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铮的眼中,血光盈盈,周身无边的阴气汇聚,杀生刀法使出,一道赤光好似飞龙升天,苍夜的剑光随之崩溃。

    一刀斩退苍夜,陈铮转身一记劈空拳,轰退宁完我。

    这二人的修为都已经达到后天十一层,但与陈铮一只脚踏入先天化境相比,弱了一筹。

    陈铮的眼中暴射出了一丝血芒,宁无我和和苍夜合力,确实能与陈铮相抗,但想要从他从夺得名额,显然是低估他了。

    “十八个名额各有其主,你们不去与别人争,反倒觉得我是个软柿子吗?”陈铮的泣血刀横在胸前,催动白骨阴风诀,脸色阴沉的看着二人,已然动了杀机。

    苍夜淡淡道:“废话不多说,交出名额!”

    宁无我则是冷笑道:“陈铮,你覆灭田氏,坏我理宗百年布局。来到神都后,又与霍太师为难,欲坏我理宗大事,饶你不得!”

    “看来两位吃定我了,你们有这么好的牙口吗?”

    苍夜皮笑肉不笑,道:“嘿嘿,牙口好不好,试过才知道。你的那些同伴,已经被牵制住了,今天没人救得了你。”

    修为达到后天十一层,只要还没有突破先天,互相之间的差异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大。双方之间,都已经奠定了武道根基,无论是武道,还是真气都已达到唯精唯纯,所拼的就是双方的底蕴。

    谁识累的底蕴深厚,谁的实力就强一些。生死搏杀,除了自身的修为实力,天时地利人和等等,都会成了决定胜败因素,甚至运气不好,也会导致落败。

    陈铮的运气一向很好,杀生刀法达到小成之境,鬼影无踪绝世无双,打的赢就打,打不赢就跑,先天立于败之地。

    苍夜与宁完我合力,足以与费无忌,贾臻抗衡,但也只是抗衡。可是,陈铮今非昔比,今日鹿死谁死,打过了才知道。

    苍夜和宁无我自信满满的样子,陈铮都不知道他二人是哪里来的自信。只能说是,二人气数已尽,被贪婪蒙蔽了心灵,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生死搏杀,没那么废话。苍夜和宁无我对视一眼,双方默契,显然不是第一次合作,齐齐对着陈铮出手。

    苍夜外号“诛妖剑”,剑法霸道无比,真有一股诛妖弑神的威势。一剑即出,杀气弥慢,万妖伏首。

    宁无我的实力也不弱,一根铁尺挥出道道乌光,纵横交错,法度森严。一丈之内,形成一方奇诡无比域场,规矩繁多,缚手缚脚,叫人十分不自在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一左一右,瞬间便将陈铮的气势给压制下来。三人的争斗进入白热化,劲气四射,剑光,尺光,刀光纵横,这时其他人也都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。

    三人棋鼓相当,一人些打起了渔翁得利的主意,悄悄向着这里移动,不多时周围就汇聚了十多位高手。

    无论陈铮,还是苍夜与宁完我,都察觉到了四周不怀好意的目光,只不过眼下双方厮杀正酣,谁都不敢分心他顾。

    双方交手十几招,谁都耐何不得谁,再这么纠缠下去,恐怕真要被周围的得了便宜。

    陈铮手中泣血刀顿时爆发出了一道冲天赤光,殷红的刀芒斩破了天空,精纯无比的折骨真气,混合着天地阴气,轰然爆发。

    杀气几乎凝成实质,一股绝灭万物生机的意境笼罩向苍夜与宁完我。好像死神夺命,吞噬着二人体内的生机。

    “灭绝生机,好一门阴狠毒辣的刀法!”

    宁完我心神猛地一惊,冲着陈铮冷笑一声。催动真气,戒尺上爆出一团乌光,轰向陈铮。

    苍夜也是不甘示弱,诛妖剑在一瞬间,化作三道剑法,绝天绝地绝生,三道强大的剑势斩天绝地,诛戳天下的杀机,比之杀生刀法毫无逊色。在他身后,一道虚影浮现,傲视天地,视天地如无物。

    陈铮却是忽然一道刀光斩出,赤焰滔天,脚踩血河,头顶雷霆万劫,道道刀光垂落,突然一道杀气从血河中冲出。

    阴云密布,直接把三人笼罩起来。阴森冰寒的气息,让天地逆反,重新回到了严科酷寒之中。

    不等苍夜与宁完我的应过来,陈铮催动鬼影无踪,直接一爪探出。他周身阴气环绕,身形融与黑暗,化作一道鬼魅的影子,甩开了宁完我,瞬息之间便已经出现在了苍夜的身侧,五道凌厉的爪劲,能把百练精钢撕裂,直接向着苍夜的上半身抓过来。

    对于陈铮的一击,苍夜连忙做出反应在,一道剑光斩向对方的手爪。

    面对苍夜急促而出的剑光,陈铮直接抓过来,抓碎了对方的剑光,而后化爪为掌,一掌轰在苍夜的胸口上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苍夜惨叫一声,喷出一团血雾,腑脏被一掌击碎,瞬间毙命。

    陈铮也不好受,闷哼一声,嘴角溢出一缕鲜血。强行催发潜力,击杀苍夜,可谓是伤敌一千,自损三百。

    “贼子拿命来!”

    看到苍夜突然被杀,宁完我先是大吃一惊,等看到陈铮吐血,即而大喜。一道乌光挥出,轰杀过来。

    强大的武道之势,凝聚天地元气,演化出一方棋盘,横平竖直,纳天地与棋局,镇压万道,束缚万物。

    击杀苍夜,陈铮煞威凌凌,泣血刀猛地一声惊鸣,赤光冲霄。身与刀合,斩天绝地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宁完我封地锁地,禁绝万物的一招,在陈铮这一刀之下,轰然碎裂。劲力反冲,宁完我当场吐出了一口鲜血,眼中露出了惊骇之色。

    “三十六计,走为上!”

    苍夜已死,只剩他一个,绝不是陈铮的对手,宁完我转身就逃。

    “现在才逃,晚了!”

    突然一道寒光从天而降,就听到“噗哧”一声,宁完我被一刀辟成两半,血溅四方。一道黑影由虚化实,露出陈铮的身影。

    四周观望的人一片骇然,刚才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所有人都没有看清楚,宁完我是怎么死的。只见一道寒光出现,然后宁完我就被劈成了两半,没有丝毫的抵抗力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刀法?”有人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看清,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咱们怎么办?”其中一人心虚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撤!”

    呼啦一声,围在周围的十多名武者,瞬间消失了一大半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