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且慢!”

    看到白世镜被扶走,张博萬忽然大叫一声,走到跟前:“让我看一看!”

    两名血衣卫有些为难的看向陈铮。(书^屋*小}说+网)等到陈铮点头,二人扶着白世镜走向张博萬。

    张博萬抓住白世镜的手腕,渡入一道真气,沿着白世镜经脉游走。他所修的真气先天属水,取沧海之意。平静时润物细无声,暴动时似惊滔骇浪。

    水为万物之母,蕴含生发之机,用作疗伤能起到事半功倍之效。丝丝缕缕的真气渗入白世镜的经脉之中,滋润着他的经脉。真气沿着经脉向前行走,就像走在羊肠小道中,艰难无比。

    白世镜的经脉不止像羊肠小道,且破损严重,许多地方都已开裂。张博萬的真气拥有疗伤之效,滋养经脉,依然小心翼翼,生怕对白世镜造成二次伤害。白世镜后天十一层的修为,原本他的经脉应该是畅通无阻,坚韧强劲,根本不怕外来真气的冲击。

    如今,他的经脉萎缩,且多外断裂,显然是遭受重创后,又修为被废,经脉得不到滋润疗养而造成。

    时间好像过了很久,真气还在十二正经中打转,张博萬却有些心力憔悴,不得不撤回真气。

    张博萬脸色苍白,一副与强敌大战三百回合的后果,陈铮心中一紧,连忙问道:“张兄,不要紧吧?”

    张博萬伸手无力地摇了摇,无力道:“只是心力消耗过度,休息一会儿就恢复了。”

    陈铮闻言,心中略安。叫来一名血衣卫扶着张博萬休息,却被他拒绝。

    “候爷,房间已经收拾出来了,要不要进去休息一会儿?”高权一身尘土,来到陈铮身前,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“外面风大,把白兄扶到屋里。”

    陈铮对血衣卫吩咐一声,一群人相互搀扶着,在高权的引领下进了一间房中。

    周围的大火已被扑灭,这间房也不知多久没有住了。虽然打扫过了,又洒了清水,依然还有一股子霉腐味。

    陈铮的讲究不大,随便拉过一把椅子坐下。其他人也都无人招呼,各找各位。两名血衣卫提着两个铜水壶进来,壶嘴里冒着热气。不一会儿,又送来了杯子。

    陈铮挥挥手,血衣卫心神领会,再无人进来。

    “白兄的伤势如何?”

    听到陈铮询问,张博萬摇摇头,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哎哟,直个急死人了。是好是坏,是死是活,总得有个说法吧!”班濯见状,急的不行,突然跳了起来,对着张博萬催促。

    “你倒底懂不懂医术,刚才别是装的吧?”

    张博萬神态低落,叹了一口气道:“白兄的经脉萎缩,且多处断裂,若想恢复如初,非我碧游宫的金蛤丸不可。”

    班濯一听有救,大声叫道:“既然有救,就赶紧把蛤蟆丸拿出来?”

    “是金蛤丸!”

    张博萬满头黑线,没好气的纠正道。

    “管他叫什么,你赶紧救人啊!”说到这里,班濯的脸色忽然一变,紧紧盯着张博萬,沉声说道:“你不会舍不得吧?”

    张博萬苦笑一声,冲着陈铮拱了拱手,无奈道:“张某是小气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南无琉璃药师王佛!”

    突然,一声佛号从外面传进,神秀雪白的僧袍上,鲜血点点,俊俏的和尚变成了一个修罗金刚。一身的杀气,前脚还没有迈进门槛,浓烈的杀气就已经扑面而入。

    “你杀了多少人?”

    陈铮大吃一惊,他的杀生刀法包含的杀气已经极为骇人了,但与神秀这一身的杀气相比,就显的微不足道了。

    “阿难破戒刀!”

    班濯面色凝重地盯着神秀,眉头紧皱,道:“这门刀法太邪性,你就不怕堕入魔道,万劫不复吗?”

    神秀双手合什诵念佛号,吐出一字,身上的杀气就收敛一分。当最后个字吐出后,杀气消失,重新恢复“得道高僧”的样子,面带详和的慈悲之色。

    “小僧在外面听到金蛤丸,是碧游宫的疗伤灵药金蛤丸吗?”

