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莫千户昨夜出去,还没有回来!”陈大年恭声说道。

    陈铮闻言皱起了眉头,昨夜争夺名额,神都众多高手齐聚仙人渡,莫离在这个敏感的时的期彻夜未归,难道是有什么重大发现。

    “莫离没说干什么去了?”

    陈大年摇头,道:“没有,只说今天午时未回,就让属下向候爷汇报!”

    有点不对劲,莫离的话好像是在交待遗言。陈铮心里不好的预感越发浓重了。

    进了屋里,陈铮大马金马的坐在首位的太师椅上,一名血衣卫端来茶具。这一次来神都,陈铮带了百名血衣卫,以莫离为首,修为最低者都有后天五层。

    这些血衣卫每个人都有陈铮赐于的血石,以血石辅助《血神经》,进境千里。

    陈铮记的分明,来神都之前,陈大年的修为只在后天六层,如今已经突破了后天八层,甚至开始冲击任脉。

    感应着陈大年的气机,陈铮颇为欣慰的点了点头:“没有荒废修为,不错!”

    预感到有一股恶意向自己袭来,手中不可无人可用,陈铮询问道:“血衣卫现在如何?”

    陈大年做为百户,辅佐莫离,对血衣卫的情况了若指掌。想都不想,脱口而出:“血衣卫随候爷一同来神都,折损三十二个弟兄,还有六十一人堪用。”

    陈铮突然皱起了眉头,沉声道:“怎么损失这么多人?”

    陈大年连忙躬身,急声道:“属下无能,还请候爷责罚!”

    陈铮伸手一挥,把陈大年托起,沉声道:“神都卧虎藏龙,也怪不得你。”

    血衣卫虽是一等一的精锐,但在神都也不能横行无忌,能够对血衣卫形成压制的势力多如牛毛,

    这也是陈铮一直没有动用血衣卫的原因,就是不想造成太大的伤亡。没想到,血衣卫还是损失了三十多人,这让陈铮有些心疼。

    这些血衣卫,都是百里挑一的精锐,精修《血神经》,在来神都的途中,陈铮更是把从蛮荒世界得到的无名功法悉数传授。这一批精锐,是他将来扩编血衣卫的种子。才来神都大半月,竟然折损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朝着陈铮偷偷瞥了一眼,看到陈铮脸色阴晴不定,陈大年心中一沉,急声说道:“请候爷放心,虽然血衣卫损失惨重,但已今非昔比,个个都有后天七天的实力,即便在神都之中,也能杀个三进三出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陈铮冷哼一声,吹牛不上税,只凭几十名血衣卫就能在神都杀个三进三出,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。当五千城卫军是摆设呢,神都城卫军的小卒都有后天三层实力,便是半步先天的高手都有不少,

    若非有此底蕴,这段时间,神都早就被闹翻天了。

    不过,血衣卫尽数晋升后天七层,倒是出乎陈铮的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神都风云聚变,好似一个筛子,能在前段时间的清场战中活下来,无不修为大进。

    正愁无人可用,血衣卫就送来一个惊喜。

    “启禀候爷,莫千户回来了!”一名血衣卫忽然闯进来报告。

    陈大年脸上闪过一丝恼怒,瞪了一眼血衣卫,大叫道:“告诉莫千户,候爷来了!”

    真是不懂礼数,候爷就坐在大厅中呢。莫千户的架子也太大了,难道还要候爷出去迎接他吗?

    血衣卫硬着头皮说道:“莫千户受伤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陈铮惊呼一声,直接从椅子上站起来。他前夜往镜月镜救援秦珂琴,见过莫离,修为进步神速,已经达到后天九,贯通了任督二脉,只差感悟到“天人合一”,就能突破后天十层,成就半步先天。

    神都卧虎藏虎不假,但后天九层也不是路边的大白菜。而且,莫离做事小心翼翼,能把他打伤,凶手绝非一般人。

    “带我去看看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血衣卫引领着陈铮出了大厅,陈大年连忙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靠近门房的一间屋子,刚进门,陈铮就闻到一股血腥气。莫离躺在火炕上,身上衣裳全是血迹。胸口一道紫色的掌印,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脸色苍白,精神陷入恍惚之中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陈铮走到炕沿,脸色阴沉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属下也不知道,莫千户刚进门就晕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从怀里取出一个瓷瓶,倒出一粒九转熊蛇丸,喂入莫离口中。陈铮扭头对陈大年说道:“运功助他化解药力!”

