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于统领,已到洛江帮二里之外,咱们直接杀进去吗?”

    双方联合,于东来为统领,就要对其马首是瞻,莫离不会搞表面一套,内里一套,暗施小动作。

    两军交战,论临战指挥能力,于东来甩出莫离十条街不止,这一点不需要否认。双方目标一致,都是为了铲除洛江帮,更何况于东来还是助拳的一方。于情于理,莫离都要对于东来表现出尊重的态度。

    所以,双方合兵后,莫离处处以谦让,不敢擅自专权。

    话说,对于于东来而言,莫离的表现也让他刮目相看。这是一位识大体的人,行事的分雨把握的刚刚好。

    “渔阳候能够在短短三四年之间占据一郡之地,继而有袭卷酀州半壁江山的气象,绝非无因。”

    窥一斑而知全貌,区区一名血衣卫的千户就有如此的才干与格局,很难想像白世镜与沈玉又是何等的惊才绝艳。

    随着化德田氏覆灭,渔阳候占据一郡,袭卷酀州之势已成,白世镜与沈玉的大名传遍青幽酀三州,被好事者称为“渔阳双壁”。

    只要陈铮一如既往的信任白、沈二人,他的江山就会稳如泰山。这也是孟凡等人对付陈铮,先拿白世镜开刀的原因。

    欲亡陈铮,先斩白沈!

    袭杀洛江帮,就要”快准狠“,先施斩首之术,对普通帮众与喽逻网开一面。首脑即死,余者就是树倒猢狲散的局面。

    无论是陈铮还是张博萬,都没见有对洛江帮赶尽杀绝的态度,只诛首恶,救出白世镜。

    “辛苦莫兄,先把洛江帮外围清理一遍,迅速夺下洛江帮的山门,以便于某麾下的儿郎们冲杀!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

    身形一闪,莫离融入黑夜中。

    于东来眼中闪过一道精光,心中暗惊:“这位渔阳候对血衣卫真是下了血本了,如此轻功,放在普通宗门帮派之中,已经算是绝顶武学了。”

    心中感慨一番,于东来下令:“告诉兄弟们,收敛气息,未得军令,不得惊动洛江帮一人。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随着于东来一声令下,三百精兵好似一只只魅影与黑暗相融,全身的气息收敛到极限,甚至连连呼吸都微不可闻。

    唰唰唰!!

    小步快冲,好像蟋蟀窜动,发出轻微且干净利索的声音,不断着向洛江帮山门靠近。前有血衣卫清理外围明岗暗哨,一路畅通无阻,没有惊动任何人,就到了洛江帮的山门之外。

    血衣卫潜伏在暗中,于东来的三百精兵也好似化成了雕像,隐身在黑暗中,一动不动,等待命令,准备随时发起雷霆一击。

    洛江帮,灯火通明,这是一座邬堡,易守难攻。

    “直接杀进去,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站在洛江帮的邬堡之外,张博萬皱起了眉头。这座邬堡高约两丈,城墙全部全灰砖包裹,城头箭垛林立,相隔十步就有一只火把。若要强攻,至少需要三千精兵,且要做好伤亡惨重的准备。

    “只凭咱们三四百的人,登上城头就得先死一半。强攻不可取,只能偷袭,该咱们发挥作用的时候了!”

    陈铮眼中闪过一道血光,身形猛地一动,就见一道影子融入黑夜之中,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“上!”

    张博萬不甘示弱,暗喝一声,亮银枪负于背后,突然一个旱地拔葱,好像窜天猴一般窜到城墙上。

    “谁!?”

    火光照映下,一道黑影从眼前直冲天空,城墙的洛江帮弟子顿时一震,大喊出声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喊声才出口,一道赤光闪过,划破了他的喉咙,这名洛江帮弟子眼前猛地一黑,从城墙上栽下,不等摔到地上就已经气绝身亡。

    “敌袭,敌袭!!”

    一道惨烈的叫声在城墙上响起,瞬间惊动了整个洛江帮。

    当当当……咣咣咣……

    敲锣击鼓,一连串急促的声间响彻洛江帮的整个邬堡,只要有人听到,就明白强敌来袭。

    “好胆,竟然真敢我来洛江帮撒野!”

    法正清在帮派大厅中坐不住,准备去城墙上巡视一番,一只脚才跨出大厅的门槛,就听到城墙上传来急促的敲锣声。

    “帮主不好了,贼人突破了城墙,弟兄们挡不住了!”

    突然,一位全身浴血的弟子冲到法正清身边,急声呼叫。

    噗哧!

    这名弟子刚汇报完战况,一道黑影从暗中冲出,速度之快,好似闪电,法正清只看到一道赤光划过,这名弟子就被斩杀。

    “可恶,贼子找死!”

    敢在他面前杀人,简直无法无天,不把他这个洛江帮主放在眼里。放眼天下,洛江帮充其量只是四流势力。但在中州地界,敢不卖洛江帮面子的势力,除了官方之外,绝对不出一掌之数。

    想他法正清,好歹也是一名先天化境的高手,竟然敢有人当着他的面杀他帮中弟子,彻底惹怒了法正清。

    管他什么来历,先天化境不可辱,法正清一声厉喝,猛地一掌拍出,刚猛无滔的掌劲以排山倒海之势涌向黑影。

    掌劲之中,夹杂着一股说不清,道不明的气息,似掌势又似是而非,好像在掌势之中融合了一缕精神异力。一掌轰出,掌劲凝而不散,又因参入一缕精神异力,即便离体,依然受到法正法的遥控。

    如此掌法,以及运用技巧,比之劈空掌之类还要高明十几倍。

    这是陈铮第二次与先天化境的高手相交手。

    第一次是与顾轻舟、秦珂琴围攻朱子文,有二人牵制还不觉得如何。如今,正面硬撼法正清,对方的掌势浑厚,如同一道巨浪拍打而下,滔滔之势,未战先怯,先输了五分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赤光的刀芒破空而出,在空中留下一道惊人痕迹,好像把天斩破。无坚不催,锋利的刀芒斩在法正清的掌劲上,就好像斩进了一滩泥淖里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法正清眼中闪过一道寒光,猛地一掌拍在泣血刀上,巨大的掌劲喷吐而出,把陈铮震的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哇!一口鲜血喷出,陈铮的脸色在一瞬间变的苍白,胸口像是压着一块万斤重的石头,憋闷难以呼吸,窒息一般,眼前发黑。

    噔噔噔……

    一连后退七八步,陈铮身无法停止,连忙催动真气,双脚陷入地面,泣血刀直接插入地面,这才止住后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