床榻之上,陈铮盘膝而坐,五心向天,双目垂落,似睡非睡之间,精神沉入识海中,勾勒出一尊神魔之象,进行深层次的冥想。

    识海之中一尊神魔之象,与陈铮形体相像,气质无二。只是面容模糊不清,被一层雾纱笼罩着着,这雾纱并非它物,正是陈铮吞噬两个世界的祖脉之气。

    神魔之象屹立于虚空之中,吐纳祖脉之气,白玉门绽放千万道毫光,齐聚于神魔象的身后。

    灵光四射,隐隐约约之间,一方虚幻的世界轮廓显化,幽深无比,深不可测。散发着骇的气息,好似择人而噬一般,叫人不敢注目。

    白玉门之内,血海滔滔,天地阴气化为灰白的雾气,笼罩着血滔。一条白骨路若隐若现,好像传说的地狱黄泉。

    祖脉之气演化着神秘莫测,玄奥晦涩的天地规则。

    悬空而立的阴神,被一道寒光环绕着。这阴神如同没有灵智的傀儡。

    炼精化气达到极限,这一步修行到了尽头。单靠打坐炼气,已经不能让陈铮更进一步。接下来的修行要进入炼气化神的阶段,专注于心灵修行,凝炼灵光,融炼精气神,使之兑变形成阴神。

    这就是先天化境的修行之路。

    对于先一步凝聚了阴神的陈铮,可以直接跨过这一阶段,只需借助天脉之气融炼精气神,而后破入先天化境,就能一飞冲天,直达先天化境的巅峰。

    半步先天时间,不断夯实根基,积累底蕴,宁愿数年原地踏步,也不轻易迈入先天化境,这是各大宗派无数先辈总结出来的一条捷径。

    需知,跨入先天化境,从先天一层到先天第五层,需要打通十五条络脉。每一条络脉之前都有一处窍穴,这是一个水磨的功夫。与后天境时的十二正经,奇经八脉相比,困难千万倍。

    即使修炼最绝顶的功法,服用最好的灵丹以冲关养脉,想要打通一个窍穴也是难之又难。曾有人统计过,修炼一流以上功法,各种辅助丹药不缺的情况下,打通一条络脉,至少需要一年的时间。

    不能受伤,不能滞怠,如同一个苦修士般,行走坐卧都要运转功法,催动真气行走周天,才能在一年的时间里打通一条络脉。

    十五条络脉就需要十五年的时间,而后就要面临先天化境的第一道关卡,凝炼先天真气化作先天罡气。

    这一步不知难倒了多少的英雄豪杰。

    无数的惊才绝艳之辈,在突破先天化境之后,本应该突飞猛进,一飞冲天;就因为打通十五条络脉而耗费了太长的时间,导致锐气被消磨,心气丧失,最终泯灭于众。

    我们口中常说的先天化境,主要就是未凝聚先天罡的先天五层及以下的武者。

    一旦凝聚了先天罡气,就是潜龙出海,困龙升天的局面。从一个小池塘骤然之间跃入大海,翱翔九天,阴神有望。

    先天九层,在玄门之中又被称为炼气化神。前五层炼气,后四层化神。

    凝气化罡,刚柔并济,罡气化灵,最后凝聚阴神雏形,渡过风火雷三劫,晋升阴境境,成就武道宗师。

    武者打通任督两脉,感悟天人合一之境,突破后天十层,晋升半步先天。这时候,修行速度就要放缓,这个“缓”并不是让修为的提升速度放缓,而是要稳下来。一步一个脚印,严禁跨步而行,跳跃前进。

    后天真气转化为先天真气,要层层递进,每转化为一缕先天真气,就必须能如臂指使,操控入微。

    当后天直气彻底转化为先天真气,就要更进下的压缩,纯化,消除以前所有非主修功法的痕迹,使真气达到唯精唯纯唯一,不参杂质。

    只有在空上前提下,才能谈纯化武道,筑就武道根基。

    而且,从后天十层迈入后天十一层,严忌猛打猛冲,要如流水潺潺,水到渠成。

    若是强行冲击后天十一层,就落了下层,损耗了自身的底蕴,更给自己人为设置了一层壁障。这层壁障在半步先天时还看不出来,可当晋升先天化境,就会化作一道无形阻力,阻碍武者的突飞猛进。

    陈铮的修行速度非常快,甚至都不能用“快”来形容。人家顶多开跑车,他却是坐火箭。

    但陈铮在半步先天阶何段,却没有丝毫投机取巧,一步一个脚印。借助神都群英汇聚,不断磨砺自己,又通过白玉门进入一方世界,吞噬“白骨神君”的精气,化作底蕴。

    并在修复世界壁障后,得到一方世界的馈赠,才使他突飞猛进,一步升天,达到炼精化气的极限,一只脚跨入先天之门,更是机缘所至,凝聚了阴神雏形。

    这一凡奇遇,为陈铮节省了无数的时间。

    此刻,陈铮的修为已经到进无可进的地步。可他仍旧不断的磨炼真气,积累着底蕴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突然一道气箭激射到一丈之外,这才势尽消散于空气之中。

    陈铮缓缓吐出一口浊气,睁开双眼。眼眸之中,血光盈盈,尤其一汪深潭,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这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呢?

    瞳孔之中,一点血光扩散,形成漩窝状,好像万花筒一般,但却是殷红如血一般的万花筒。

    冷漠,没有丝毫的人的感悟色彩。

    用冷漠来形容也不准确,毕竟冷漠也是一种感情,但陈铮的双目中,没有任何感情。只血光浓郁,形成的深不可测的血潭。

    这一双眼睛太可怖,无法用词语形容。

    就算是血狱之中恶魔,杀戮到麻木的修罗,都比不得陈铮这双血色的眼睛。

    这是一双魔眼,代表着汇聚一切邪恶的极至的魔。只让人看一眼,就会心神沉沦,永世不得超生。

    修行至此,陈铮进无可进,开始炼化潜藏在体内的魔性。

    这是非常冒险的事情,稍有不慎,就会心神沉沦,人性泯灭,化作冥冥之中“魔”的化身,从我再非我。

    不过,陈铮有白玉门镇压心神,就连白骨神君残存于世间的章志投影殾有磨灭,何况是无形无质,只存在于概念的“魔”。

    当当当,一阵颤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进来!”

    陈铮语气冷漠,毫无一丝人性。外面敲门的血衣卫进来,拱手作揖,正要行礼,突然看到陈铮的双眼,差一点骇的魂飞魄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