    “咦!和尚知道金蛤丸?”班濯惊讶的看着他。关于这个金蛤蟆丸,他根本没有听说过,没想到神秀却知道,让他很意外。

    ”蠢货,琉璃净土的医术冠绝天下。你不知道不代表别人也不知道。“胡一飞突然插了一句,对着班濯一顿冷嘲热讽,毫不留情的打击着对方。

    “你骂谁是蠢货呢?”班濯大怒,眼如铜铃,瞪着胡一飞大叫。

    “谁蠢骂谁!”轻飘飘一句话,瞬间把班濯的打击的哑口无语,他若再回嘴,不就等于变样承认了自己是蠢货了吗,他可不上这个当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顾轻舟正疗伤之中,见到两个二逼又要闹起来,连忙轻咳起来。

    “安安静静的坐着,坐不住就出去!”

    无论是班濯还是胡一飞,见到顾轻舟发怒,立即变地乖巧无比,比鹌鹑还听话。

    “真神不拜,却对一个泥胎雕像磕头!”顾轻舟伸手指向神秀,论医术谁能比得上琉璃净土的嫡传弟子。张博萬与神秀相比,确实就好比泥胎雕像与真神。

    神秀径直走向白世镜,都不用搭脉,只看了一眼白世镜的气色,脸色顿时一变。

    “南无琉璃药师王佛!”

    重伤白世镜的人,手段之狠毒,让他心神一震。杀人不过头点地,对方把白世镜的经脉震断,重伤他的丹田气海,为防白世镜以疗伤秘法恢复,又毁坏了白世镜的气血根基。

    手段之残忍,心思之歹毒,比毫无人性的恶魔都要可恶一百倍。

    陈铮一脸的紧张之色向神秀问道:“还有救吗?”

    神秀思索片刻,道:“气血乃是人之根本,想要治好白施主,说难不难说容易也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卖关子,你直接说怎么治吧!”班濯有些不奈烦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碧游宫的金蛤丸可以续经接脉,只要白施主的经脉通畅,就可以逆炼真气,炼气返精,反哺自身,补足气血根基,再调理一番后即可痊愈,但他一身的修为却要废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神秀的话,所有人的脸色一变。对于一个武者而言,修为比之性命还要珍贵。修为被废,比杀了他还要难受。从此成为一个废人,还不如死了呢。

    这个方法不可取!

    “还有别的办法吗?”陈铮拒绝了神秀的治疗方案。

    “大罗天派的冰蚕丹有启死回生之能,太一道派的九转金丹,黄泉魔宗的灭生度厄丹,以及本宗的七宝舍利……”

    神秀瓣着手指头,一一数落着当世十八家绝顶宗派的绝品灵丹,才说了一半就被陈铮打断。

    这些灵丹,都是各大宗派的珍藏,以他们的修为以及地位,连闻个味都没有资格。不要说他们,就连怀玉谨、秦烷这等阴神境的高手,都没有资格接触到这种灵丹。

    无论九转金丹,还是灭生度厄丹,都是空中楼阁,可望可不及。

    “说个实用的办法,你说的这些灵丹,根本不可能得到。”陈铮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神秀的两条眉头对皱,一脸苦相,再次低头思索后,道:“太一道派有一门奇功,名为金关锁玉决乃是无上筑基功法。据说修至大成能锁定一身气血,寿达三甲子。

    白施言若能熬过百日筑基之苦,即可不药而医。

    本派的琉璃金身,也有此功效。

    不过,以白施主的伤势,首属太素宫的玉蝉洗脉功,只要求来此功,白施言不仅可以伤势痊愈,甚至因祸得福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废话连篇!”班濯翻了一个白眼,这些功法无一不是各派的镇宗绝学,珍而视一,自家弟子想要修习,都是难上加难,何况是一个外人。

    远的不说,只说神秀,他肯把琉璃金身传授给白世镜吗?

