魏笑笑轻吸一口气,微有波汤的心情刹那间平复下来,达至止水无波的境界。开弓没有回头箭,今夜不是你死就是我亡。何况,就算她想走,还要问问陈铮答不答应。

    此刻最需要做的就是齐心协力,谁都不能产生侥幸心理。决意不借一切,以命相搏,或许还有一丝生机。

    就在魏笑笑决定后,冷雨的声音忽然响起:“青云宗冷雨见过陈候爷,若冷雨胜个一招半式,还请候爷高抬贵手。若冷雨战败,在场诸人的生死皆由候爷处置。”

    “冷师兄!”

    丁勉脸色猛地一变,朝着冷雨喊道。

    不只是丁勉,魏笑笑、邋遢道人,受伤的摩云,齐齐看向冷雨。

    “冷雨,修行的是青云宗的斩我明道诀,以一招之差败于贾臻,曾在青云宗外门之中排名第二。”

    顾轻舟轻声说道,一开口就把冷雨的底细泄露了。

    陈铮闻言皱起了眉头,一招之差败于贾臻,此人可不觑。难怪口出狂言,单人只剑挑战自己。

    陈铮不会因为一招击败摩云,就觉得自己无敌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顾师兄,冷雨这厢有礼了!”

    听到顾轻舟的话,冷雨再不能装作不认识,冲着对方作了一个道揖。

    “好说,好说!”顾轻舟拱手还礼,诧异的问道:“你怎么眼他们混到一块了?”龙不与蛇居,冷雨的名声不如贾臻,甚至可以说是名声不显。若非他与班濯的关系,也要忽视了此人。

    名声不显,不等于身价低。

    于现在的冷雨而言,他只是潜龙在渊,在不远的将来注定要飞龙在天,名震天下。或许此次,他走出青云宗,就是他扬名立万的开始。

    很不幸,陈铮成了冷雨成名的踏脚石。冷雨更不幸,他挑错了对象。

    顾轻舟已在心中作出决定,一旦冷雨失败,舍了自己这张老脸,也要保他安全。不是他偏向谁,而是冷雨的背景很不简单。

    这年头,想要出人头地,扬名立万,没点背景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不难理解!

    能在年青一辈中出头,追上老一辈,甚至把老一辈的人远远的甩在身后,有且只有两种人。

    一种是出生不凡,背景深厚的人;一种是天生大气运,具有大毅力的人。前一种人是主流,后一种人是特例。

    顾轻舟一语道出冷雨的身份,让除了丁勉之外的所有人都大吃一惊。青云宗仅次于贾臻的人物,不就是说对方是青云宗青年一辈的第二人物。

    随之,包括魏笑笑在内的所有人,看向丁勉的目光充满了责问。

    即使是合作伙伴,就该坦诚相见,冷雨的身份又不是见不得人,为何对他们隐瞒。难道是看不起他们,还是另有图谋。

    丁勉也很无辜,隐瞒冷雨的身份又不是他的主意。冷雨开口了,丁勉怎么敢拒绝。

    虽然同为十大弟子,可排名第一与排名第十能一样吗?

    就如同贾臻,丁勉虽为十大弟子,可他在贾臻面前炸刺吗?

    冷雨的名声不显,光芒被贾臻遮掩,几乎变成隐形人。可若有人就此轻视他,绝对会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。

    本来对冷雨擅作决定的众人,得知冷雨的真正身份,瞬间打消了心中的不满。

    得知冷雨的身份,陈铮再不理会其他人,眼中爆起慑人的血芒,射向岸上的冷雨。这人太会隐藏自己了,可能是被贾臻的光芒遮盖太久,若非顾忌轻舟提醒,连他都要被隐瞒过去,只当冷雨是与摩云等一样的货色。

    如今,冷雨暴露,陈铮再打量他时,便发现了异常。就像一柄藏在剑鞘中的宝剑,锋芒收敛,宝剑未出鞘时,谁也不清楚它的成色。但宝剑就是宝剑,与凡兵俗铁不一样,一旦它的神奇被人知道,再低调的剑鞘都不能收敛它的锋芒。

    只凭着收敛自身锋芒,不显于人前的神奇手段,便可看出冷雨确已臻至阴境境中第一流。

    陈铮不怕对手强大,就怕对手太低能。做了半年的农夫,种了半年的菜,他已经沉淀下来,锋芒尽敛,化作一口拙刀。

    在与费无忌决战之前,他需要几位够分量的对手,以磨炼自己的刀锋,让他重新绽放出绝世锋芒。

    如今,冷雨自动送上门来,让陈铮无比欢喜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有两个惊喜,一个是故友相逢,另一个就是冷兄。”陈铮足踏水面,脚下水波荡漾,映衬着他飘飘欲仙,恍如神仙。

