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骨神君的灵光崩碎,精气变成无主之物,陈铮直接盘坐在祭坛旁边,对着神像吐纳,一缕缕阴寒气息袭卷而来,残留在神像上的道韵被他吸收,然后混同精气一同炼化。

    修为臻至阴神境,平常的呼吸吐纳,炼气打坐的功效大大折扣,甚至是没有了任何的效果。

    炼神不比炼气。

    炼气只是炼化天地元气,真气增加,修为也就增高了。炼神则不同,需要炼气化神。

    何为炼气化神,阴神不能直接吞纳吸收元气,所以要先炼化了元气,从元气中提炼出道韵,然后供给阴神吸收。

    要不说白骨阴风诀是绝顶功法,被列入黄泉魔宗大大嫡传功法之中。

    原因就在于,白骨阴风诀是一门直通天人境的无上功法。蕴养白骨精气,供给炼气,汇聚周天阴气,淬炼神韵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陈铮才能在半步先天时,凝聚了阴神雏形。

    从前修为低下,于武道修行懵懵憧憧。如今,陈铮凝聚阴神,度过风火雷三劫,单以武道修养而言,赞一句“宗师”并不过分。

    这就是阴神境被称为武道宗师的原因之所在。

    武道宗师不一定是阴神境,但阴神境必定是武道宗师。

    白骨神像经过魔神宫数千年的祭祀,凝聚出了灵光,其所显化的道则神韵,对陈铮而言,简直就是一卓美味大餐。只要吸收了这些道则神韵,陈铮有把握,必可把修为推升至阴神九重。

    相比陈铮的底蕴,以及在武道一途上的见识,无论是道玄等人,或是魔神帝都远远不及。

    看到陈铮盘坐在祭坛之下,只以为他被神像的灵光夺舍,生死存于一线之际;却不知,陈铮已经击碎了白骨神君的灵光,借机吞吐神像上残留的道韵,提升修为。

    魔头去死!”

    骤然之间,一声金刚怒喝,充满杀气的声音震荡地底。无穷无尽的元气、罡气混合起来,汇聚成了一股磅礴的浪潮,轰然爆发出毁天灭地的恐怖威能,直接轰向了魔神帝。

    出手之人,一身麻布袈裟,瘦瘦弱弱,如同风烛残年的老人,但所使的武功却阳刚浩大,带着一股金刚不坏之意。

    这是金刚宗的白象禅师,数十年精修的金刚力,能降龙伏虎。一举一动都有无穷的大力,即使以力量见长的斗战神在动手之时也绝对没有这样的恐怖威能。

    “魔神帝.......”

    道玄凌空而立,脸上带着不正常的苍白之色。显然在魔神帝的偷袭之下,受了不轻的内伤。遥遥祝看一眼端坐在祭坛下吐纳运气的陈铮,尤其是见到神像上的道韵在一点点消失,道玄心中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若是神像上的道韵被吞噬殆尽,陈铮既然比不上魔神帝,也能可与与他们全盛之时相抗。一个魔神帝就让人很绝望了,再出一个陈铮,九州虽大,哪里有他们的容身之地。

    如今,八大绝顶宗师,只剩他们三人,必须要拼命了。道玄默运太玄宫禁忌秘术,眸光之中人性皆失,充满了一种太上忘情的漠然味道。

    太玄宫被尊为天下第一宗,占据九州之中央,虽无皇帝之名,却有龙头之望。这一次围剿魔神宫,伤亡惨重,是他没有想到的。

    如今,道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,杀死魔神帝,哪怕同归于尽也在所不息。只要魔神帝一死,魔神宫群龙无首,就能给九州诸宗争取一丝喘息之机。

    而且,没有魔神帝这尊高手,魔神宫也就等于失去了镇压天下的实力。到时候,谁胜谁败还不定呢。

    所以,魔神帝必死,可能成为魔神帝第二的陈铮也必须死。

    呼呼……

    道玄宽大的袍袖挥舞,在白象禅师出手的同时,手掌之上浮现一只一尺高,上绘无数花鸟鱼虫,日月星辰的古朴小鼎。

    小鼎通体由青铜铸造,给人一种沉重、浩大、厚实的感觉。这是当年大禹皇建立地上皇朝,一统九州后所铸造的禹皇鼎,代表着大禹皇的权威,拥有不可神秘不可测的威能。

    铜鼎出现的刹那,恍然如将整个世界囊括在里面,时间任其操控,乾坤任其把玩一般。

    “当!!”

    一声鼎鸣,似有无穷魔力,震荡周围百丈空间,元气凝滞,好似洞中的一切都被接下了暂停键。

    “大禹皇鼎!”

    魔神帝心中念头微微闪动,魔神宫传承数千年,一直想要效仿大禹皇建立地上皇朝,自然对于大禹皇一切都熟悉无比。

    关于大禹皇鼎的传说数之不尽,极尽神话之能。

    魔神帝对这件代表着帝皇威权的神兵一直很感兴趣,如今终感受到这尊神兵的威力。

    鼎镇天地,只觉得周身元气凝固,任何动作都变得无比缓慢。在这种情况下,他便如一个腐朽的老人,行走蹒跚,动作迟缓。

    “魔头去死!”

