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过昨夜一场乱战,神都似乎显的安静了许多。(书屋 shu05.com)

    天微亮时,沿街巷的粥铺、包子铺等,已经开门营业。热气腾腾的包子,香气浓郁的八宝粥,薄雾如轻纱笼罩着玄武天街。

    柳树抽绿,青草生芽,已经闻到了初春的气息。

    清晨,街人行人还少,这可能是神都一天之中最清静的时候。陈铮沿着运河岸边徒步行走,竟然让他产生了一种效游的感觉。

    跨过玄武桥,进入内城。

    乌衣坊,居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。这个时候,乌衣坊的达官贵人们还处于梦乡之中,街巷之中,冷冷清清,只有清扫大街的人。

    坊中有条小石巷,住在这里的都是小富小贵,或是致仕的官员。巷了最里面,有一座漆黑色的门正对巷口,门紧闭着。

    主人家深居浅出,除了外出采购的仆役,小石巷里的人很长时间没有见过主人家了。

    陈铮轻轰拍打门上的铜环,“啪啪啪”,刚响了三声,就听见门内有脚步声传来。

    “吱呀!”

    门开了一半,一个十八九的小厮站着在门口,穿着一身灰色布袍,先是打量一番陈铮,而后不卑不亢的问道:“客人,您是找谁?”

    陈铮递上一张贴子,面无悲喜道:“告诉主人家,陈铮来访!”

    “客人请进!”

    小厮把陈铮接入门房,拿着名贴前去告知主人。

    不到一柱香,小厮急冲冲回来,神色恭敬,对着陈铮鞠躬行礼,道:“贵客请随小的来,老爷已在后堂等候!”

    陈铮点点头,起身跟着小厮去往后堂。

    这是一处三进三出的院子,前院居住着仆役,中院招待客人,举行宴席,后院才是家眷们居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所谓的后堂,就在中院最里的屋子,靠近后院,一般是主人家招待心腹,亲近之人。

    这处宅院格局不大,但很雅致,中院有假山,池塘,花圃。几个仆役正在洒水清扫,看到小厮身后的陈铮,聚在一起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穿过一道亭廊,到了后堂。里面传来一道似有若无的气息,时而如深渊大海,时而如轻风佛过。

    陈铮心中微微一惊,暗忖:“好精深的修为!”

    “老爷,客人到了!”

    后堂之中,坐着一位身穿白色绵锻的老者,银白的头发,面色红润,脸上却没有一点雏纹。看到陈铮时,先是一阵惊讶,而后冲着小厮挥手:“下去吧,没我的吩咐,不许有人来打扰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小厮躬身退出。

    等到小厮远去,老者眼中闪过一道幽光,打量着陈铮,啧啧称奇道:“气息纯净,真气精纯,精神内敛,实在让人出乎意料。”

    陈铮拱手作揖,朝着对方躬身行礼,道:“陈铮,拜见幽泉掌院!”

    幽泉一指旁边的椅子,对陈铮说道:“坐吧!”

    “多谢掌院!”

    等到陈铮坐下,幽泉幽幽一叹,颇为欣慰道:“这一届的外门弟子之中,以你的成就最高。我观你的气息纯净,精气神内敛,距离先天化境只差最后一步。当真是后生可畏,恐怕费无忌与要差你一筹。”

    陈铮连忙谦虚道:“长老过誉了,弟子何德何能,敢与费师兄相比。”

    幽泉根本不吃他这一套,伸手一挥,没好气道:“好了,在我这里就用装了,你与费无忌的事情,阴风山中哪个不晓。恐怕在你心里,恨不得把费无忌碎尸万段吧?”

    “弟子不敢!”

    幽泉冷哼一声,道:“有什么不敢的,上次噬心真君转世,若非你的从中作乱,费无忌也不会受伤。这都是过去式,我也不是跟你秋后算账。你二人都是宗门未来的顶梁柱,凡事留一线,给自己一条退路,千万不要做绝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长老教诲,弟子谨记在心!”陈铮连忙拱手表态,做出一副小心翼翼,洗耳恭听的样子。

    对于陈铮的所作所为,幽泉也有耳闻,可不会被他的外表欺骗。

    陈铮没有宗门的资源支持,竟用短短的三四年时间,就走完了别人十多年过程,心性之儿决,手中沾染的鲜血,便是幽泉都为之心惊。

    酀州,景阳岗黑风寨中的血池,幽泉可是亲眼看过的,尸骨成山,冤魂无数。

    “费无忌的背景不简单,可不是武启之流能比的。我也不管你,只要你心里有数就行。”

    幽泉无意在这个话题上深入,敲打一番后,开门见山,说出自己的目的:“以你的修为,莫延昭的洞天名额对你已经没有作用。反而还会对你造成干扰,污染你的道基。

    我与你做个交易,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陈铮眼中闪过一道血色,心中暗忖:“果然是冲着名额来的。”

    不过,陈铮早就考虑清楚了,既不忙着答应,也不拒绝,准备试探一下幽泉的底线。

    “不知长老所说的交易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幽泉轻叩着卓面,盯着陈铮,半晌才说道:“费无忌闭关洞天,定然是一飞冲天。我本意是以庇护你为条件,换取你的名额。如今看到你的修为,便知这个条件对你没有任何吸引力。

    不过,你杀了武启,虽然武罗不会以大欺小,但要是给故意为难你,想必你也不愿意吧?”

    陈铮皱起了眉头,武罗日薄西山,这一次天人五衰,必将殒落。但现在还没有死,在黄泉魔宗依然具有话语权,说出的话,要做的事,宗门还要让他三分的。

    不会有人为了一个半步先天的弟子,驳掉武罗的面子。

    他已经决定,神都事了就要返回宗门,借助黄泉洞天的天脉晋升先天化境。一旦武罗从中作梗,不管他做出多少的努力,最后都是无用功。

    先前,他交好秦珂琴,就是为了借秦珂琴之势。如今有更好的选择,陈铮当然知道要怎么做。

    “你让出名额,我倮你不受武罗的为难。”

    “成交!”

    陈铮在阴风山得罪的人不少,但有能力坏他好事的,只有两个,一为费无忌,二为武罗。以一个名额化解了武罗的为难,至于费无忌,以陈铮现在的修为,自有方法应对。

    交易达成,陈铮逆运真气,勾通白玉门,镇压在识海之中的一道莫名气机,被他直接驱出体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