    神秀也知自己所说,太不现实,略显尴尬的诵了一句“南无药师王佛”。

    “南无琉璃药师王佛,小僧所能想到只有这三个办法。”

    神秀能想到三个办法,已经不少了。这也是他出身当世绝顶宗派,见多识广。若是普通门派,如白世镜这样的伤势,只有等死一个办法。

    由此,可以看出绝顶宗派与普通门派的区别,虽然三个办法没有一个适用于白世镜。

    “若能修补他的气血根基呢?”陈铮突然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神秀愕然看向陈铮,惊讶的问道:“你想把黄泉魔宗的三生三灭度世功传授给白施主吗?”

    什么三生三世灭度功,陈铮根本没有听说过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功法,我怎么没有听说过?”陈铮问道。

    神秀皱起了眉头,惊讶地看向陈铮,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:“你竟然不知此功?这可是黄泉魔宗四大嫡传功法之外的第一奇功。”

    不等神秀说完,顾轻舟突然开口道:“我听说过这门奇功,据说要历经三生三死,三世重生方得圆满,第四次转世重生后,立成天人。

    这门功法有个缺陷,成就天人而无天人五衰,彻底绝了向上之路,止步于洞天境之前。但也有一个好处,天人无寿。”

    “天人无寿!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齐声惊叫。

    什么叫天人无寿?

    就是没有寿命极限的意思,与世长存,不老不死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不是绝对的。毕竟只是天人境,若遇到洞天境甚至神魔一级的致命打击,依然会死。

    既然有着顾轻舟所说的缺陷,但凭着“天人无寿”这一点,就会有许多人趋之若鹜,负出再大代价也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什么叫绝顶宗派,这就是了!

    一门能够让人长生不死的功法,都无法列入嫡传之中,只能做为一门奇门,给宗派增加几个天人境的底蕴。

    “先别管这个劳什子的三生三世灭度功,咱们是要找到治疗白世镜伤势的办法。”陈铮对这门三生三世灭度功丝毫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他所修的白骨阴风诀,乃是黄泉魔宗的四大嫡传功法之一,而且他得白玉门之助,穿梭各方世界收集白骨神君陨落后残留在各界的精气,可以说已经预订了一张通向九天之上的门票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其他修补气血办法吗?”

    陈铮点头道:“我有一门功法,可以修补气血根基。但续经接脉却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青云宗的通络丹可以重续断裂的经脉。”班濯献宝一般的说道。“我身上就有,先给白兄服下试试效果!”

    说着,班濯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。

    神秀接过瓷瓶,从中倒出一粒丹药,吸了一口药气,而后催动心法融化药力。片刻后,摇着头道:“此丹药虽然重续经脉,但白施主的经脉萎缩,经不起通络丹的药力。想要以此丹重续经脉,必先让白施主的经脉恢复活性。”

    “想要恢复经脉的活性,太素宫的玉蝉洗脉是第一选择。”

    班濯刚要说话,就被神秀打断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要说什么,但不定需要修炼这门功法,只要找一个精通玉蝉洗脉功的太素宫弟子,为白施主舒通经脉,就可以服用通络丹。”

    “太素宫的弟子可不好打交道!”

    无论是顾轻舟,还是班濯,听到太素宫后,全都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太素宫是当世十八家绝顶层宗派之中唯一的女子门派,由于女子先天处于弱势地位,所以对于外界极度敏感,防备心理极重。

    这次争夺名额,太素宫的弟子都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“碧月!”

    陈铮的眼中闪过一道血光,随口叫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太祖洞天素心观的碧月道姑?”顾轻舟与班濯齐声叫道。

    班濯猛地一拍大腿,“啪”的一声脆响,就听到一声杀猪般的惨叫。

    “王八蛋,你拍的是我的大腿!”胡一飞龇牙咧嘴,脸色扭曲,突然从椅子上蹦起来指着班濯怒道。

    “失误,失误!”

    班濯连忙道谦,看到胡一飞不断抽着冷气,脸皮抽搐着,他自己都觉的痛。不过,天地良心,他绝对不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“咝!”

    大腿上传来的火辣辣的疼痛,好似被火烧一般。胡一飞对天发誓,他的大腿绝对变成紫青色了。

    “我有最好的金创药,我给你敷上。”班濯掏出一包金创粉递到胡一飞跟前。胡一飞根本不领悟,张口吐出一个字:“滚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狗咬吕洞宾,不识好人心!

    把金创粉往怀里揣,班濯再不理会胡一飞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