得到名额之后,神秀果断离开,并不准备在神女峰多留。至于赵公明,反正双方也没有交情,就让他替自己挡住王守仁。

    眼睁睁看着神秀离去,王守仁眼中闪过一道神光,死死盯着赵公明:“碧游宫是要与我稷下学宫为敌了吗?”

    赵公明“嘿嘿”冷笑一声,不屑道:“你我二人还代表不了碧游宫与稷下学宫,早就听说稷下学宫的王守仁有圣贤之姿,实力不弱于青云宗的贾臻,赵公明不才,还请赐教!”

    说罢,赵公明运转心法,气势如大海浪潮,压迫向王守仁。

    感受着一股滔天骇浪的气势,王守仁心中猛地一惊,才知道赵公明并非说笑。对方的实力绝不弱于他。自己输了无所谓,但稷下学宫的名声不能坠。

    王守仁手握剑柄,一道凌厉的剑势迎向赵公明。

    “惊滔骇浪!”

    赵公明一掌拍出,使出了碧游宫的嫡传武学惊滔掌,掌势如海啸,掀起惊滔骇浪,轰向王守仁的胸膛。

    “好一式惊滔掌!”

    王守仁一剑斩出,剑光斩出,把赵公明的掌势一斩为二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劲气爆发,二人齐齐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王守仁大吃一惊,稷下学宫虽不以剑法为长,但他这一剑自信不弱于玄天剑派的顾轻舟,甚至尤有过之,却淹没于赵公明的掌势之中。

    如此猛烈的惊滔掌,实在是他生平仅见。碧游宫的武学,果然名不虚传。

    “再接我一掌排山倒海!”

    赵公明大喝一声,再一掌拍出,好似天神发怒,掌势覆盖三丈之内,形成一片真空。天空沉闷,空间破裂,骤然一股狂风刮起。

    王守仁不敢怠慢大意,剑如寒光,好似一道流星,穿越了空间,点向赵公明的掌心。

    “啵!”

    以点破面,王守仁这一剑凝聚全身九成功力,剑芒吞吐,一道剑意透过赵公明的掌心侵入他的体内。

    掌势被破,真气反噬,赵公明发出一声闷哼,当即后退四五步,嘴角泌出鲜血,手掌心出现一个红点。

    王守仁一剑建功,“嗤嗤”两道剑光交错,形成十字绞向赵公明。

    “拿出真功夫吧,惊滔掌还奈何不了我!”

    赵公明眼神猛地一缩,身体略微停顿,再次一掌击向王守仁。

    王守仁手腕一抖,长剑化为璀璨的寒芒直刺而出,凌厉飘逸,明明距离很近,却又给人一种还很远的错觉。

    就如缩地成寸,突破了空间的限制,瞬间就来到了赵公明身前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王守仁,好一招咫尺天涯剑!”

    赵公明大喝一声,化掌为拳,一记“直捣黄龙”,拳势凝聚,好似一块殒石砸过来,轰向王守仁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铁拳如钢,轰在王守仁的剑尖之上,咔嚓一声,王守仁手中的百炼精钢剑骤然碎裂。赵公明箭步弓拳,又是一拳轰向王守仁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王守仁也使出一记拳法,双拳对轰在一起,气劲爆炸。下一刻,王守仁倒飞出去,凌空吐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“这是碧游宫的紫电锤吧!”

    王守仁擦了擦嘴角的鲜血,目光凝重的看着赵公明,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正是紫电锤,不过赵某不好锤法,化为一门拳法,不知可否入了王守仁兄的法眼!”

    碧游宫有一门锤法,名为紫电锤,相传修炼到极致,可以凝聚雷神法相,被誉为当世第一锤法。

    赵公明不喜使锤,觉得太没有风度,便以拳代锤,依然不减这门绝世锤法的半点风采。两拳之下,就把王守仁打的吐血。

    “好拳法!”

    王守仁平复体内涌动的气血,出声赞道。

    “你一剑破我掌热,我一拳碎你长剑,今日算是平手。”

    赵公明已经试出王守仁的修为,若真要分个胜负,没有三五十招绝无可能,最大的可能就是两败俱伤。

    周围群狼环伺,生死相搏,非智者所为。

    “希望来日再能与赵兄切搓,王守仁告辞!”

    听出赵公明无意再动手,王守仁拱手作拳,身形忽然一幻,瞬间消失。

    看到王守仁走的干脆利落,赵公明眼中闪过一道异色,赞道:“好一个王守仁,倒是小看你了。”

    此刻,神女峰争夺名额战已近落幕,堪与他一战者,不超一掌之数。而且,这些人无意与人争胜负,赵公明也觉得无趣,便直接下了神女峰。

    话说,陈铮击杀苍夜与理宗的宁完我后,直接往神女峰下而来,未至山脚,听到一声喝斥声,随后就传来兵刃的撞击声。

    “可恶,一群臭鱼烂虾,也敢打你班大爷的主意,都给我去死。”

    班濯这厮机灵无比,并没有前往神女峰顶,而是潜藏在山腰,守株待兔,专捡各大宗派的弟子下手。

    从一名瘟都渊的弟子手中夺到一个名额,不等他高兴,就被一群武者给包围了。

    “交出名额!”

    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,从人群中走出,双目精光四射,显露出不弱的修为。

    “交你玛比,吃爷爷一刀!”

    就如他所说,一群臭鱼烂虾也敢打他的主意,班濯一怒之下,风雷刀化作一道狂雷,轰向这名中年男子。

    “好胆,还敢还手!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厉喝一声,迎向班濯。

    “去死!”

    运转先天怀阳功,班濯施展出风雷九击刀法。

    这门刀法在他手中施展出来,与陈铮相比又是另一番气象。刀如疾风,快如闪电。念动之间,风雷乍起,一道青色的风流环绕在他的身围,好似一个风中精灵,驭风而行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凭空一道雷电击下,直接把中年人斩的吐血。

    中年脸上露出震骇之色,终于发现自己踢到铁板上了。大丈夫能屈能伸,正要开口讨饶,班濯第二刀已经斩来,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。

    噗哧!

    猛地一道电光闪过,中年男子被一刀劈飞,像个破布的娃娃摔在地上,声息全无。

    “他杀了法正英,快走!”

    人群中传来法正英被死的声音,瞬间就有一半人逃下神女峰。

    “洛江帮的法护法被杀了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,打狗还要看主人呢,法正英乃是洛江帮的右护法,而洛江帮背后站着的霍正襄。霍正襄却是理宗的代言人,又与稷下学宫有断香火情,人脉故旧遍天下。

    法正英才被杀死,一道人影冲过来,拦在班濯面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