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三日不见,当刮目相看。本以为上次武罗发威,你已身受重伤,销声匿迹了呢。没想到再出现时,就大发神威,连先天化境都你斩落刀下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!”

    陈铮干笑数声,道:“师姐是怨小弟救援来迟吗?”

    秦珂琴哼了一声,朝着程婕走去。

    “程妹妹,你的伤不要紧吧?”

    程婕还处于震惊之中,朱子文的死对她的震动之大,不异于天崩地裂。

    她在东林书院出生,从蹒蹒学步时就知道了朱子文的威名,可是说是听着朱子文的威名长大的。而今,她眼睁睁的看着朱子文被杀,心中神话破灭,让她有些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堂堂的先天化境,竟然死在了三名后天境手中,难以置信,让程婕如坠梦中。

    在这个宗师不出,先天成为传说,半步先天就能撑起一片天的时代中,朱子文的死,亚于在镜月湖中丢下一颗炸弹。

    “程婕!”

    看到程婕两眼发直,目光呆滞,好似魂魄离体一般,秦珂琴猛地推了她一把。

    “啊!”程婕惊叫一声,魂儿入体。看着朱子文的尸体,心中打翻了五味瓶一般,百般滋味齐出,喃喃自语道:“死了吗?”

    “死的不能在死了,这回你不会再担心失怕了。”

    秦珂琴在她肩膀上拍了拍,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刚说完,秦珂琴就咳嗽起来,声音带着一丝沙哑,好似上火发炎了。但在程婕听来,却让她脸色微微一变,连忙搀向秦珂琴,急声问道:“秦姐姐,你受伤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大碍,调息一晚上就好了!”

    秦珂琴满不在乎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此地不宜久留,咱们还是回会馆再说吧!”

    今天晚上,似乎很不平静,到时都有厮杀。陈铮催促一声,把一众血衣卫挥退。

    “去我那吧,会馆里人多眼杂,并不安全。”

    秦珂琴忽然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对着朱子文的尸体看了一眼,四人运起轻功,飞速离开镜月湖。

    狡兔三窟,秦珂琴在神都的秘密据点不止一二个。并不是上次去过是丝绸店,而是一座平民小院。

    落入小院中,陈铮眼中闪过一道异色。三间正房,两侧各有两间厢房,门口种着一棵榆树,是个很普通的小院。前后左右,整个街坊都是类似的格局。

    也不知秦珂琴是什么时候置办的这处秘密据点,隐于市井,丝毫不引人注意。

    进了房屋后,先是为程婕止血治伤,敷了金创药,内服一粒丹丸,程婕靠躺在一张绣床上,催动真气融解药力。

    陈铮、顾轻舟与秦珂琴三人围坐在一张红木卓前,各自倒了一杯茶。

    “今晚颇不平静,到处都是厮杀,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秦珂琴“哼”了一声,冷哂道:“清场子罢!明天是惊蛰日,十八名额出世前,把神都清理一遍,若能乘机把竞争对手斩杀,最不济也要赶出神都,是最好不过的事情。明天晚上的争夺战,人数越少越好,最好只有十八人,不用争斗,一人一个名额,皆大欢喜。”

    听到秦珂琴的话,陈铮皱起了眉头,道:“这段日子,各派各宗厮杀的很惨烈吗?”

    “惨烈?”

    秦珂琴很不屑的冷笑一声,道:“程婕,你认识了吧?在你失踪的三天后,若非程婕妹子相救,你今天就只能到我的坟头去看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这么严重?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一惊,秦珂琴的修为之深,在陈铮未作突破前,已是后天十一层,筑基圆满。竟有人让她导致险死之境,实在是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敖烈死了!”

    秦珂琴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陈铮猛地跳了起来,似被五雷轰顶,震地他三魂离体,七魄飞天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与敖烈交过手,但他初入阴风山,就经常听到关于敖烈的种种传说。森罗万象功,威力无比,演化森罗地狱之象,被称为“幽冥地狱在人间的行走”。

    曾经制霸阴风山,占据外门十大弟子之首,威风八面,独领一代。之后,费无忌得天人境绝世高手看中,逆势而起,横扫寒冰狱三层九关,威压阴风山,敖烈才被取而代之。

    费无忌在阴风山称尊,弗敢不从的时期,依然不能彻底压服敖烈,由此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如此英才,称一声天之骄子,也不为过,竟然死了。

    “敖烈怎么死的,谁能杀了他,是先天化境出手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也太看轻当世十八绝顶宗派了。”

    秦珂琴瞥了陈铮一眼,嗤声冷笑说道。

    顾轻舟放下手中茶杯,微微叹了一口气,道:“我派的仝亮也被杀了,就连高诚也被重伤,若非退出神都,恐怕已经身死道消了。你失踪的这段时间,各宗各派死的高手死了很多,也有许多新崛起的高手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争夺战,必定厮杀惨烈,也不知又有多少人死去。”

    顾轻舟叹息一声,轻抚着天心剑。与他同一时期崛起的高手,这一段时间中死掉的太多了。让顾轻舟颇有一种长江后浪推前浪,前浪死在沙滩上的感触。

    “淘强汰弱,胜者为王败者寇。被人杀了,只愿自己学艺不精。”秦珂琴冷哼一声,所谓的天之骄子,死了也只是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“明天争夺战,你若能助我夺到一外名额,必有想像不到的好处。”秦珂琴忽然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费无忌闭关阎浮洞天,放弃名额,难道这个名额没有落在别人身上了?”陈铮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金雀儿!”

    听到金雀儿的名字,陈铮不再言语。攻打化德府,覆灭田氏一战,陈铮见过金雀儿,很活泼的一个小姑娘,背景也是吓人的很。

    若能得到金雀儿背后修罗殿的好感,陈铮不求太多,只要修罗殿能为他说一句公道话,对陈铮进入黄泉洞天,融练天脉之气,将是一个极大的助力。

    经历一夜激战,三人闲谈片刻后,各自闭目打坐,恢复精力。房间之中,一时之间陷入了寂静之中。

    三人潜藏在毫不起眼的民居之中,浑然不知今夜的神都,风起云涌,刀光剑影,彻底变成了一座杀戮之都,修罗地狱。

    明天天一亮,也不知有多少的名震一时的英才,如慧星般殒落,又有多少的少年骄子踩着他人的尸骨而崛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