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!何人如此大胆,居然敢到我闻香院闹事?!”一名锦衣中年男子一脸威风凛凛的模样,身后四五名健壮武士跟随,看着屋里屋外一片狼籍,不由怒喝道。

    闻香院是泾阳城数一数二的销金窟,背景深厚,即使泾阳府的太守也不能这么明火持杖的打砸。没想到一个野小子就敢来这里闹事,闹事则罢了,还打伤这么多人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福大爷,是这小子不分青红皂白的硬闯进来,还说我等逼良为娼。”

    “福大爷,今个儿可不是咱们兄弟闹事,是别人来找茬子。”

    被称作“福大爷”的绵衣中年男子脸色猛地一沉,对着班濯厉喝道:“哪来的野小子,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,给我将他抓起来!”

    班濯冷笑一声,面对包围上来的四五名健壮大汉,全无惧色。

    “一群土鸡瓦狗,班大爷便是把你们这里拆了又能如何!”

    福大爷眼神猛地一缩,心中一震,看来是遇到一条过江龙。这厮怕是外地来的,根本没听说过“福家”在泾阳城的势力。

    “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,便是泾阳城的太守见到福大爷也要礼让三分,你是什么身份,敢在这里大言不惭。”福大爷身后的武士忽然厉喝一声,举刀就向班濯斩来。

    区区一名后天七层的蝼蚁,竟敢对他动刀子,简直就是鲁班门前锯大树,关公面前耍大刀,自不量力。

    班濯连脚都没移动,微微一抬头,连刀带鞘砸向对方。

    嘭!!

    就见一道身影飞起来,撞碎了门窗摔在院里,然后就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嚎。

    后天七层的武者,放在泾阳城已不是算弱手。想当年,陈铮刚起家时,也不过大小猫三两只。被班濯轻描淡定间击飞,福大爷的脸上瞬间罩起一层寒霜。

    “什么福大爷,福小爷,不过是个破落户而已。便是袁氏尚在,班大爷也不惧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说到班濯的话,齐齐变色。

    这是故意来找茬的,所以才会对福家这么了解。

    作为泾阳城的土著,屋中众人自然知道福家的底细。袁氏当权时,福家的大小姐嫁入袁氏,成为袁氏二公子的正室,福家由此水涨船高。

    如今,袁氏覆灭,渔阳候陈铮并没有搞株连,故尔福家让出部份利益,借着从前的余荫,依然是泾阳城有数的豪族。

    不过,随着渔阳候的统治日渐稳固,以前与袁氏相近的豪门世族已经是可预见的衰落。福家也是秋后的蚂蚱,过不了几天好日子了。

    “好胆!”

    福大爷被说到痛处,脸上浮出一团青气,飞身扑起,一掌拍向班濯。

    这位福大爷倒也不是一无是处,身轻如燕,飞窜如鹞,轻功身法已入一流之境。班濯见之,眼中露出一丝异彩。

    他生平最得益之处,一为刀法,二为轻功。

    “先天化境,难怪这么有底气。”

    班濯惊诧一声,依然不动不摇,以掌代刀迎向对方。

    咔嚓一声脆响,绵衣中年男子发出一声惨嚎,手腕被班濯一记掌刀斩断,从半空中坠落到地,痛的满地打滚。

    “哼,好大的出息,以强凌弱,这几年在青云宗就学到这些本事吗?”

    就在班濯得意洋洋,想到说得瑟几句时,突然一声冷哼传来,对他冷嘲热讽。班濯脸色骤然一沉,大喝道:“哪个王八蛋敢讽刺班大爷,出来让班大爷砍上三刀。”

    “好大的口气!”

    刚才的声音再次响起,猛地一道身影闪过,众人眼睛一花,就见一位青年站在屋子里。身材修长,站如直松,一口长剑负于背后。剑眉星眸,目光如电。席间的一位公子哥与青年的目光相撞,忽然发出一声惨叫,两只眼睛好似被刀子剜进去,痛的他双目流泪,什么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“我的眼睛瞎了,我什么都看不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班濯厉喝一声,他凶威犹在。这一声厉喝如打雷,震的这位公子哥全身一抖,不在嚎叫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!”

    班濯没皮没脸的凑到青年面前,干笑数声,“表哥,你怎么也来了泾阳城?”

    青年不是别人,正是顾轻舟。

    他与陈铮吃酒听曲,突闻隔壁传来呼喝打斗声。听出是班濯的声音,便身形一闪,翻墙越门过来,然后就看到班濯正耀武扬威,又有十来名健汉躺在地惨叫,脸色顿时一沉。

    堂堂阴神境的武道宗师,竟然欺负一些先后天的武者,太丢人了。连他都觉的脸上发热,把全下的宗师的脸面都丢尽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王八蛋嘛,什么时候成了你的表哥了?”顾轻舟阴阳怪气,没好气的瞥了一眼班濯,夹枪带棒道:“顾某可不敢高攀,怕班大爷砍上三刀呢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这厮就是个没皮没脸的,对顾轻舟的嘲讽充耳不听,抵近到顾轻舟面前,肩膀轻轻碰了一个顾轻舟,陪笑道:“表哥大人不记小人过,何必这般讽刺。”

    班濯说着,伸出胳膊揽住顾轻舟,豪气道:“走,咱们吃酒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拉拉扯扯,跟我来吧!”

    顾轻舟甩脱班濯的搂揽,从怀中掏出一绽金子,扔给福大爷,道:“这绽金子就赔偿了。”

    开门做生意,讲究是的和气生财。作为闻香院的财主,他自然知道顾轻舟与陈铮就在隔壁吃酒,连忙点头哈腰,把顾轻舟送出院门。

    福家就如王小二过日子,一天不如一天。把顾轻舟笑脸相送出门,丝毫不提陈铮。

    “表哥,你现在学坏了!”

    出了院子,又拐进另一座院子,听到屋里传出琴声,班濯齐眉弄眼,冲着顾轻舟怪叫一声。

    “什么玩意!”

    顾轻舟冷眼瞥了班濯一下,一句话都不想跟他说。这厮岁数越大,越没个正形。跟他走在一起,顾轻舟觉得丢份儿。

    堂堂的武道宗师就是这么个德性,简直不成体统。

    “你不在青云宗待着,跑到泾阳城干什么?”

    泾阳城是陈铮的地盘,如今全天下的人都知道,陈铮与青云宗不合。

    幽州是青云宗的地盘,酀州是陈铮的地盘,二者相邻,水火不容。双方一旦向外扩张,必有一战。

    班濯做为青云宗的弟子,于情于理,都该避避嫌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班濯冷哼一声,满不在乎的说道:“青云宗都快成了贾致的一言堂了,我待在那里干什么。听说陈铮要与费无忌决战,我是特意赶来为他站台的。”

    “狗嘴里吐不出象牙。”

    顾轻舟彻底无语。

    站台这个词是能随便用的吗?

    “先别管什么象牙,表哥你怎么也来逛青楼,难道是开窍了?”班濯一脸好奇的模样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