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到陈铮以名额换取修罗殿推荐资格,秦珂琴秀目之中,波光流转,吃惊的看着陈铮。

    这才多长时间,陈铮竟然要融炼天脉之气,晋升先天化境了。她可是清楚的记的,当初从寒冰界一路追踪陈铮,那时候的陈铮的修为才后天三层,连她一招都接不住。

    满打满算只有四年,陈铮就超越了自己,已经到了不得不晋升先天化境的地步了。

    秦珂琴若是没有记错的话,陈铮每一次闭关之后,修为都会突飞猛进。

    初来神都时,陈铮的修为只有后天十层,还没有圆满呢。

    斩杀武启竜,引的武罗发怒,隔空千里与数位天人境对峙。自那一夜后,陈铮就消失不见了。直到前夜晚上,陈铮突然出现,在镜月湖边,正面对抗东林收院的朱子文而不落下风,修为提升之快,就如同坐火箭。

    还有上一次,陈铮闭关出来后,拿出无数的血石。秦珂琴竟然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能够增补气血的天材地宝。

    此刻,秦珂琴脑中电光火石之间,把一切串联起来,已经百分百确定,陈铮身上有大秘密,而且不是一般的大秘密,是那种能够把天捅破的大秘密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对他进行逼问?”

    现在是一个绝好的机会,有怀玉谨坐阵,陈铮就算有天大的神通,面对一位阴神境七重的绝顶高手,也只能乖乖受缚。

    陈铮心神猛地一震,传来一股心惊胆颤的感觉,似乎有一股危机正在向他靠近。扭头看向秦珂琴,就见对方眼中不时闪过一道寒光,心中顿时一惊。

    “不好,引起秦珂琴的怀疑了!”

    陈铮早就发觉,秦珂琴对他似乎存有企图。此刻,他终于发现秦珂琴的企图是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乘秦珂琴还在犹豫之中,马上离开!”

    陈铮迅速做出决定,忽然拱手,对怀玉谨躬行作揖,道:“弟子还有要事,就不打扰怀师叔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怀玉谨点点头,对着金雀儿说道:“送送陈师兄!”

    “不用,不用!”

    陈铮连忙摆手,双手抱拳,道:“弟子告退!”话毕,直接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虽然走的有点急,怀玉谨也没有怀疑。只是秦珂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,陈铮走了都不知道。怀玉谨轻咳一声,把秦珂琴震地回过神来,问道:“在想什么,陈铮走了都没反应?”

    “陈铮走了!”

    秦珂琴惊叫一声,扭头看去,果然没了陈铮踪影,不由心生懊恼,愤愤道:“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,下次就没这么好运了。”

    只是,陈铮这人太机贼了,这一次打草惊蛇,对方一定会警觉,对她严加防备。再想找今天这么有利的机会,恐怕很难了。

    秦珂琴心中懊恼异常,心中暗骂自己:“真是猪脑子,明知道那厮疑心极重,竟然还露出马脚。”

    秦珂琴正埋怨自己,目光瞥到程婕时,眼睛猛地一亮,兴奋地叫道:“有了!”

    一惊一乍,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,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发疯了呢。

    怀玉谨重重的咳了一声,沉声道:“鬼叫什么,疯疯巅巅的没个正形。”

    秦珂琴连忙摇手,嘻皮笑脸道:“没有,只是想到一件很有趣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秦珂琴宅子出来,陈铮抹了一把冷汗,到现在他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还在扑嗵扑嗵的剧烈跳动着。

    “刚才太惊险了!”

    陈铮对自己机捷的反应,暗中点赞。刚才若有半点迟疑,引起秦珂琴警觉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别看他与秦珂琴多次合作,似乎亲密无间。实则,无论陈铮还是秦珂琴,都对对方防备严密。

    陈铮决定以后离秦珂琴远一点,至少在安全无法保证的情况下,离秦珂琴越远越发。不止是秦珂琴,身边的人也要严加防备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,唯一能信任的只有自己。没有人是绝对可靠的,背叛无处不在。财帛动人心,何况了白玉门这等至宝。

    信任是一种很廉价的东西,任何侥幸的心理,都是慢性自杀。

    不光是秦珂琴,就连他身边的所有人都不可绝对信任。

    提到身边人,陈铮脑中忽然闪过一道灵光,猛地一拍脑门,惊声叫道:“糟糕,我说最近老觉的不对劲,怎么把白世镜给忘了。”

    自从来到神都,白世镜就彻底失踪了。刚开始,陈铮还没有觉察到不对,斩杀武启竜后,他为了逃避武罗,通过白玉门穿梭而逃。

    再次回来,已经过了半个月之久,白世镜都没有出现。昨天争夺名额,这么重大的事件,白世镜还是没有露面。

    陈铮眼中闪过一道血色,品出一丝异常了。

    白世镜这么时间没有露面,恐怕不是失踪这么简单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白世镜倒底去哪了?”

    一路心事重重的回到酀州会馆,陈铮忽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希望不会出事!”

    这段时间,神都卧虎藏龙,高手如云。白世镜的实力不弱,但还不足以自保。

    心中越想,越是焦急不安,陈铮起身又出了酀州会馆,向着血衣卫的秘密据点而去。

    神都外城,白丁坊,是平民聚居地,也是神都最大的一个坊区。横八竖八,八八六十四条街巷,居住着超过三十万的平民。

    只是一个白丁坊,就相当于一个化德府城的规模。

    白丁坊,新年街,秀才巷子,一座不起眼宅子,已经建成有百年历史了。斑驳的墙壁上,满是绿苔,颜色发黑。

    门口有一棵古朴的老树,比这座宅子还要古老,三个成年都无法合抱,老树苍劲,树根长出地面,好似一条条可怖的巨蛇。

    白丁坊中,像眼前这样的百年老宅,比比皆是。甚至有超过三百年历史的古宅,古院森森,晚上熄灯后,都不敢出院子,总感觉有不干净的东西。

    新年街口,有一座五百年历史的将军庙,供奉的是前朝大将军狄青,至今香火不断。

    陈铮并没有直接来白丁坊,从酀州会馆出来后,兜兜转转,绕了好大一个圈,确实无法跟踪才进入白丁坊。又在白丁坊的各条街巷之中乱窜,甚至乘人不注意,直接施展鬼影无踪身法,横跨数条街道。

    好一番折腾后,这才潜行到秀才巷子。

    走到一座古宅门前,很有节奏的拍打门环,片刻,里面传出一道声音。

    “地震高岗,一派溪山千古秀!”

    这是对接暗号,陈铮握住门环,轻轻拍打三下,两长一短,开口说道:“门朝大海,三合河水万年流!”

    门内忽然没有了动静,陈铮一动不动,足足等了半刻钟。

    半刻钟也是有讲究的,为了就是避免暗号泄露。若是不明所以者,等的不耐烦,催促开门,里面的人就会知道,暗号泄露了,马上撒退。

    不多不少,刚好半刻钟,就听到“吱呀”一声,宅门打开一半,陈铮闪身进入。

    “血衣卫百户陈大年,拜见候爷!”

    “免礼!”

    陈铮伸手一挥,问道:“莫离在哪儿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