    冷雨一手握着剑柄,眸中闪过一道异色,道:“与陈候相遇,于冷雨而言,亦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情。陈候对于冷雨刚才提议,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陈铮没说答应,也没说不答应。他心里明白,自己答应不答应都无关紧要,冷雨是一位高手,一位不弱于自己的高手。陈铮相信,即使贾臻、费无忌一流,遇到冷雨也会很头痛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一位高手,即使自己获胜,也要付出一定的代价,除非顾轻舟出手,不然根本留不下魏笑笑等人。

    所以,他答应不答应,没有任何意义。

    冷雨的外貌绝不超过三十,若非一张驴脸,他本应该是一位很英俊的人。尤其是冷雨的眉毛,以及眼睛,是陈铮见过最难忘的。

    眸光如利剑,要把人的心剜出来,透出一股别样的魅力。

    陈铮踩着水面,似缓实快的往冷雨迫来,并不见其运劲作势,一阵阴森至邪的气机铺天盖地的涌过来,把冷雨完全笼罩。

    冷雨心神晋入止水不波的境界,催动明我斩道诀,六识提升至巅峰的状态。然后迈前一步,声音铿锵有力,道:“陈候功参造化,冷雨必尽全力,剑下必不留情。”

    当即横移一步,跨到河面之上,一股森森锋芒的气机割裂虚空,化作无孔不入气芒不断消融着陈铮的气机。

    锵!!

    二人同时一动,刀剑齐出。

    一抹皓洁剑光破空而去,却见一道血河凭空出现。滔滔血河,与河水连接,阴气如雾,隔绝了周围百丈的元气。

    如此邪恶妖异的刀法,冷雨从未碰过。

    铮!

    泣血刀搅动水汽,化成漫空血色晶芒,暴风骤雨般往冷雨洒去。好看至极点,也可怕至极点。刀剑相触,泣血刀沾之即走,划过一道半孤,聚集全力,一击斩向冷雨。

    双方气机转换,招式变化,圆润无碍,不给对方丝毫机会。

    陈铮变招,冷雨也跟着变。

    岂知他才变化,一股阴寒之气化为韧力惊人的缠丝,把他手中长剑缠个结实。如同陷在蛛网之内,要把他牵扯进去。

    冷雨不退反进,借势加速,催动剑芒刺入陈铮营造出的刀网中。“嗤嗤”剑啸,直刺入罗网核心。

    陈铮眼神微微一缩,错身避让,撤去了刀网。

    冷雨的剑法确实高超无比,似乎有未卜先知之能,竟准确无比的找到他刀网听唯一破绽。

    泣血刀凝聚的寒潮,有若破出缺口的洪流,阴森寒气弥漫。血河凝缩,化作一条血线,划过虚空,再次斩落。

    这一刀算不得陈铮巅峰,但绝对投入他全部心神。

    刀法普通,刀意不凡,直接锁定了冷雨,不给对方任何躲避的空间。这一刀只能硬拼,一旦冷雨躲避,就会落入下风,迎来陈铮疾骤雨的攻击。

    冷雨大笑道:“来得好!”

    千万点剑雨,倏地消失无踪,变回一柄长达四尺半的利剑。冷雨脚踏禹步,侧空挪移,长剑闪电刺出,分毫不差的点在陈铮的刀尖处。

    这一份眼力准确得教人难以相信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冷雨全身剧震,长剑轻轻一震,没有感受到任何的冲击压力,可让他脸色大变的是,胸门处却像给重锤轰击一下。

    阴森冰寒的气劲,直接侵入体内,经脉欲裂,气血要被冻僵。若非他心志坚毅,竭力抵抗体内的阴寒之气,好不容易才驱逐出去。只是在他胸前,一层白霜凝结在衣服上,散发着极冻之气。

    三招之内吃个大亏,让冷雨心神剧震。以他的剑道修为,本不该如此。

    冷雨—声冷哼,催动斩我明道诀,一棵剑心与天地相融,剑法全力展开,驱走侵体的阴寒之气,旋即一动,挥剑往陈铮面门划去。

    “当”!

