大姆指赞一声好汉爷。

    若能治好丘青云,便是给陈铮做奴,鲁达无话可说。但要丘青云为人奴仆,鲁达绝不答应。

    陈铮“呵呵”一笑,放下酒杯,道:“鲁兄仁义无双,陈某可不怕收你为奴。陈某有爱才之心,值此天下大乱之际,鲁兄就不想做一番惊天动地的伟业?”

    鲁达眼神猛地一缩,忽然觉得面前的人很不简单。言语之中,透出的野心让他心惊。不由沉声问道:“你倒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陈铮再次倒满一杯酒,举杯示意,先干为敬。

    “陈某酀州人氏,说起来与鲁兄也算半个家乡人呢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鲁达冷哼一声,套近乎的借口这么差劲,明显是在敷衍他。藏头露尾,连真实姓名都不敢暴露,不过是一个鼠辈。

    即便是鼠辈又如何,只要能治好丘青云,便是为奴作仆,鲁达也心甘情愿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能治丘兄,鲁某便是给你做奴做仆,端茶倒水也无妨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