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个酒肉和尚是从哪里冒出来的?”

    紧随班濯其后,胡一飞瞪大了眼睛,吃惊地看着胡吃海喝的神秀,露出一副世界末日的表情。

    琉璃净土非常低调,很少在世俗露面。大离皇朝也有许多寺庙,但多数都是一群吃斋念佛的和尚,“爱惜飞蛾罩纱灯,打地恐伤蝼蚁命”,连只鸡都不敢杀,一日三餐全是吃素,有些和尚从出生到死,连油腥味都没有闻过。

    乍然遇到一位荤素不忌的和尚,画风之美,让胡一飞有些无法接受,以为遇到一只假和尚,关键是这个和尚长的比他还要帅,这就让人不能接受了。

    “这厮不会是个花和尚?”

    面对胡一飞的猜疑,陈铮起身把二人让到卓前:“来来来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位是琉璃净土的神秀。”

    看到神秀抓着一只鸡腿正是嘶咬,陈铮的脸色猛地一黑,没好气地叫道:“你能不能先别吃,又没人和你抢。”

    “他平时不是这样的,马就在前往仙人渡,可能是太紧张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没关系,我最喜欢这种豪爽性子的人了。”胡一飞提起卓上的酒壶,冲着神秀大叫:“咱是神刀宗的胡一飞,人称不二神刀,杀人不用第二刀。初次见面,我先干为黄敬!”

    神秀嘴里寒着一大块鸡肉,都不能说话了,端起酒杯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多了两个人,这点餐食明显不够,陈铮便吩咐伙计加餐加酒,四个人围着卓子吃的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陈铮放下酒杯,突然对胡一飞问道:“你不是与无极星宫的司徒晴朗混在一起吗,怎么今天有空来我这里?”

    陈铮不问还好,他一问胡一飞就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“别提了,这厮跟稷下学宫人混到一块了,一副穷酸的样子,老子看不惯就不陪他们玩了。”

    胡一飞的性格太跳脱,一副逗逼的样子,陈铮能想到,他与一群书呆子混在一起的样子。道不同不相为谋,勉强相处,也不会太愉快,读书的心思百转千回,什么时候被卖了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离开也好,免的今夜咱们成了竞争对手。”陈铮安慰道。

    陈铮话刚出口,班濯就掀起了胡一飞的老底,口无遮掩道:“他哪里看不惯人家才离开的,是被理宗的人给坑了。昨晚若不我出现的及时,今天咱们就要去给他收尸了。整天哟三喝五,不着四六,被稷下学宫的人给卖了挡成,差一点被瘟都渊的人给毒死。

    是我背着他逃了一命,你看看,现在眉心还有青色,余毒未解呢。”

    “神经刀,你再敢胡说,信不信爷爷把你的舌头的割下来!”

    被掀老底,胡一飞恼羞成怒,猛地一拍卓子,冲着班濯喝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怕你不成,来来来,跟爷爷大战三百回合,谁先认怂谁就是孙子。”班濯针逢相相对,一点都不吃亏。

    “呛!“

    忽然拔刀出鞘,就向院子里走去。

    “胡闹,干什么,对人没看到,自己人先打起来了。精力没地方发泄了吗?”

    突然一道厉喝声传来,顾轻舟出现,身后跟着两男两女。

    “表哥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班濯把刀归鞘,讪讪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陈兄不会怪我不请自来吧?”

    张博萬龙行虎步,提着一杆丈二亮银枪进来。在他身后跟着的是秦珂琴,天命教的妖女魏笑笑,以及一位脸色乏青的男子。

    陈铮的目光从张博萬的身上扫过,感应到地方身上的气息,轻咦了一声道:“好家伙,你吃春药了,这才多长时间,你的实力竟然到了这种地步?”

    张博萬的气息,如大海潮浪,前浪涌后浪,滔滔不绝,气势不衰。浪滔之下,隐藏着一股让陈铮都为之吃惊的气机,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张博萬似乎很失望的样子,叹息一声道:“本想给一个大惊喜,没想到陈兄比我更进一步,惊有了喜却没了。不过这是好事,若以咱们以前的实力,恐怕连神女峰都上不去就被干翻了。”

    顾轻舟脸色也透着一丝凝重之色,道:“我见到太一道派的道玄了,还有稷下学宫的王守仁!”

    稷下学宫虽显学,学宫弟子行走世间,入则为相,出则为士。其中尤以王守仁最有名望,被誉为“圣人之姿”。

    如此一名不弱于费无忌的高手,陈铮自然听说过的,微微一皱眉道:“实力如何?”

    顾轻舟沉声道:“很强,圣人之姿的美誉当之无愧。我跟他没有交手,只是以气机相互试探一番,距离先天化境,只差临门一脚。精气神完美融合,咱们在座的几个人,单打独斗,恐怕有几个人是他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厉害?”

    班濯惊呼一声,有些不相信。

    他已非吴下阿蒙,自信就算面对贾臻,也能支持不败。突然冒出一个什么王守仁,顾轻舟竟然说没有是他对手,班濯有些不服气。

    陈铮突然说道:“以他的实力,还要争夺名额吗?”

    “王守仁不需要,不等于稷下学宫不需要。今夜争夺战,不止是王守仁来了,当世十八家绝顶宗派,除了贾臻,拓拔寒,费心忌三人,各派的首席弟子都会出现。”

    一直没有开口的青面男子,突然插嘴道:“神刀宗的断天涯,七情迷乱谷的惜花公子,也都在神都现身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与二人交过手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但我见到断天涯与惜花公子交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师兄也来神都了?”

    胡一飞脸色猛地一变,露出一丝凝重之色。断天涯乃是神刀宗的首席弟子,名声不如贾臻,但实力绝对不弱。

    “一刀斩天涯,一刀斩神魔”,天涯说的就是他自己,这可是一个狠人。

    “水来土屯,兵来将挡,有什么好怕的,咱们也不弱。”班濯大大咧咧的叫道,“来来来,喝酒吃内,吃饱喝足才有力气砍人。”

    亥时二更,仙人渡已经有着不少的武者在此,神女峰好似一柄插天神剑,耸立在大地之上。

    十八名额将在神女峰现世,经过半个月的清场后,有资格来争夺的武者已经差不多全都汇聚于此。

    当然,还有许多混水摸鱼的人,抱着鹬蚌相争,渔翁得利的心思,想着各大派的弟子们两改俱伤。

    凡够资格争夺十八名额者,无一不是修为达到后天十一层的武者。这么多的高手云集在此,半步先天之下的武者根本就不敢靠近神女峰附近。

    将近半个月的厮杀,不知有多少的成名高手被杀,在神都折戟沉沙,一世英名化作无有。谁都不敢保证,这些高手不会再来一次清场。

    吃饱喝足,养足了精神,陈铮一行人来到仙人渡,参与争夺名额的人已经来了大半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