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玄心奥妙诀,以己心代天心,天心一击!”

    顾轻舟默念剑法口诀,一道蒙蒙剑光腾空而起,罩向朱子文。凝如实质的剑势,透过无量时空,遥遥锁定了朱子文,只要对方稍有异动,就将引来的雷霆一击。

    秦珂琴不甘示弱,修罗阴煞功运转到极限,一道修罗杀意激发而出,煞气环绕,秀发飘扬,身体悬离地面一尺,好似一位绝世魔女,从修罗地狱之中走出。

    朱子文心神猛然示警,心头蒙上一层阴影,好似大难临头,浑身汗毛竖起。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危险笼罩在身上,彻骨的寒意,让他心神为之一失,他嗅到了一股死亡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好邪门功夫,名震酀州的渔阳候,竟然出身于魔教,若是让外界得知,恐怕要惊起滔天骇浪。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头顶悬挂一道血河,冲天的杀气透顶而出。血河之上,血浪滔生滔灭,一尊面容模糊的神魔之影乍隐乍现。

    程婕目露奇光,透着极度好奇的目光,打量着陈铮。忽然扭过头,向着护卫在身边的莫离问道:“你们候爷藏的够深的,把全天下都给蒙在鼓中。”

    莫离摇头苦笑,不知如何回应她,只是说了一句:“姑娘惧言!”

    陈铮虽然经常闭关,少有露面,但手段阴狠毒辣,威权深入人心。凡是见识过景阳岗黑风寨中的血池,莫不敢对陈铮心存惧意。

    再者,毕竟是自己的主公,与外人讨论人主得失,非臣子属下所为。

    如今,陈铮一只脚踏入先天化境,白骨阴风诀的霸道终于显现,就连秦珂琴这个同为黄魔宗的骄女,也都震惊于陈铮的魔功。

    “好霸道的白骨阴风诀,好强的杀气。才不到半个月,他的修为竟至这一境界,恐怕比之费无忌也不差了。我这位师弟的身上果然有秘密。”

    不提秦珂琴等一众人的惊骇,陈铮催动白骨阴风诀勾动天地阴气,气息弥慢,所过之处,花草树木枯萎,全部被夺去了生机。

    如此可怕魔功,任是在场众人见多识广,只觉浑身发冷,心中惊起滔天骇浪。无论是血衣卫,还是东林书院的一干高手,全都远远退开。

    场面观战的人都心惊胆颤,身处其中的朱子文就更不用说了。

    阴邪森寒的气息不断侵入他的体肉,销融他的血肉,腐蚀他的筋骨,让朱子文全身变的僵直。

    就在他催动真气抵御阴寒气息的侵袭时,突然一道更加恶毒的气机扑来,直接冲入他的识海之中。

    顿时,眼前无数身影乱飞,尤如百鬼横行,阴气弥慢,鬼气冲天,竟被秦珂琴的煞气引动了无边的幻象。

    心灵之光,顿时蒙上一层阴影。

    三人第一次联手,数招之后,便配合默契。陈铮借助鬼影无踪的绝世轻功,催动阴气,干扰朱子文的气血运行;秦珂琴以修罗阴煞功聚敛无量煞气,冲击朱子文的心神;顾轻舟凝聚十二成功力,剑芒吞吐,杀招频出,给朱子文带去绝命一击。

    朱子文终于陷入险境,天伦剑法使的风雨不透,一团剑光罩住身体,左手凝聚全身真气,一掌拍出。

    才十几招,他就感觉到体内空虚,真气消耗过半,气力渐渐减弱。

    突然,血河倾落,血漫大地。

    陈铮身形猛的一闪,瞬移般,夹着一股凌厉的杀气劈向朱子文。

    刹那间,血腥扑鼻,朱子文双眼冰冷,脸色冷漠,一声清喝,剑光乍然爆发,轰向陈铮。

    “贼子受死!”

    陈铮把朱子文的注意引到自己身上,秦珂琴怒吒一声,修罗刃划出一道寒光,斩在朱文的后背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寒光入肉,修罗真气,夹杂着煞气好似绝堤之水,倒灌而入,轰入朱子文的体内。

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朱子文喷出一口鲜血,反身一掌,拍中修罗刃,把秦珂琴震飞。

    一刀斩在朱子文身上,先前受的闷气一泄而空。虽然没能杀了朱子文,秦珂琴依然如吃了人生果,浑身舒坦。

    噗哧!

    就在朱子文击退秦珂琴之际,一道璀璨的剑光,好似天外飞仙,穿越了空间,从朱子文胸口刺入。

    心口一阵绞痛,朱子文目眦欲裂,尽起全力一掌拍出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掌劲奔涌,顾轻舟猛地后退,突然一道赤光飞落,“噗”的一声,从朱子文的手腕落下。一道血光彪出,朱子文的左手齐腕而断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还没有感觉到剧痛,就见陈铮一掌印在朱子文的胸口,直接把他轰的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朱执事死了!”

    “跑!”

    看到朱子文被杀,围攻血衣卫的众多黑衣人,呼啦一下子全都逃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泣血刀归鞘,陈铮散去环绕在身体周围的阴气,平息真气。脑中回放着刚才与朱子文搏杀的过程,默默体悟着交手时的感受。

    先天化境对武学的运用,与后天境完全不同。晋升先天后,心灵之光彻底凝为实体,由炼精化气步入炼气化神的阶段,精气神融合,每一击都带有浓郁的各个风格。

    “以神驭气,以心驭武,运用之妙,存于一心!”

    想到朱子文每一击都毫无征兆,心之所在,攻之所至。连陈铮的鬼影无踪都能被提前预料到,颇有一种先发置人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或许,我可以试着以神驭气,说不定能找到精气神三者融合的契机。”

    以神驭气,每一招一式,都包含着精神异力,敌人受到攻击时,还要承受着心神的冲击,武道之势的压制。往往一成功力,能发挥出十分效果。

    先天五成的修为,对于陈铮三人而言,并非高不可攀。但朱子文却能以一敌三,初始甚至略占上风,就是因为对方的精气神融合,心神敏锐,心神意相合。

    心中意起,身体已经做出反应。

    尝试着勾通心灵之光,以心灵引导真气运行,而后驭使武学。真气刚出经脉,还未走出十二正经,猛地一滞,逆乱而冲,陈铮闷哼一声。

    好似老牛推车,真气行走之间,晦涩无比,稍不留心,就会形成反冲。

    “陈兄,你受伤了吗?”

    顾轻舟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陈铮摇摇头,收敛心力,让真气退回丹田。这里不方便,等到返回酀州会馆再尝度,慢慢琢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