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妖女可恶!”

    被陆萍儿摆了一道,紫郢被气的面容扭曲,大骂一句,忽然十指弹动,双手交叠而出,一道紫网卷住班濯的风电刀,身形猛地一退,飞身而起,追向苍夜。

    “小子休走,再吃班大爷一刀!”

    班濯运起轻功,就向对方追去。

    “不要追了,此人与紫星河关系非浅,就卖紫星河个面子。”顾轻舟突然阻止了班濯,开口求情道。

    “紫星河?”

    班濯恍然而悟,忽然脸色大变,愤愤骂道:“这厮与紫星河是什么关系,难道是兄弟?紫星河怎么会有这种兄弟,与魔道中人混在一起,真是难大罗天派丢尽了脸。”

    这话打击面太广,连他自己都骂进去了。顾轻舟与神秀更是满头黑线,目光不善的看向班濯。

    “哎呀,胡一飞约与见面,我都忘了。”班濯猛地一拍额头,惊叫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先走了!”

    丢下一句话,班濯直接闪身走人。

    “没有受伤吧?”没有理会走人的班濯,顾轻舟看向神秀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南无药师王佛,小僧无碍,调息一晚就能恢复。”神秀单手竖掌,口诵一句佛号。看向陈铮的目光,放出一道异光。

    “多日不见,陈兄的修为更加深不可测了。恭喜陈兄,先天可期!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陈铮拱手还礼,大笑道:“神秀师傅的禅功亦越发精纯了。”

    三人一番寒暄,向着酀州会馆而去。

    今夜一战,苍夜一行人损失惨重,折损两大高手。对于木驼的死,苍夜并不放在心上,不过是瘟都渊的一个叛徒,就算现在不死,等到明天争取名额后,苍夜也会击杀此人,给瘟都渊一个交待。

    但是被陈丰尧在酀州会馆击杀的荧惑神府的弟子,令苍夜心痛无比。荧惑神府一向神秘,同为魔道八派之一,却独往独来,从不主动现身。

    苍夜好不容易搭上一条线,没想到被陈铮所杀。

    此时已近三更,除了风月场所,神都街上空无一人。三人相携走上玄武桥,刚至桥中间的拱顶,就看到桥头躺着一人,似乎受了重伤,吸收若有若无。

    “高权!”

    陈铮惊呼一声,闪身冲到桥头,把高权扶起来,逆转真气,运转血神经心法,一道真气渡入对方体内。

    高权呼吸渐重,连忙对着陈铮说道:“候爷,快……快去救莫统领,秦小姐与莫统领被……在镜月湖被人包围了……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高权挣扎着,一句话说完后,猛地吐出口血,晕死过去。

    “镜月湖?三更半夜,他们跑到镜月湖干什么?”陈铮心中一惊,对顾轻舟与神秀说道:“劳驾二位把他送到酀州会馆,我去镜月湖救人。”

    顾轻舟眉头一皱,道:“敢包围秦姑娘,绝对不是普通人,我陪你一起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陈铮点头应道,叮嘱神秀把高权护送到酀州会馆,陈铮施展鬼影无踪身法,向着镜月湖急速赶去。

    镜月湖,神都三山水一,位于东南,怀濨山相邻。风景优美,沿湖岸遍植奇木异树,邀一二朋友,泛舟湖上,吟诗作词,品酒赏夜,最受文人墨客喜欢。

    本是一处风花雪月,宁静幽美的地方,如今箭拔怒张,斯文尽失,变成厮杀的修罗场。

    湖边,静月塔,是神都九景之一。

    此时,静月塔下,数十名武者惨烈厮杀。

    血衣卫阵形收缩,极力保护着中间的一位女子,退到了静月塔之下。

    “妖女,把人交出来,再答应退出神都,我就饶你们一命。”田伯钦手持叛官笔,指向秦珂琴,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丧家之犬,敢指着姑奶奶,找死吗?”

    秦珂琴脸色惨白,恶狠狠的盯着田伯钦身边的一位中年文士。“他日本姑娘必定踏平东林书院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妖魔邪道,人人得而诛之。”中年文士冷笑一声,手中长剑猛地向前一指,双眼放出一道寒光:“程婕,束手就擒,说出量天尺的下落,跟我回书院认罪,说不定还能留你一命。如若不然,我就要清理门户了!”

    “朱子文,你敢杀我,程伯伯是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    朱子文冷哼一声,不屑道:“程聿自身难保,以为托庇于天王府就能安然无事了吗?出卖书院的人,就算是躲到皇宫,也难逃一死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,跟他们拼了!”

    秦珂琴调色调匀气息,催动修罗阴煞功,一道寒光劈出,杀向朱子文。

    “区区半步先天,也敢跟我动手。”

    朱子文面色阴鸷,露出一丝冷笑,一道剑气挥出,长剑如流星,向着秦珂琴刺来。

    剑气如霜,把秦珂琴笼罩,一道剑光击溃秦珂琴的刀光,精纯的先天真气沿着兵刃侵入秦珂琴经脉之中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秦珂琴喷出一口鲜血,身体猛的后退,施展出流云飞袖的功夫。

    滋滋滋!

    剑气纵横,直接斩碎了她的袖袍,一片片碎布片随风而落,秦珂琴乘机退向静月塔下。

    “想退,问我吗?”

    朱子文厉喝一声,腾空而起,长剑划出一道闪电,冲向秦珂琴。

    “哼!你是什么东西!”

    突然一道身影幻化,挡在秦珂琴面前。赤光腾空,从天而降一道血河巨浪涌向朱子文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朱子文凌空翻过一个筋斗,落在地面上,面色阴沉。

    “朱子文在此擒拿东林书院叛徒,识相的就退开,若不然,莫怪朱某不留情面。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现身,秦珂琴脸色露出一丝惊喜,提醒他道:“小心,此人是先天五层的修为。”

    田伯钦同样脸色大变,双目透出恶毒的光芒,恨不得食其肉,寝其皮。毁家灭门仇,不共戴天。冲着朱子文尖声叫道:“此人就是陈铮,朱执事切不可放过他!”

    朱子文眼中闪过一道异色,向着陈铮打量起来。

    自从覆灭田氏,陈铮之名震惊酀州。对于陈铮,朱子文只闻其名,如今见其人,亦不由在心中暗赞一声,果然是人中之龙,气度不俗,尤其对方的修为,更让他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“先天化境?”

    朱子文惊呼一声,马上摇头:“不对,精气精没有融合,只是一只脚跨入先天之门。”

    便是如此,也让朱子文吃惊不已。

    陈铮周身气机时隐时现,深如渊海,普通的先天一二层武者都不是他的对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