朝天门只是一个准三流宗派,宗派之中只有一个常年闭关不出的谢灵镇压气数,此人修为深不可测,但充其量也还是先天化境,并未凝聚阴神,晋升宗师境。

    作为谢家嫡传的谢律茂,后天十一层的修为,已经不弱了。

    君不知,当世十八家绝顶宗派,外门十大弟子也才是半步先天的修为。

    谢律茂的修为不弱,孟凡、许应亭等五人也不弱,修为最次也是后天十层圆满。合六大高手,又布下陷井,竟然还被杀了一人。

    孟凡的脸色大变,心中生出滔天骇浪,陈铮的修为超出了他的想像。

    “糟糕,这次偷鸡不成蚀把米了!”

    突然之间,他的心灵蒙上了一层阴影。

    五人还在惊骇于谢律茂之死,陈铮的身形猛地从原地消失,一道残影拉出,阴森恐怖的气势透体而出。

    识海之中,白玉门轻微一晃间,一道寒光激射而出。一股斩破天地的气势扑天盖地笼罩向孟凡五人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阴气呼啸,锋芒毕露,好似一尊远古的神魔从时光长河中走出。陈铮头顶一道赤色灵光,灵光之上悬挂一条血河,浓郁的阴森气息,使数丈之内的温度极剧下降。

    一层薄薄的白霜蔓延到五人脚下,阴寒的气息如同一柄柄锋利的小刀,割在身上,从毛孔之中侵入,要把五人的血液冻僵了。

    “不能再让他积蕴气势了,杀!”

    陈铮的气势越聚越盛,泣血刀发出嗡嗡的鸣叫声,刀尖上吞吐着三尺长的赤芒,在虚空中留下一道道痕迹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孟凡一声厉吼,手中玉箫幻出一团碧绿光影,真气催动间,箫孔中发出刺耳的音啸声。

    箫音刺耳,陈铮脑子忽然一沉,就像有千万只蜜蜂在耳朵里“嗡嗡”乱叫,扰他的心烦意乱,真气猛地一滞。

    这一滞,让他积累的气势瞬间出现一丝空档,随之好似雪崩一样,骤然下降。

    “好一门音杀之功!”

    陈铮脸色大变,急催真气,头顶赤光垂下一道道光芒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气势一顿,其余四人惊喜若狂,不约而同挥舞兵器扑杀而来。真气催动到极限,气势连联一体,竟然发生了“轰隆隆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陈铮脸色变的阴沉,双眼暴射出一道血光,倏地横移,鬼影无踪施展到生平最极限,顿时在原地留下十几道影子。

    这些影子注入了他一道灵光,由虚化实,无论形体还是气质都与陈铮一般无二,一时之间让人分不清真假。

    若让修炼过鬼影无踪的黄泉魔宗弟子看到,必然大吃一惊。陈铮已经把鬼影无踪修炼到这门身法所能达到的极限。

    以虚化实,一晃之间数十道化身显现,每一个都拥有陈铮一击之力。

    陈铮的修为达到了后天境的巅峰,再无一丝前进的可能。他的一击之力,就算是先天一层的高手都不敢硬接。

    十几道化身,就是十几个陈铮,虽然只有一击之力,但产生的破坏力,杀伤力,绝不是一加一等于二的效果。

    嗤嗤……

    霎时间,赤光纵横,刀光交错,一道天罗地网布成。

    十几道黑影飞掠间,拉出一道道残影,就如同百鬼夜行,群魔乱舞。

    啸啸的刀光,殷红的刀网,整个院子都变成了修罗地狱。

    阴风怒嚎,厉鬼惨哭,阴森邪恶的气息,把孟凡五个人完全笼罩起来。

    刀光连闪,好似连环闪电,风雷交加,轰向着罩下的红网。丁勉已经超水平发挥,就算是贾臻当面,也不敢轻拭其锋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雷霆炸响,丁勉的脸色变的狰狞而可怕,周身环绕一道风雷之力,好似九天而临的雷神,威风凌凌,手中的闪电刀化作一道雷霆,猛地一道光芒亮起,斩向赤色刀网。

    此时不拼命,以后就再没有拼命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丁勉如此,孟凡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茅七三手中的直矛,化作一道毒龙钻,狠狠钻向陈铮。他是阵前悍将,狭路相逢勇者胜,又深谙兵法,擒贼先擒王。

    陈铮骤然爆发出的这一记绝杀,虽然威力无可匹敌,但他终究还是血肉之躯。拼着一身剐,敢把皇帝拉下马。

    茅七三抱着必死之心,手中直矛猛地刺向陈铮,一副同归于尽的打法。

    只要杀了陈铮,就算身死当场也值了。作为当阳候麾下八大金刚,茅七三深知,一旦让陈铮继续成长,将是一件极其可怕的事情。

    渔阳候不可怕,迈入先天化境的渔阳候才可怕。

    不光是茅七三看出陈铮的恐怖潜力,孟凡也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双方交恶,不死不休,若让陈铮再成长下去,必将成为东林书院的噩梦。

    在茅七三与孟凡眼中,陈铮是未来的大敌,但在长弓卫健的眼里,陈铮已成大患。今日陈铮不死,来日与楚刺史相关的人都要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乌金鞭泛出金属般的光泽,尤如一条巨蟒,盘旋环绕,向着陈铮缠绕过去。

    许应亭一剑斩出,就是一挂银河,撞向陈铮。

    滋滋……

    五名半步先天拼命,就算是陈铮也吃不消。赤红的刀网在一瞬间就被绞的支离破碎,一道冰冷的寒光刺来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泣血刀划过一道完美的圆弧,乍显乍逝,便听到两声惨叫。

    “茅兄!”

    “长弓兄弟!”

    孟凡与许应亭先后惊呼一声,就见两颗脑袋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茅七三与长弓卫健死不瞑目,眼睛瞪的像铜铃,面色惊骇扭曲,至死都是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。

    死的太突然了,没有一点征兆。

    除了陈铮,谁都想不到,这二人是怎么死的。

    陈铮自然不也不告诉剩下的三人,他在施展鬼影无踪,以虚化实后,自身便已经收敛了气息,隐身于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被他的绝杀一击吸收了心神,根本没有注意到陈铮的小动作。于是,茅七三与长弓卫健悲剧了,被陈铮近乎偷袭般,一刀枭首,连个全尸都有留下。

    “山水有相逢,今日之赐,他日必有厚报,三位留步不送!”

    一道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,飘渺不定,声入耳人已逝。

    “陈铮!”

    陈铮连斩己方三名高手,最终扬长而去,孟凡、许应亭、丁勉三个人咬牙切齿,脸色难看之极。

    陈铮的难缠,出乎意料。这厮狡诈无比,把所有人都骗了,这哪里是后天十层的修为,明明是堪比先天化境的高手。

    “哪个王八蛋的情报,说陈铮只有后天十层的修为?”

    丁勉气极而道,眼中暴射出一道寒光,整个人好像暴怒的雷神,周身被浓随的风雷之力包围,雷光闭电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许应亭冷哼一声,目光不善的看向丁勉。就连孟凡也是一副讥讽的表情,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丁勉忽然怔愕,终于反应过来,消息是他提供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