    陈铮横刀封挡,招式朴实无华,已达大巧若拙之境。

    长剑砍中刀背,骤然一道血光闪过,森寒的气劲撕破空气,直接摧杀而来。冷雨猛地一顿,就见一道掌印印在胸前。

    “哇”的一声,喷出一口鲜血,冷雨往后疾退。

    陈铮得势不饶人,收回左手掌,挥出竖劈,斩向冷雨的胸膛。凌厉的刀劲,斩破空气,化作一道血色流光,如影随形,冷雨不仅没有拉开距离,反而被追上来。

    别看他吐出一口鲜血,实则并没有受太重的伤。只是陈铮出掌太隐蔽,几乎没有给他反应余地,同时也把他逼的陷入被动之中。

    冷雨是借着陈铮一掌后退,身下是河水,承受不住太大的力量。一旦用力太猛,必然沉入水中,反而更危险。

    进不得,退不走,别无他法,冷雨在身前布下一重一重的剑劲,以阻截对手的乘势追击。

    那知陈铮并没有一意追击,前行一丈把冷雨逼到岸上,便昂立不动,只以神刀遥指着他,一副轻松的神态。

    冷雨退到岸上,双脚踏实,剑尖轻颤,挽起一道剑花,反指陈铮。二人气机相冲,不断蓄势,准备接下来的雷霆一击。

    “陈候刀法高明,教我意外。冷某自修行以来,从未遇上十合之将。今日却被陈候的刀逼的狼狈不堪。不过,冷某却不会认输,接下来一剑陈候要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冷雨精气神逐渐集中在手上的长剑,眸中精芒电闪,剑芒吞吐,已化作一道青芒激射而来。

    这一剑看似平平无奇,实则暗蕴无穷变化,剑意充塞宇宙。没有滔天的气势破碎虚空,只是长剑所出,他的周围好似变成了真空。

    突然,一团剑花如盛开的鲜花,缤纷异彩。

    嘭!!

    剑花炸裂,化作无数寒芒,笼罩向陈铮。

    “好剑法!”

    陈铮大喝一声,腾空而起,刀光如练,同时的收敛了气劲。身刀合一,如游龙升天,不断绞灭着围攻而来的剑芒。

    夜空之下,清河之上,两道人影闪跃腾挪,鏖战不休。

    双方以快打快,见招拆招,剑刃稍一触碰,即迅速错开。听不到刀剑交击之声,只有凌厉的刀气,剑芒在高速中切割空气,发出的咝咝声。

    忽地,二人闷哼一声,齐往后飞退。

    冷雨手中长剑遥指,左胁一道寸许长的伤口,鲜血淌出,染红半边衣袖。陈铮的刀芒极度锋利,相隔一尺之外,竟击碎了他的护体罡气,在他肋下留下一寸长伤口。

    阴森至邪的刀芒,包裹着一股冰冻之气,在他的经脉中肆虐。这还不是最严重的,令他变色的是,刀芒的蕴含的至寒之气,冰僵了他的气血,让他左半边身子麻木起来。

    冷雨不惊反喜,因为陈铮也受了伤。

    此时的陈铮,左肩上衣衫破裂,伤口入肉可见白骨。

    双方都受了伤,这一回合不分胜负。

    二人的伤口看着恐怖,却只是皮外伤。运指封闭伤口附近的窍穴气脉,止住流血。驱散了体内的异种气息,几乎不影响战斗力。

    陈铮心神与天地相融,催动白骨阴风诀,汇聚天地阴气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一道阴风席卷而来,陈铮主动进击,泣血刀循着一条直线,凌空下劈,惊人的刀气已完全把冷雨锁定,令他除硬拼之外,再无他法。

    先前二人并没有动用全力,还留有三分力。如今打出真火,全无保留,出招不留余地,非死即生。

    冷雨全身一震,长剑抖动,移形换位,长剑如影附形,对陈铮斩落的泣血刀视不见,长剑绕过刀芒,直刺陈铮咽喉要害。

    这是两败俱伤的打法,攻敌必救之处,围魏救赵。

    陈铮自不会让他得逞,鬼影无踪展开,忽的消失。刀光蜿转,从冷雨的眼前抹过。血色刀光一闪而逝,就如一道血红的闪电,速度又快又疾。

    往日里,陈铮施展这一招,几乎没有人能反应过来,就被割瞎了眼睛,刀气催入脑中,瞬间毙命。

    不过,冷雨不是普通人,修为只比陈铮稍逊,剑法更是超凡脱俗。眼前血光一闪,他就回剑而立,护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叮”!

    泣血刀与剑相击,一触即走。

    陈铮这一刀使用的是抹劲,并不蕴含太大的力量。被冷雨剑上的劲力反弹,无功而返。二人身影交错,再次遥遥相对。

    “冷兄剑法精绝,我若胜你,怕是要三五十招之后。”陈铮垂刀而立,对着冷雨叹息一声道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