    说完,把瓷瓶扔给陈大年,叮嘱道:“每隔两个时辰,就喂他一粒丹丸。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说完后,迈步出门,回到了厅堂。

    此刻,陈铮的脸色好似铅云,阴沉一片。一道杀气透体而出,整个厅堂变的阴森森,道道阴气汇聚,环绕在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朝天门的朝阳掌!”

    莫离胸口的掌印,呈现一片青紫色,而且掌印中之中蕴含一丝赤阳抱阴的气息,他一眼就看出是朝天门的绝学,朝阳掌。

    燕州五帮八派之中,朝天门与震风镖局的创立者,师出同门。曾拜一个师父。谢灵先祖修炼朝阳掌,司马超的先祖修习朝阳一气剑,两派守望相助,共同共退。

    陈铮统一渔阳郡前,曾派血衣卫与景阳盟围剿震风镖局与红砂帮。

    司马超与常哙先后被杀,两派只有震风镖局的司马剑以及少部分人逃脱。陈铮前往白马县途中,曾遭遇伏击,参与者就有司马剑以及朝天门的一位弟子。

    陈铮见识过朝天门弟子的剑法与掌法,其功法蕴含的意境与莫离胸前掌印的气息,同出一源。

    “朝天门怎么会来了神都?”陈铮心中疑惑,暗中苦思。

    击伤莫离的人,掌法已经臻入赤阳抱阴之境,阴阳相济,朝阳掌的造诣极深,至少也是一位后天十层的高手。

    酀州五帮八派,朝天门的位列第三,谢灵的修为不明,副掌门向卫介却是一位先天五的高手。谢灵闭关不出,向卫介执掌全派派务,轻易不会离开朝天门。除了这两位明面上的先天化境,朝天门还有三名先天。

    朝天门立派百年,底蕴浅薄。

    所谓,君子之泽,五世而斩;富贵之泽,三世而斩。

    朝天门历经四代掌门,到了谢灵这一代,前辈余泽已经耗尽,到了青黄不接的阶段。门中除了五大先天做为镇海神针,承上启下的半步先天高手,不超双掌之数。

    随着陈铮统一渔阳郡,对外虎视眈眈,朝天门紧守山门都来不及,哪敢轻易外派高手,尤其是远在千里之外的神都。

    三十六名额的争夺,朝天门根本没有资格参与。

    既然不为三十六名额,朝天门来神都干什么,陈铮可相信,对方是来观光旅游的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冲着我来的?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猛地一惊,今天心血来潮,突然预感到一股恶意,难道是应在此事上了?

    此时,他手中信息太少,无法做出正确判断,只能等到莫离清醒后,再仔细询问。

    “酀州会馆不能回去了!”

    陈铮一语不发的坐在太师椅上,直到午时。陈大年提着食盒进来,恭声说道:“候爷,该吃午饭了!”

    “莫离醒来没有?”

    “还没有!”

    陈铮闻言,挥手道:“派一名血衣卫秘密前往酀州会馆,监视可疑人物!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陈大年领命而出。

    扫了一眼卓上的午饭,陈铮没有丝毫胃口,勉强充饥后,去探看莫离的伤势。

    屋里,莫离躺在炕上,呼吸平缓,苍白的脸上有了一丝红润,内伤被遏制,想来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醒过来,

    伸手掿在莫离的手腕上,一缕真气钻入对方经脉之中,诡异的血神真气,好似饥饿的大鲨鱼,猛地扑过来,竟想吞噬陈铮的真气。

    莫离的血神真气与先天白骨真气相比,如云泥之别。血神真气扑过来,面对精纯唯一的白骨真气,就像狗啃刺猬,无从下嘴。

    察觉到血神真气似要爆动,陈铮心中一动,逆转心法,白骨真气返本归源,化为一缕精气,被血神真气一口吞噬。

    先天白骨真气逆返,化作白骨精气,精纯之极,量不多,但质极高。

    血神真气卷着这一缕真气游走奇经八脉,渗入胸前。

    滋滋!

