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烷出手,彻底击垮了洛江帮的士气。副帮主带着几名精英弟子逃走,仅剩一位太上长老被顾轻舟拦截。

    洛江帮的覆灭已成定局,回天乏力。

    “此路不通!”

    突然,一道赤光袭击而来,孟凡脸色微变,连忙后退,挥出一道剑光护在身前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刀剑相击,巨大的力量把孟凡击退。“唰”,不等孟凡站稳,又一道赤光斩来,锋利的刀芒在空气中割出一道道裂缝。刀光呼啸,阴森冰寒的气息笼罩而来。

    嗤!剑光如水,孟凡急挥长剑,在身前布下层层剑网,依然被赤光突破。剑网破碎,阴寒的气息涌入体内,孟凡猛不丁打个寒颤,身体变的僵直。眼看赤光再次斩来,躲避不及,胸前被划出一道伤口。

    “陈铮,你真要赶尽杀绝,与我东林书院开战吗?”

    孟凡忽然大叫一声,运起身法后退。同样都是后天十一层的修为,孟凡的实力与陈铮相比差了不止一筹。

    陈铮的刀法凌厉,杀性之重,令人心惊胆颤。若是普通武者,只是面对这凌厉的杀气就已失去斗志。更让孟凡心寒的是陈铮的身法,飘忽不定,虚实难辨。

    “哪这么多的废话,明年今日就是你的祭日!”

    孟凡对白世镜动手的那一刻,就开启了双方的战争。

    一道血光冲天而起,带着惨烈的杀气罩向孟凡。陈铮展开鬼影无踪身法,骤然间十几道身影围向孟凡。每一道身影都拥有他的一击之力,啸啸的刀光组成一张罗网,把孟凡围困在中间。

    刀芒闪烁,一道道刀光好似灵蛇般,在孟凡的剑光中穿梭,斩向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鬼影无踪修炼到此境,已经脱离了武学的范畴,近似神通了。孟凡本就不是陈铮的对手,面对十几道影子的斩杀,就更加无力了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一道赤光闪过,在他身上留下一道伤口。阴寒的气息侵入体内,开始破坏他的经脉,腐蚀他的气血。寒意扩散向全身,要把他冻结了一般。

    突然,一股危险的警兆涌现,孟凡眼中露出惊骇之色。一道赤光在他眼前闪过,凌厉的锋芒直接从他喉咙划过。

    这一刀若中,孟凡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千钧一发之际,孟凡仰面倾倒,使出一个铁板桥,赤色的刀光从头顶掠过。劫后余生,让他心神一阵松滞,惊出他一身的冷汗。刚才若是反应再慢一丝,就是身首分离的下场。

    嗤嗤嗤……

    陈铮也没有想到孟凡能躲过自己的必杀一击,一刀斩空,左手五指张开,猛地催动鬼爪手抓向孟凡的面门。

    五根手根就像五根铁钎,在空中抓出五道凌厉的气劲。

    这一击的时机,恰到好处。孟凡正处于旧力已尽,新力未生。面对陈铮的鬼爪手,已经无力躲避。眼看着五道爪劲撕裂而来,孟凡露出疯狂之色,猛地一推手中长剑,刺向陈铮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爪劲刺入孟凡的胸膛,凌厉的气劲在一瞬间震断了他的心脉。同时,孟凡的长剑也同时刺中了陈铮。

    长剑从胸前穿透后背,陈铮眼中闪过一道血光,化爪为掌,狠狠拍向孟凡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孟凡喷出一口鲜血,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咝!”

    陈铮把长剑从胸口拔出,一道血箭激射而出,倒吸了一口冷气。这一剑还真是危险无比,只差一指的距离,就能穿透他的心脏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陈铮的肺叶也受到了重创,胸口火辣辣的,就连呼出气息都带着一股火气。

    随着孟凡身死,整个邬堡的战斗也接近了尾声。

    许应亭被班濯与胡一飞夹击,不到十招就被二人乱刀砍死。班濯与胡一飞擅长合击之术,双刀合壁,就算是陈铮也不敢大意。许应亭的实力不弱,但与班濯、胡一飞只在伯仲之间。单对单或许能战个平手,以一敌二,许应亭能坚持五招不败,就已经让人刮目相看了。

    洛江帮只有副帮主带着几个精英弟子逃脱,中州十大帮派之一,洛江帮百年基业,今夜过后,彻底在江湖中除名。

    这一战后,丁勉与田伯钦逃走,余者皆亡。

    “你受伤了?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以手捂着胸口,班濯惊奇的问道。能让陈铮受伤,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是谁,竟然能让你受伤?”

    以陈铮现在的修为,先天以下的武者,能伤到他的已经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表哥,你也受伤了?”

    火光旁边,顾轻舟胸色惨白,嘴角溢血,胸口衣衫破碎,一道紫青色的掌印印在胸口上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顾轻舟头发披散,几乎站立不稳,用剑支撑着身体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顾轻舟忽然咳出一口淤血,声音沙哑无比地说道:“我没事,休养几天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别说话了,我扶着你,找个地方休息一会儿!”班濯连忙上前扶着顾轻舟,找一个干净的地方,坐下休息。

    “表哥,这是我青云宗的碧灵丹,你赶紧服下疗伤!”

    看到班濯手中的碧青色的丹药,顾轻舟眼中闪过一道异色。青云宗的碧灵丹,不止是疗伤圣药,还是一种辅助修行的灵药。

    “陈兄,幸不辱命,洛江帮半步先天高手已经诛杀。从现在开始,世上再无洛江帮。”张博萬提着一杆亮银枪,浑身是血的从火光中穿过。

    “咦,你们受伤了?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与顾轻舟,张博萬惊讶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这里有疗伤灵药!”

    陈铮挥挥手,刚要开口,剧咳起来,吐出一口血沫。

    “先不要说话了,找个地方休息一会儿!”张博萬见状,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此刻,战斗已经平息。洛江帮的普通帮众,降的降死的死。火光遍天,于东来指挥着投降的帮众开始灭火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莫离身后跟着几名血衣卫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陈铮看到两名血衣卫架着一个人,眼中闪过一道血色。

    “候爷,白先生找到了!”莫离脸色有些难看,冲着陈铮拱手行礼。

    不用他说,陈铮已经看到了。起身走到两名血衣卫身边,看着浑身血污,衣衫褴褛,已经不成人样的白世镜,一股怒气生出。

    浓烈的杀机透体而出,牵动了内伤,陈铮忽然剧烈的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陈铮眼中闪过一道浓烈的杀气,伸手抓起白世镜的手腕,发现白世镜的脉膊虚弱无力,如同弥留的将死之人。

    “找个干净的屋子,给他换件衣服。”

    陈铮无力的挥挥手,白世镜的修为被废,如今已成了一个半残之人,能不能活下来都是未知之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