司马剑去神都送信,一夜未归,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。直到中午时,孟凡、许应亭、丁勉因悦来客栈暴露,秘密出城到了洛江帮。

    “司马剑呢?”

    看到只有田伯钦一人出迎,孟凡开口问道。司马剑八面玲珑,一直对孟凡殷切无比,往常远隔好几里就主动迎出来,今天他到门口了,都没有看到司马剑的人影。

    田伯钦惊讶道:“司马剑到神都送信,难道没有跟你们在一起吗?”

    孟凡看向丁勉,昨夜是他与司马剑联络。

    “看我干什么?”丁勉一脸的莫名其妙,叫道:“我与司马剑见面后就到了悦来客栈,我知道他去哪里了。也许到了烟花柳巷,寻欢作乐,还没从温柔帐里爬出来呢!”

    田伯钦马上摇头,替司马剑辩解道:“司马剑这个人确实油滑无比,却不是个放纵的人,绝不可能去寻花问柳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没有寻花问柳,人去哪了?”

    此时,孟凡等人若是猜不到司马剑出了事,就太蠢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,司马剑出事了!”孟凡的脸色猛地一变,惊叫道。

    其余的脸色也都变的难看无比,司马剑死活不重要,重要的是司马剑脑里的信息。他若被杀,倒也一了白了。就怕被生擒,一旦如此,他们的行踪就彻底暴露了。

    “做最坏的打算!”

    孟凡眼中射出一道精光,沉声说道。马上对田伯钦吩咐:“伯钦,通知法帮主就说我有要事相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!”

    田伯钦脸色凝重的点了点头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看着田伯钦离去的背影,许应亭一脸无所谓的说道:“不用这么紧张吧,这里可是洛江帮的驻地,就算暴露了又如何?难道陈铮还敢一个人打上门来,真是如此可就太好了!”

    丁勉和孟凡可没有这么乐观。

    “不可大意,陈铮此人与玄天剑派的顾轻舟交好,据我得到的消息,琉璃净土的传人也与他混在一块。本宗新晋十大弟子之一的班濯,也与陈铮交好。陈铮肯定会向这些人求援,不来则罢,来则必有依仗。”

    “玄天剑派的顾轻舟?”

    许应亭大吃一惊,人的名树的影。正道十宗之一,玄天剑派的外门首席弟子,“天心剑”之名,绝非浪得虚名。

    江湖上的普通武者,或许不知道顾轻舟之名,但滦河剑派乃是准三流的宗派,对正道十宗如雷贯耳,顾轻舟这个名字,好似万钧巨山压在他的心口,许应亭眼中透出一丝顾忌。

    就连自命不凡的孟凡,脸色亦同样难看无比。顾轻舟的威慑力不容小觑,犹为心悸的是顾轻舟背后的玄天剑派。

    滦河剑派名震酀州,即便在青幽二州,对于滦河剑派的弟子也要让其三分。东林书院就更不要说了,分属理宗一脉,朱子的道统,与稷下学宫的关系千丝万缕,简直就是青州的无冕之王。相比与玄天剑派这个庞然大物,这二宗就是小巫见大巫,完全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只有丁勉这个出身于青云宗的弟子,才对玄天剑派毫无顾忌。看到二人似乎被顾轻舟的名声吓住了,脸上露出一丝不屑之色,重重的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,区区一个顾轻舟而已。想当初贾师兄行走天下时,顾轻舟见了都要绕道,怕他作甚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!”

    二人恍然,顾轻舟背后的玄天剑派不好惹,但他们有丁勉,只要丁勉在,青云宗就是他们的靠山。

    天下第一宗,不是嘴上说说的。

    “兵来将挡,水来土屯。陈铮不来则罢,若是来了,洛江帮就是他的葬身之地。”孟凡的脸上闪过一道浓郁的杀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幕降临,洛江帮灯火辉煌。

    得到有强敌来犯,洛江帮主法正清调派帮中精锐,严密戒备,三步一哨,五步一岗。洛江帮五里之内,遍布暗哨。

    帮派大厅之中,法正清端坐在一张宽大的椅子上,厅堂中隐藏着十几名高手。

    突然一人冲进来,对着法正清躬身行礼,急慌慌地叫道:“启禀帮主,咱们在外面的暗哨被清除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法正清眼中迸出一道精光,今夜布置在外的暗哨,都是帮中精英。每一个人的修为都在后天三层以,怎么可能被清除。

    “一个人都没有回来?”

    “没有!敌人出动的都是高手,出手狠辣,弟兄们两三照面就被干翻了。”

    这人没说自己是怎么逃离毒手的,法正清也淌有追究的意思,无非是临阵逃脱。值此敏感时刻,法正清不愿节外生枝,影响士气。

    “马上通知副帮主和孟少他们,贼子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这人躬身行礼,转身跑出帮会大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唏唏嗦嗦,一片黑影向着洛江帮驻地快速靠近。这些人双睛之中精光四溢,跃起无风,落在无声。数百人纵惊奔行,只有衣袂破空声,与轻微的呼吸声,显露出不俗的修为。

    所过之处,一片萧杀,全都是百战精锐。

    既然在急速行军中,也保持着队形散而不乱,五人为伍,进退有据,相互戒备,结成战阵。排头兵充当前锋,伍长居中调度,左右两名武者右手执手,左臂绑一面盾牌,还有一人充当后卫,四人呈菱形战阵。

    两伍为什,相互照应,间隔一丈。

    冲在最前面的,是陈铮麾下的血衣卫。黑色夜行衣,袖口镶着红色波纹的标记,眼中闪烁着血光,阴森妖异,好似一群择人而噬的怪物。

    于东来第一次接触血衣卫,被对方身上阴森妖异的气息所震骇,相隔十几丈,都能隐隐嗅到一股浓郁且令人恶心的血腥味儿。

    “好邪恶的血衣卫!”于东来心中惊骇的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血衣卫,光听名字就让人感觉到深深的恶意,心中被一股魔性笼罩。

    杀戮在即,这些血衣卫不在收敛自身的气息,运转《血神经》,因吞噬太多人血,而沾洒的魔性外溢,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儿爆发。

    噗哧!

    妖艳的血刀一闪而过,好似一轮血月,随后就听到一股闷哼。洛江帮布遍在外的暗哨,面对血衣卫没有丝毫的抵抗力,往往一个照面之间就被斩杀。

    等到血衣卫靠近洛江帮不足二里,洛江帮都没有丝毫警觉。

    (今天就一更了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