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也是你行事太绝,大凡你有半点慈悲,也不会竖敌太多,让他代你受劫。(书=-屋*0小-}说-+网)”

    碧月说数几句后,看到陈铮没有反应,觉得无趣之极。对一个魔道出身的人说教,劝其向善,就跟对牛弹琴一样,纯粹白费口舌,浪废唾沫。

    “把人留在这里吧!”

    陈铮眼中闪过一道惊喜:“前辈同意救他了?”

    碧月对着他翻了一记白眼,没好气道:“我若不救,留他在这里干什么。尽说一些废话,秋月观是女观,不方便留男子。”

    看到碧月挥出佛尘,三人很知趣的拱了拱手,退出道堂。

    “陈师兄要走了吗?”

    常晓静看到陈铮出了道堂,迎上来问道。她心里很想与陈铮多待一会儿,哪怕是多说几句话都可以。

    一旁的绝尘见状,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几位居士与常师妹相熟,就劳师妹送送他们吧!”

    听到绝尘的话,常晓静心中一激动,脱口而出:“好呀!”

    说完后,意识到自己失态,脸色唰的一下子羞红。

    顾轻舟“嘿嘿”一笑,拉着神秀出了秋月观。

    “哎,你拉着我干什么!”

    神秀还不明白,用力甩着袖子想要摆脱顾轻舟的魔爪,冲着他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陈师兄,我送送你吧!”

    常晓静声如蚊蝇,低着头捉弄着衣角,脸上依然火辣辣一片。刚才的窘态被众人看在眼里,羞的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陈铮点了点头,迈步向着秋月观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出了道观,不见顾轻舟与神秀的踪影。常晓静暗自松了一口气,亦步亦趋的跟着陈铮身边。

    林间小道,常晓静轻声问道:“师兄要离开神都了吗?”

    陈铮讶然,看了她一眼,心中赞道:“好灵敏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而后,点头说道:“等白兄伤势稍好就要离开,神都是非之地,早离早好。常师妹何时离去?”

    “我还要等三月初三后才能离开呢!”

    常晓静不说,陈铮差点忘了。她说要三月初三离开,陈铮猛地一拍脑门,失声大叫道:“惨了,我把与碧月师叔的约定给忘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约定?”

    常晓静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陈铮懊恼不已,似没有听到常晓静的询问。

    当初,他可是答应了碧月,要助常晓静争夺名额。只是后来经历的事情太多,就给忘记了。他本来有两外名额,可为了自己的筹谋全都交易出去,一个都没剩。

    此时想起来,让他在一瞬间麻抓。

    出了林子,看到顾轻舟与神秀在拱桥另一端等候,陈铮的脸上忽然露出一丝笑意。对常晓静说道:“师妹回吧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,交给常晓静,叮嘱道:“此用通络丹,劳驾师妹交给碧月师叔。”

    “嗯,师兄慢走!”

    常晓静接过瓷瓶,对着陈铮挥着手,目送他跨过拱桥,消失在云涧峰,这才收回目光。微微叹了一口气,转身返回秋月观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白世镜重伤,陈铮只能暂缓离开神都。

    回到酀州会馆,班濯迎出来,问道:“碧月道姑答应救治白兄了吗?”

    顾轻舟皱起了眉头,对着班濯喝斥道:“嘴下留德,毕竟是一位阴神境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班濯忽然变的乖巧起来,让众人诧异无比。半日不见,这厮转性了?

    倒不是班濯转了性子,而是他对一位高手表现出的最基本的尊重。阴神境非比寻常,超凡脱俗。在武道一途上,已然登堂入室。放在凡俗之中,实属神仙一流。

    神阴出游,凝则成体,散而化气,一日之间游遍五湖四海,三山五岳。拥有阴寿六百,阴神不朽,寿命不朽。

    顾轻舟忽然说道:“此间事了,我准备返回玄天剑派,闭前潜修,冲击先天化境,再相见不知何年何月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班濯惊叫一声,看着顾轻舟,眉毛皱成一团,叫道:“这么着急吗?”

    顾轻舟摇摇头,道:“不早了,我在后天境积累九年,也是时候再进一步了。再晚,就被贾臻彻底拉开距离了。修行之途,一步慢步步慢。你也要上点心,这次莫延昭开辟洞天是一个很好的机会,要把握住。

    当然,你若愿意与十来岁的小屁孩们同列一届,我也没话可说。”

    “绝不可能!”

    班濯脱口而出,态度坚决。想到与一群小屁孩混在一起,他就觉的浑身不自在。若是再遇到一个贾臻一般的妖孽,被对方骑在头上,他还不如死了算了。

    正道十宗,魔道八派,每隔十年就会大开山门,广录弟子,不论出身,不论地域,教化无类。

    再有一年,就到了青云宗十年收徒大典,到时会有一批十二岁以下的弟子入门。

    到时候,班濯若是不处于后天境界,无法突破先天化境,就要与这群十来岁的小孩子称兄道弟,在一起混了。

    想想一群十来岁的孩子中间,站着一个二十岁的人,班濯马上把他画片甩出脑海。“不行,三月初三后,我也要返回宗派闭前,不成先天绝不出关。”

    不止只是班濯,胡一飞也准备返回宗派。

    “神秀,你不回宗派?”

    神秀摇摇头,道:“心安之处即灵山,返不返回宗派都一样。小僧准备游历天下,机缘到了,修为自然会突破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游历天下,不等三月初三了?”班濯惊讶的问道。

    莫延照天辟洞天,分理阴阳,是难得的机缘。此时,莫延昭会演化自身天人之道,天地法则显化,是一个无上悟道的时机。

    “于我沙门而言,心灵修持到了,修为自会提升。”

    琉璃净土传承药师王佛一脉,重功德,修心性,克意修行反而落了下乘。功德圆满,心灵圆满,修为水到渠成。

    神秀走出琉璃净土,一则增长见闻,二则积累功德,历炼心性。莫延昭天辟洞天,对别人而言是无上机缘,于他则可有可无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不如将名额让给我吧!”

    陈铮嘴才出嘴,所有人都向他看来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不需要名额吗?”

    “你要这么多名额干什么?”顾轻舟惊讶地问道。

    据他所知,陈铮已争以两个名额了。顾轻舟思维极为敏锐,忽然想到秋月观的常晓静,脑中闪过一道灵光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神秀把名额让给常晓静?”

    听到顾轻舟的话,众人恍然大悟。眼神异样的看着陈铮,好像陈铮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