早晨,从秦珂琴的居所出来,陈铮与顾轻舟分道扬镳,回了酀州会馆。(书^屋*小}说+网)

    神秀正在做早课,端坐在椅子上,左手盘着一串佛珠,念念有词。卓子后面,相距不远处是床榻,榻边放着一个火盆,火红的木炭把整间屋子烧的温和之极。

    床榻上躺着一个人,正在晕睡之中。

    看到陈铮进来,神秀从椅子上起来,道:“陈兄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高权没有大碍吧?”

    陈铮走到榻前,伸出两根手指搭在高权的手腕上,皱起了眉头。对方的气息微弱,经脉多数断裂,尤其腑脏间盘居着一股异种真气,比之他的先天白骨真气尤胜三分。而且,这股异种真气与高权的血神真气相融,根本不受他的指挥。

    “我已为他服下了琉璃净土的秘制丹药,小还丹。不出三日,他体内的伤势就会恢复,只是腑脏中的异种真气与他本身的真气融合,无法祛除,只能靠他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陈铮点了点头,把手指回来。琉璃净土的小还丹,疗治内伤天下一绝。净土中的僧侣外出救死扶伤,身上常备此丹。只要带有一丝生机,就能借助此丹吊住一口气息不灭。其功效远超黄泉魔宗的九转熊蛇丹。

    相传,琉璃净土还有一味大还丹,生死伤肉白骨,就算是一个死人,只要身体尚有余温,死亡时间不超过一刻种,都有把对方从死门关中拉回来。

    “大恩不言谢!”

    陈铮起身,对着神秀拱手谢道。

    “陈兄言重了!”

    神秀连忙闪身躲开,婉拒陈铮的谢意。二人不说生死之交吧,也算是并肩作战过。虽然份属正魔两派,但交情不在身份贵在心意。

    当当当……

    突然一阵敲门声,会馆的一位伙计进来,看到陈多与神秀时,神情猛地一怔,连忙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“小的见过候爷,宗人府派人给候爷递了一张名贴。“

    伙计袖口中滑出一张紫金色的贴子,躬身递到陈铮面前。

    接过名贴,看到上面的落端,竟是老宗正的印章,陈铮突然问道:“宗人府的人呢?”

    “送来贴子后就离开了,临走前叮嘱小的,转告候爷不要过了午时。”

    掏出一绽银子打赏了伙计,陈铮盘坐椅子上思索起来。

    今天是惊蛰日,名额争夺战就在今晚,这么一个敏感的日期,宗人府竟然给他发了贴子,老宗正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

    “你觉的宗人府有什么意图?”

    神秀知道陈铮除了黄泉魔宗的弟子外,还有一个身份乃是渔阳候,而且擅自动兵,占据了德阳府。而且,渔阳候府一直在扩军备战,不断蚕食渔阳郡。现在几乎占据了整个渔阳郡,成了名副其实的军阀番镇。

    “我也猜不透宗人府的意图,不过争夺战马上就要开启,陈兄身份非同一般,宗人府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,对陈兄不利。陈兄大可以放心前去,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呢。”

    神秀的分析很有道理,虽然以霍正襄为首的理宗势力对他喊打喊杀,但这么长时间,莫氏朝庭对他都无动于衷,想必是默人了渔阳候府的举动。

    话说,酀州地处边垂,天高皇帝远,莫氏就算想插手,也是鞭长莫及。天下乱象已现,对于莫氏最重要的事情,不是收拾山河,而是全力帮助莫延照开辟洞天成功,给自己留一条退路。

    巳时过半,陈铮离开酀州会馆,乘坐马车前往宗人府。

    沿玄武天街,进入皇城,拐入一条白石路上,不过一刻种就到了宗人府门前。

    门前两座石兽,姿态狰狞,漆红的大门紧闭着。

    陈铮令车夫返回会馆,上前叩动门环。三声响过,“吱呀”一声,大门响运,从门缝里钻出一个脑袋。

    看到陈铮时,连忙出来行礼:“见过候爷!”

    这人正是上次接待他那位小吏,陈铮递上名贴,在小吏的带领下,到了宗人府的园子里。还是第一次见面时的阁楼,不过却多了一名身着官袍的陌生人。

    “是渔阳候吗,下官礼部员外郎,莫少聪!”莫少聪上前一步,冲着陈铮拱手作揖,先行行礼道。

    莫氏皇朝施行的是九品制,礼部员外郎只是五品官阶,而陈铮的渔阳候爵位乃是超品。依照官场级别,莫少聪要先对陈铮行礼,这是规矩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莫大人,幸会!”

    陈铮拱手还礼,客套道:“莫大人来宗人府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“下官要恭喜候爷了!”

    “何喜之有?”

    莫少聪脸上笑出一朵花来,嘿嘿道:“陛下亲笔签写丹书,又赐铁券,首下官亲自交付候爷手中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陈铮眉毛向上一挑,果然是意外收获。连忙向着莫少聪拱手道:“果然是件喜事,劳烦莫大人亲跑一趟,是陈铮之过。”

    “启禀候爷,老宗正在云台阁等候二位大人。”

    莫少聪闻言,连忙说道:“莫要让老宗正等候太久,我等这便前去。”说罢,朝着陈铮示势,引着陈铮往云台阁行去。

    莫氏皇朝鼎立,高祖皇帝赦命,由宗人府督造云台阁,开国功勋亡故,请灵牌入内,受皇家香火,誓言与莫离共享天下气运。

    第一位勋贵即位,都要到云台阁拜祭前人,在高祖与开国功勋的见证下,继承爵位。

    此例延传数百年,到了现在,只剩下仪式了。

    云台阁座落于宗人府东南,与皇城的天坛同在一条子午线上。九层白玉石铺设的底座,用白玉栏杆围绕,合共九层台阶。

    云台阁分三层,取天地人三才之意。最上一层,供奉玄武大帝;第二层,拱奉历朝先贤;第三层才是开国元勋。

    此刻,老宗正一身玄黑礼袍,头戴冕冠,七道流苏垂落,手执圭板,肃立于云台灵位之下。

    十二根手臂粗的檀香燃起,十二道清烟袅袅升空。

    灵位下的祭台,摆放着丹书铁券,一只黄金盆,一块白绫。

    “见过老宗正!”陈铮上前行礼。

    老宗正神色肃穆,面无表情道:“莫要误了时辰,沐手净衣!”

    不待陈铮反应,莫少聪便到了祭台前,取了一根柳枝,从黄金盆中沾了水,在陈铮身上排打着。

    陈铮沐手,莫少聪递来白绫。

    仪式简单,却肃穆无比。

    莫少聪从怀中掏出圣旨,高声唱道:“渔阳候世子,陈铮接旨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