    莫离胸前的青紫掌印,被白骨精气消磨吞噬。

    “咦!”

    陈铮惊讶的看着莫离胸口的掌印,越来越淡,直到完全消失。没想到血神真气还有如此奇妙的灵性。

    朝阳掌之力化解,莫离突然咳嗽起来,一口赤红的鲜血喷出,顿时气血通畅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咳……”

    莫离被剧烈的咳嗽震醒,睁开眼看到陈铮就在炕沿,连忙挣扎起身。陈铮一把按住他,轻声说道:“好好躺着!”

    “属下无能,让候爷费心了!”

    陈铮为主,他为仆。哪有主人坐着,仆人躺着的道理。莫离还要挣扎着起身,被陈铮一句喝斥,乖乖的躺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说说吧,你怎么会遇上朝天门的人?”

    “候爷知道了?”莫离惊讶的问道。

    陈铮冷哼一声:“你胸口的朝阳掌印这么明显,只要眼睛没瞎都知道是被朝天门的人打的。”

    莫离的脸色忽然一变,急声说道:“候爷,白先生可能被害了!”

    “你发现了什么?”

    陈铮面无表情,声音中却透出一股寒意。

    “属下看到田氏余孽田伯钦,震风镖局的司马剑,天命教妖女魏笑笑,以及高阳刺史府楚光弼的人在秘密聚会,便跟上去察探,听到了白先生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白世镜已经超过半个月没有露面,陈铮几乎断定他是出了意外。

    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“属下还听到,他们说要把白先生送出城外,然后就被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沉默不语,莫离也不敢打扰。好一会儿后,陈铮站起身道:“你先好好养伤!”

    “候爷,白先生一定是被擒了,你一定把白先生救出来啊!”

    陈铮正要迈过门槛,背后传来莫离的叫喊声。

    “你先养伤,救人之事稍后再议!”说罢,陈铮出了门返回厅堂。

    坐在太师椅上,陈铮一手端着茶杯,另一只手轻轻叩击着卓面,脑中千思百转。莫离的话不能全信,当然不是说莫离不可信,而是他得到的消息在没有确定前,不能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白世镜是否被擒,还是一个未知数。陈铮心中有一个疑惑未解,白世镜精修的鹤啸九天神功,是一门爆发力极其强悍的功法。当初围攻费无忌,他可是生生从对方掌下逃生。

    若是陷入险境,凭着鹤啸九天的爆发力,一般的半步先天绝对无法阻拦他。除非是先天化境出手,白世镜不敌遭擒。

    “先天化境吗?”

    陈铮眼中闪过一道血色,这些人为了对付他,真的是下了血本了。只是不知对方派出了多少的先天高手,敌暗我明,没有了解敌人的实力之前,陈铮不会轻易出手。

    把陈大年叫来,陈铮吩咐道:“派人去一趟酀州会馆,留下联络标记,再把高权接回来!”

    “候爷还有什么吩咐吗?”

    “不要被人跟踪!”

    “属下省的!”

    陈大年拱了拱手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敌人在暗处,很有可能有先天化境坐镇,陈铮不得不对外求援。已经决定远离秦珂琴,现在唯一能指望的就是顾轻舟与张博萬了。

    “或许可以先去踩踩点,探一探对方的虚实!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一动,起身出了厅堂。

    朝阳掌之力化解,莫离内伤好了大半。此刻正盘坐在炕上,手中握着一块血石,运功疗伤。听到脚步声,突然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“候爷!”

    “就在炕上坐着吧!”陈铮虚手轻按,开口问道:“对方的聚会地点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东城,崇恩桥南二里,有一家悦来客栈。”

    “悦来客栈!”

    陈铮暗自记下这个名字,叮嘱莫离安心养伤,然后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,华灯初上。

    陈铮换了一身夜行衣,翻墙而出,施展鬼影无踪身法,借着黑暗掩护,化作一道影子向着东城崇恩桥方向急弛而去。以他的轻功,收敛了气息之后,几乎无法能够发现。

    街上行人,突然感觉眼前一道影子闪过,面带疑惑的看向左右,没有任何发现,嘀咕一声,便不再理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