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已隐隐猜出这名男子是谁了,不敢再逞强,施展身法,夺命而逃。(书=-屋*0小-}说-+网)

    “嘿,跑的到是挺快!”

    看到陆萍儿借着他的一掌之力,一瞬之间就逃出十几丈外,男子讶然失色。陆萍儿的修为只比他了一筹,一心想逃,他也可奈何。

    “妖女留下吧!”

    就在男子放弃追击陆萍儿,转身欲走时,突然一道大喝传来。

    “张博萬的声音!”

    男子眼中露出一丝笑意,真是柳岸花明又一村,突然一晃,好似踏浪而行,顺着山峰滑出,冲向张博萬。

    话说,陆萍儿摆脱碧游宫的高手,慌不择路,向着神女峰下逃亡。刚到半山腰,心神猛地一颤,一股危机感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不等她反应,一道银光穿破了浓雾,急刺而来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这一道银光,好似一条剧毒的银蛇,蛇信吞吐着,惊的陆萍儿冒出一身令汗。

    她本就被刚才的男子一掌打伤,情急逃窜之余,突然刺来一道寒芒,又快又急,哪里躲的及。

    只见,寒芒如流星坠落,“噗”的一声,直接刺入她的胸膛。冰冷的枪尖,穿透她的心脏,一道海啸般的真气,在一刹那间就震断她的心脉。

    陆萍儿双眼中透出不可置信的目光,嘭的一声,被枪尖挑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张博萬收回银亮枪,兀自不相信,这妖女竟然被他杀死了。陆萍儿向来见势不妙,转身就逃,惜命的很。如今,死在太容易,倒让张博萬生出一丝不真实感。

    就在张博萬呆愣之际,突然一道异种气机从陆萍儿身上飘出,融入他的体内。这道气机,如深渊般,深不可测,飘渺虚幻。内敛到了极点,气机蕴含着一丝天人之境的武道意境,乍然而逝,张博萬脸色上露出惊喜之色。

    “莫延昭以自身气机凝炼的名额?没想到这容易就被我得到了,真是踏破天险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!”

    就在他陷入惊喜与不可思议之际,突然一道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恭喜师弟,没想到这妖女竟然被你所杀。”

    刚才的男子从浓雾之中走出,一身玄黑的长袍,中等身高,相貌普通。身上透出一股如大海般的气息,滔生滔灭,令人不敢小觑。

    “赵师兄!”

    张博萬惊讶的看着来人,连忙拱手施礼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是来追杀这个妖女的吗?”

    面对这位赵师兄,张博萬不敢有一丝怠慢,收起亮银枪,走上前来,恭声询问道。此人就是金鏊岛碧游宫的首席弟子,姓赵,名公明。

    是不是很熟悉?

    碧游宫曾有一名前辈,于远古年间得道,名震九天十地。碧游宫中有一本异志录,就有这位前辈的描述。

    赵公明本来不叫这个名字,听闻这位前辈的事迹后,就把名字改成了赵公明。

    当初,他只是碧游宫很普通的一名外门弟子,把名字改了以后,许了沾了这位前辈的一丝余泽,奇遇连连,最终成了碧游宫的外门大师兄。

    “这妖女狡猾之极,竟借我一掌之力逃走。没想到终究还是死在了师弟的枪下,也是她气数已尽,命该如此。”

    目光落在陆萍儿的尸体上,赵公明叹息一声,而后对张博萬叮嘱道:“你得了十八名额之一,必成众人目标。我要去会一会道玄与王守仁,恐怕对你照顾不周,你要小心!”

    张博萬自信满满道:“多谢大师兄关心,我有几名同伴,个个修为不俗,便是道玄亲自出手,也绝对讨不了好。”

    这句不是吹牛,自从离开碧游宫,张博萬的修为提升极快,尤其经过神都一番龙争虎斗,突破桎梏,晋级后天十一层,先天化境以下能对他造成伤害者,已然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你心里有数就行!”

    赵公明点点头,没有再说什么。他一眼就看出,张博萬今非昔比,便是他自己出手,十几招之内,也无法奈何对方。

    “祝大师兄旗开得胜,小弟先告辞了。”张博萬双手抱拳,朝着赵公明一拱,转身向神女峰下急掠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时,神女峰上,十八名额的争夺战进入白热化。没有掠到名额的人,纷纷出手,围杀向争得名额的人,整个神女峰乱成一团,已经分不清敌我。

    陈铮得到掠到一个名额,就要转身离去,突然一道劲风扑面而至,苍夜的身形出现,双手握剑,一记凌厉的剑光斩出,剑光碎裂天地,向着陈铮扑杀而来!

    “陈铮,交出名额!”

    不等苍夜杀到跟前,又一道人影扑过来,手中一柄铁尺,划出道道寒光,直接向着陈铮袭来。

    尺度游走,寒光纵横,好似一名国手落子,为陈铮布下一道劫子。

    “理宗?”

    陈铮脸色微微一变,这等匠气十足,一招一式,规矩森严的武学,天底下只有理宗一家,别有分号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陈铮一掌拍出,分别击向苍夜与理宗弟子,运起鬼影无踪身法,暴退数丈之外。

    “渔阳候果然不凡,难怪能让东林书院百年布局,毁于一旦。”理宗弟子,身穿一身儒士服,手中一根戒尺,也不知用什么材料打造,通体乌光,似金非金,似木非木。

    “阁下是为东林书院出头来了?”

    陈铮手按刀柄,眼中闪过一道血光。

    苍夜先不提,与他两度交手,虽然差他一筹,但绝非弱手。眼前这位理宗弟子,一根戒心,横平坚直,法度森严,比之苍夜丝毫不差。

    “在下理宗宁完我,见过渔阳候!”

    “宁完我?”

    陈铮皱起了眉头,这个名字很熟,似乎在哪里听过,但他就是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正是在下,候爷交出名额,我与苍兄绝不为难于你!”

    宁完我一副胸有成竹,吃定你的样子,陈铮不由冷哼一声,暗运白白骨阴风诀,“呛”的一声,拔出泣血刀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一道血河悬挂,阴森冰寒的气息扑天盖地,血浪之中,杀气凝如实质,形成浪滔,陈铮一丈之内,生机绝灭。

    “好恶毒的魔功!”

    宁完我脸色猛地大变,露出骇然之色。举起戒尺,一道乌光挥出,轰向陈铮。苍夜不甘示弱,诛妖剑斩出,剑光妖异,杀机浓烈,与宁无我一左一右,夹击向陈铮。

    “来的好!”

    陈铮冷笑一声,催动真气,人与刀合,好像一条游龙般,迎向二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