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愧是渔阳候,深藏不露,竟把所有人都骗了。”

    陈铮冷哼一声,他修为大进,刚才一战连热身都算不上。如今,正好拿朱子文当作试刀石,检验一番自己。

    “田氏余孽,不在老鼠洞里好好藏着,还敢招摇过市。”

    一甩手中泣血刀,“嗡”的一声,赤光暴出,陈铮猛地从原地消失,再出现时,已至田伯钦跟前。

    赤光之中,杀气暴露,把个田伯钦骇的面色大变,连忙向朱子文求救:“朱执事,救我!”

    “贼子放肆!”

    朱子文勃然大怒,催动真气,一道剑气向着陈铮轰击而去。

    “嘿嘿,等的就是你!”

    鬼影无踪神秘莫测,凭着陈铮现的修为施展出来,瞬间化作一道影子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剑气落空,朱子文脸色微变,陈铮的身法之快,比之鬼魅都过胜过三分,只一瞬间就失去了对方的身影。

    此子修为高深,气息如渊,一旦晋升先天化境,必将一飞冲天,绝对是一个祸害。必须乘其大势未成之时,以除后患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就在他分神之际,一道赤光从眼前滑过。近乎偷袭一般,刀过无声,让朱子文大吃一惊,暗道一声不好,连忙后退。

    一刀落空,陈铮不以为然,先天五层的高手,若是这么容易就被他伤到,那才叫奇怪呢。

    不过,输人不输阵,看着朱子文后退,陈铮嗤笑一声:“东林书院,不过如此!”

    朱子文气的肺都要炸了,面色阴沉。这一刀虽然没有伤到他,却令他颜色大失。堂堂的先天化境,竟被一位半步先天逼退,虽然这名半步先天的实力惊人,已经堪比先天化境。

    但别人不知道,只会为他朱子文浪得虚名,东林书院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朱子文眼中爆出一道骇人的寒光,瞪着陈铮厉声喝道:“小子口出狂言,给我去死!”

    朱子文一声厉吼,凌空一道劲风裂破,杀气腾腾,右手持剑,左手出掌,一道刚猛阳的大手直接拍来,浑厚的掌劲喷涌而出,直接向陈铮头顶拍下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一旦被这双手掌拍中,必然是脑浆迸裂的局面。

    铮!

    泣血刀暴出一团赤光,刀身上扬,刺向对方的掌劲。同时,左手施展鬼爪手,五指成爪,一道阴气汇聚在手掌间,抓向朱子文的长剑。

    “好胆!”

    朱子文大叫一声,一掌击中泣血刀刀身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陈铮的身体猛地一沉,石板路面被踩碎,双脚陷入土中,齐脚而没。

    朱子文狞笑一声,长剑回旋,左手又是一掌拍下。掌风呼啸,庞大掌影从天而降,对着陈铮头顶拍下。

    “嘿!”

    陈铮的脸色微微一变,猛然横移。对方掌劲浑厚,剑法凌厉,硬拼绝非对手,只能采了游斗之法,先消耗对方真气,再伺机而动。

    就在陈铮横移三尺之外,本以为躲过了朱子文的剑法掌劲,没想到朱子文突然诡异无比的一转,也不知用了什么身法,胳膊忽然化为一条灵蛇,直接挡在陈铮闪身之处。

    嗤啦!

    剑光挥过,直接切下陈铮的一片衣角。

    “咝!”

    陈铮吸了一口冷气,鬼影无踪的身法施展到极限,左冲右突,左掌施展鬼爪手,爪影满天,一道道凌厉的爪劲,撕裂了空气,发出尖锐的啸声,刺耳难听。

    右手挥刀,一道血光斩出,就是一道血河悬空而挂,杀气冲霄,一股绝灭万物之意境从血河中透出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魔功!”

    天地阴气汇聚,在陈铮头顶形成一团灰白的雾气,因为天黑,只能看到一团阴影。阴森冰寒,竟让镜月湖边结出一层冰霜。

    这股阴森冰寒的气息,损人气血,坏人形体,端的恶毒之极。

    “我来助你一臂之力!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不是对手,顾轻舟大喝一声,一道剑光斩出,直扑朱子文面门。

    “一起出手,斩了这个恶贼!”秦珂琴娇吒一声,运转修罗阴煞功,无边的煞气汇聚于修罗刃上,冲击向朱子文的识海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陈铮移形换位,泣血刀无声无息间,向着朱子文的后颈斩落。

    叮叮叮!

    朱子文剑光护体,一剑点在泣血刀上,击退陈铮,侧身横移,左手推出一掌,击溃了秦珂琴的煞气。长剑回转,与顾轻舟的长剑撞击在一起。

    身体猛的一晃,就觉一道凌厉的剑意混合了真气,侵入他的体内。先天真气催动,冲向这道真气,突然发出一声闷哼。

    这一道真气竟在他的体内爆炸,震的他的真气一阵浮动,双眼之是暴出一道寒光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天心剑,不愧是玄天剑派的嫡传弟子,玄心奥妙诀名不虚传。”

    陈铮被一击击退,脸色有些难看,合三人之力,竟然才与对方堪堪战平。

    如今的他,今非昔比,距离先天化境只差临门一脚,自信不弱于普通的先天高手。而顾轻舟在这段时间内,亦是实力大进,比之陈铮并不弱多少。

    就连秦珂琴的修为也同样提升迅速,只看她刚才独战朱子文,伤而不死,便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三人合力,阴神境宗师级的高手不出,足以在神都横行。

    如今,面对朱子文,竟然是战了一个平手,理宗绝学非同小可,难怪当年的朱子能够纵横天下,横压一世。

    理宗的天伦剑法,顺天应人,精妙绝伦。一剑即出,就如天规人律,困守人心,好似一道牢笼。当年的朱子,施展此剑法时,凡是道理不如他者,皆逃不脱他的剑法牢笼。

    而今,这门在朱子文手中施展出来,虽与朱子相差十万八千里,但也让三位绝世骄子不敢有丝毫大意。

    “此人的修为,已经臻至罡气境之下的极限。大家小心了!”

    顾轻舟面色凝重,自他出道以来,朱子文是第一个能以剑法把他击退的人。理宗的天伦剑法,绝不逊色于他的玄心剑法。

    “今日必斩此人!”

    陈铮就地一闪,鬼影无踪运到极限,整个人如幻如虚,虚实难辩,十几道影子围着朱子文四处乱飞。一缕缕阴气环绕着他,在朱子文惊讶之中,泣血刀刀走无声,一道刀光自无数影子中飞出,无声无息的斩向了朱子文的喉咙。

    杀生刀法,奇妙绝伦,阴狠毒辣,刀刀不留余地。无可匹敌的杀气被他敛于刀锋之上,刀芒吞吐间,让人汗毛乍立。

    臻至后天圆满的白骨真气,比以往更加精纯,一丝气机外溢,就让周围的温度骤然下降,脚下结出一层冰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