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八名额出现,悬浮于神女峰上移动,道玄是第一个反应过来,直接施展绝世身法,一步千里,缩地成寸,冲向峰顶。(书=-屋*0小-}说-+网)

    惜花公子很倒霉,没想到神女峰有森空之术,刚腾空而起,就被拍到地上。比惜花公子更倒霉的还有十几人,滚地葫芦般从山峰上滚落,一时之间,惨叫连声。

    “各凭手段,抢倒之后马上汇合,以防被围攻。”

    班濯与胡一飞有些性急,飞身冲到神女峰下。有了惜花公子与十几名武者的教训,紧贴地面,箭一般窜向峰顶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陈铮不甘落后,鬼影无踪施展出来,猛地化作一道黑影,融入黑暗之中。身形一闪之间,已经到了神女峰的半山腰。

    咝!!

    眼尖的武者看到陈铮一闪之间,就跟瞬移般,无视空间,直接现身于半山腰,不由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“好快的身法,那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!”

    陈铮动作有些慢了,等到到达峰顶,早就有人抢先一步,争夺起名额。尤其是道玄,伸手一捞,一道气机被他抓住。

    “放下名额!”

    突然一声厉喝,一道身影冲向道玄。

    “不自量力!”

    道玄后退一步,右手朝前一划,以指代剑,一道剑气迸发,斩向来人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血光溅射,这人惨叫一声,从峰顶摔落,竟连道玄一招都接不住。

    正逢陈铮冲到峰顶,看到道玄大发神威,眼中闪过一道血光,心中暗惊:“这是一个劲敌!”

    十八个名额眨眼之间,就被人掠走一半。陈铮施展鬼影无踪身法,融入黑暗之中,身如鬼魅般,在峰顶急掠,追踪名额气机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抢到了!”

    忽然,精神感应之中,一道气机向着陈铮飘移过来,陈铮大喜,瞬间从原地消失,冲了过去。就在他距离名额还有一丈远,一道人影从地面窜起,抓向飘到他头顶的名额。

    也不知莫延昭使了什么手段,无形无质的气机,竟然凝聚成了实质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到手的鸭子,被人截了胡,陈铮眼中闪过一道厉色。猛地加速,左手成爪,施展出鬼爪手,五指手指之上,劲气喷吐,在空中划出五道凌厉的气劲,罩住此人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五指好似百炼精铁钢,直接在对方面门上抓出五个血洞。

    嘭!这人一声不哼,瞬间毙命。陈铮伸手朝着名额捞过,实质一般的气机,穿过他的手掌。

    “咦!”

    察觉到体内的真气微微一动,融入这道气机之中。沾染了陈铮的气息,这道气机好似一道光标般,环绕着陈铮。

    “这玩意怎么收起来,总不能一直这样吧!”

    看着环绕不息的气机,沾染了他的气息后,呈现出一道灰蒙蒙之状。陈铮此念才生,这道气机融入他的身体,毫无阻碍的进入他的识海之中。

    白玉门突然一震,放出一道灵光。察觉到这一道陌生的气机,直接把它镇压起来。

    随着名额渐少,在场的武者全都急了,纷纷爆发出了自己最强的实力,冲向剩余的名额,甚至向着得到名额的下手。

    刚才名额出现时,道玄反应最快,第一个冲向峰顶。陆萍儿反应也不慢,紧随其后。等她抓到一道气机时,后面的武者还在数丈之下呢。

    这一道气机主动融合她的一丝真气,气息变化,环绕在好的身周。心中念头一动,气机钻入她的识海之中。

    此时,她的眼中露出了一丝不敢置信之色,她都做好了两手空空的准备,没想到竟会这么容易就得到了一个名额。

    她可是记的清楚,前半个月,各大高手为了清场,减少竞争地手,以及混水摸鱼的人,大肆杀戮,光是半步先天的武者,在短短半个月就被杀了几十位。半步先天以下的武者,身陨落者更是不计其数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念头一转,陆萍儿的脸色猛地大变,这是成为从矢之的了。她可没有自信在十几名后天十层以上的高手围攻下,能够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一想到被十几名半步先天围攻,陆萍儿的头皮就一阵阵发麻。此时,逃离神女峰,才是最要紧的。

    陆萍儿迅速收敛气息,隐身于浓雾之中,朝着神女峰另一个方向急弛而去。

    “交出名额,饶你不死!”

    突然一道厉喝声传来,一名皮肤黝黑的男子挡在陆萍儿的身前。

    陆萍儿皱着眉头打量着眼前的男子,对方浑身气息如大海,潮起潮落,一股沛然难敌的气势向她压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碧游宫的弟子?”

    这名男子有些不耐烦了,他来晚一步,十八个名额,已经各有其主。正准备寻找一个目标出手掠夺,没想到陆萍儿运气太差,竟然主动送上门来,不抢她抢谁!

    “六欲合欢宗的妖女!”

    男子眼中闪过一道厌恶之色,魔道八派之中,他尤其对六欲合欢宗与七情迷乱谷的弟子最讨厌。这两大宗派的弟子,生活作风一向不检点,全无一丝羞耻之念。

    若只是这样也就罢了,人家的作风如何,跟他一文钱的关系都没有。

    但六欲宗与七情谷的功法,损人不利己,多以他人为炉鼎。碧游宫的弟子,到了神都才短短十来天,就有数名弟子被夺去了修为。成了废人。

    “嘻嘻,郎君是碧游宫中哪一位?今夜月朗星稀,打打杀打多无趣,不如随奴家去喝一杯酒,共度良宵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对方的脸色猛地一沉,凌空一掌拍出,浓雾荡漾,瞬间爆发出了一股极强的劲力,轰向陆萍儿。

    “不知好歹,当老娘好欺负的!”

    陆萍儿轻步摇晃,闪身而避,一口短剑从袖中滑出,迎着对方的掌劲,一剑斩出。

    哧!

    男子的掌劲被一剑切开,陆萍儿带起一道香风,刺向对方的双眼。

    无视短剑的锋芒,男子一掌落下,对着陆萍儿轰来!

    瞬息之间,一道海啸般的声音传出,浑厚的掌势排山倒海,凝成一道浪滔,轰隆隆巨响,压向陆萍儿。

    强悍的掌劲,让四周的空气都变的粘稠起来,压的人喘不过气来,陆萍儿的脸色猛地大变,直接被一掌轰飞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一口鲜血喷出,陆萍儿脸色白纸,眼中透出惊骇之色。当世之中,能一掌重创她的人不计其数,但同辈之中,绝对不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