幽泉眼眼猛地一亮,一道阴暗幽深的气机暴出,把名额禁锢在半空中。随之,抛出一枚玉符,把名额封入其中,伸手一招,玉符落入掌心。

    这一番动作,行动流水,毫无拖泥带水,显露出精湛的修为,看的陈铮目眩神弛。

    把名额封标在玉符之中,幽泉从怀中讨出一枚令符,随手抛向陈铮。陈铮伸手接过,一股柔和的力量,在陈铮接住令符后,骤然消失。

    陈铮心中大吃一惊,幽泉对于力量的掌控,已经达到出神入化之境,一分不多,不分不少,刚要让令符到达陈铮手中,蕴含在上面的力量耗尽。

    令符入手,一股冰寒的气息透体而入,白骨真气忽然自动运行。似乎感应到陈铮的气息,令符表面闪过一道幽光,而后变成一枚墨玉般玉袂。

    “拿着这枚玉符前往九幽殿,自会有人为你出头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长老厚赐!”陈铮躬身一揖。

    幽泉执掌阴风山,在黄泉魔宗的地位非凡,陈铮不会对他有疑心,收好了玉符,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解决了武罗这个后患,他在黄泉魔宗就有畅通无阻。不过,黄泉洞天不是好进就能进入的,陈铮还要筹谋一番。好在,他还有一个名额,或许可以做为进入黄泉洞天的敲门砖。

    陈铮修炼的白骨阴风诀,在传承而言,属于白骨殿一脉。等返回宗派,前往寒冰地狱历炼,只要能关过三层九关,必然会被白骨殿接纳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他就有九幽殿,白骨殿两方的支持。

    他手中还有一个名额,若能借秦珂琴之手,再与修罗殿搭上关系,进入黄泉洞天的之事,就十拿九稳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长老还有何吩咐?”交易完成,陈铮已生去意。

    “想走就走吧!”幽泉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弟子告辞!”

    陈铮行了一行,退出后堂,朝前院走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交易之顺利,出乎陈铮的预料。回到酀州会馆,陈铮发现秦珂琴竟然不在。不只是秦珂琴,班濯也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一个坐在卓前,倒了一杯茶水,陈铮端在手里也不喝,目光闪烁,思索着如何才得到修罗殿的支持。

    “修罗殿可不好打交道!”

    陈铮暗叹一声,只凭一个名额,无法打动修罗殿。当年,未离宗门时,他就听说过关于修罗殿的种种传闻。

    修罗殿之主性情冷漠,行为乖张,非常不好打交道。而且,尤其对男子不假颜色。修罗殿中的男弟子,天生就比女弟子低一头,奉行的是女尊男卑的规矩。

    陈铮一个外人,想到得到修罗殿的好感,便是有秦珂琴在中间牵线,也很困难。

    “以修罗殿主的性情,一旦秦珂琴为我居中牵线,会不会被其误会是我在勾引秦珂琴,然后一怒之下把我一巴掌拍死?”

    这不是陈铮在胡思乱想,而是很有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看来是我把事情想简单了,不过就算得不到修罗殿的支持,只要能得到修罗殿一丝好感,也算是一大助力了。”

    修罗殿成事不足,坏人好事,绝对是得心应手。

    起身走出酀州会馆,陈铮前往秦珂琴的秘密据点。先是去了城北的绸缎店,掌柜的说秦珂琴两三天没有露面了。陈铮转身又去了城南,得到的是同样的答应。

    两头扑空后,陈铮径直前往秦珂琴在神都的一处宅院。

    宅院的门紧闭着,陈铮上前敲门,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。

    “谁呀?”

    开门,一位身着青装的少女蹦出来,看到陈铮时,明秀的眼睛忽然亮了起来,欢喜道:“陈铮,你怎么也在神都?”

    “金雀儿?”

    陈铮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少女,没想到金雀儿也来了神都。不等他反应过来,金雀儿就拽住他的胳膊,把他拉进门。

    “秦师姐,你看谁来了!”

    能在神都遇到一位好朋友,实在是一件让人非常高兴的事情。金雀儿朝着屋里大叫喊叫着,才进门,就被一名宫装丽人喝斥道:“大呼小叫,成何体统!”

    看到宫装丽人,陈铮连忙拱手作揖,躬身礼道:“陈铮拜见怀师叔!”

    宫装丽人正是金雀儿的护道人,怀玉谨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怀玉谨惊讶的看着陈铮,这才几个月,陈铮的修为竟然已经达到了后天境巅峰,一只脚踏入了先天化境。

    以她阴神境七重的修为,瞬间就看破了陈铮的底细。

    气息纯洁,真气精纯,更吃惊的是陈铮的精神修为,她竟然感应到一丝阴神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底蕴深厚,气息纯净,丝毫不弱于珂琴,甚至隐隐有所超过。”怀玉谨眼中闪过一道异色,一股阴晦的气息笼罩向陈铮。

    阴神之敏锐,用一句秋风未动蝉先觉来形容,最是恰当。

    怀玉谨阴神境七重的修为,心灵之敏感,阴神分化一缕气息在陈铮身上一扫,就已经察觉出陈铮身上异状。

    她也是从先天化境一步一步的晋升到阴神境,渡过风火雷三劫,历经七难,才达到现在的修为。

    陈铮的异状,正是阴神凝聚,还未渡过三劫之状。

    “阴神雏形?”

    怀玉谨吓了一跳,看向陈铮的目光都变了。

    被怀玉谨以一种看怪物的目光盯着,陈铮感觉浑身不自在,却又不敢动弹。

    “谨姨,你在看什么,不会是在打陈铮的主意吧?”

    金雀儿眼神怪异的看了看陈铮,突然对怀玉谨说道。

    “胡言乱语!”

    怀玉谨狠狠瞪向金雀儿,在她背上轻拍一掌。

    陈铮也同时松了一口气,怀玉谨的目光太可怕了,好似一台扫描机,要把他里里外外都扫描透彻。

    好在金雀儿打茬,不然陈铮都怀疑怀自己识海中的白玉门都会暴露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来找珂琴的吧?”怀玉谨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陈铮连忙拱手应道:“怀师叔明鉴!”

    “为了名额吗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怀玉谨目露异色:“我观你体内一道异种气机,想必就是莫延昭气机所化的名额,既然已得名额,你找珂琴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怀玉谨的灵觉之敏锐,让陈铮心中暗惊,只是以阴神之力在他身上一扫,就察觉到他体内的名额的气息,果然不愧是阴神境的武道宗师。

    “此名额对弟子已然没有作用,今天特意上门,是想与秦师姐做个交易。不过既然有幸遇到怀师叔,弟子一事不烦二主,还望师叔成全!”

    陈铮很直接的说明自己的来意,态度之诚恳,出乎怀玉谨的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怀玉谨露出一丝诧异之色,缓缓说道:“看来你所求之事很不简单,竟然要用莫延昭的洞天名额来交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