    白象禅师与道玄配合默契,看到魔神帝被大禹皇鼎镇压,瞬间催动大金刚力,陡然速度暴涨,如一尊金刚神尊扑杀向魔神帝。

    轰.......轰!!!

    劲气爆裂,无时无刻都有无数道好似雷霆一般的元气炮弹在他周身炸裂。

    百丈之内,被暴虐的劲气撕裂。

    魔神帝头发飘飞,双目暴射出骇人的神光,浑身散发一股唯我独尊的气势,缓缓伸直两臂,摆出一式拳架子。

    面对白象禅师如金刚神尊一般的轰击下,直如亘古屹立不倒的神山一般!

    “好一个大金刚神力!”

    魔神帝仰天长啸一声,声音高昂而霸。魔神帝气机收敛,周身穴窍爆发出强绝之力,打破肉微身极限,冲破了道玄的封锁。

    拳意与血气混杂,磅礴的气势纵横数长空。浩瀚如天地宇宙一般的拳印轰在虚空之中,诸神朝拜,万魔俯首,骤然向着白象禅师轰去。

    这一拳凝聚他全部精气神,整个世界都好像被镇压,世界的一切都失去光彩。翻滚炸裂的空气,发出滔滔巨响,汹涌澎湃,势不可挡。

    面对这一拳,白象禅师面色大变,眸光透漏出一抹震惊之色。没有想到魔神帝竟然如此强横,竟能冲破了大禹皇鼎的镇压,爆发出绝强一拳。

    在这一拳之下,他竟然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惊悸,就好像这一拳之下会死去一般。

    “道兄,此时不出手,更待何时!”

    道玄猛然厉喝一声,周身“噼里啪啦”的炸响着,一道道血箭从窍穴中彪射出来。显然,在魔神帝冲破大禹皇鼎的镇压后,承受着极大的反噬。

    “杀!!”

    一声巨吼,虚空震动,两颗足足拳头大小的铁胆飞腾了出来,如同出镗的炮弹猛烈的向着魔神帝轰击过去。

    铁胆轰碎了虚空,打爆空气,发出雷霆一般的轰隆声。

    魔神帝拳势不改,照常轰击向白象禅师。头顶天门之中,陡然爆发出一道幽幽暗红的气机,挟着无滔的魔威冲击向道玄手中的大禹皇鼎。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四人全数全力出手,方圆数百丈之内,气浪翻滚,在四人无上的神通之力的碰撞之下,变得混蒙蒙一片,就连虚空都无法承受,破碎开来。黑色的空间风暴垂落,直接把白骨神像粉碎,罩向了依旧打坐吐纳的陈铮。

    一朵朵巨大的蘑菇云腾空而起,蕴藏着恐怖冲击波,直接把黑洞震塌。

    轰隆隆!!!

    巨石砸落,烟尘四起。

    “不好,地洞地塌了!”

    白象禅师面色剧变,大吼一声,催动大刚神力,凝聚一层护体罡衣向着天空冲刺。

    激烈的战斗余波,把陈铮从打坐吐纳之中惊醒。看到地洞塌陷,一派世界末日的景象,陈铮心中骇恐,慌忙催动鬼影无踪从原地消失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一阵地动山摇,磨盘大的巨石把祭坛砸的稀巴烂,碎石飞溅,发出尖锐的啸声。击打在人的身上,噗噗作响。

    “道兄!!”

    忽然一声惨呼,就见一道身影坠地,被一块巨石压在地上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我来缠住魔头,摩云宫劳二位照看一二!”

    巨石下的身影,发出一声厉喝。鼓动全身气血,气血爆炸,爆碎了巨石,带着一线疯狂与绝决之立意,冲向魔神帝。

    他的身躯被巨石重创,残破不堪。即使逃出阴神,也不过苟延残喘,不如与魔神帝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魔头,跟我一起死吧!”

    巨大吼声,从地洞中传出,响彻天地。

    “同归于尽,你想多了!”

    魔神帝冷笑一声,罡气遍布周身,震碎撞在他身上的落石,猛地一拳轰出。劲气呼啸而起,拳印如实质,轰在了对方的身上。

    咔咔咔……

    一连串的爆鸣声,就像在放鞭炮,轻脆的骨头粉碎声从摩云宫之主的口中吼出。刚刚从地洞中冲出的白象禅师,听到同伴的厉吼声,身影陡然一僵。

    “魔头,你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一股强烈不甘的意念猛地爆发出来,十里之内都能听的清楚,感觉到吼声中的浓浓不甘心。

    轰隆隆!!

    地面塌陷,尘土飞扬,一团灰色的蘑菇云拔地而起,以磅礴的劲气席卷下,形成沙尘暴,肆虐飞舞,笼罩了方圆二三里之内。

    地底之下,摩云宫主千锤百炼的肉身猛然膨胀起来,然后如同一枚巨大的烟花炸开。血肉喷飞,以他为中心的百丈之内,无数沙石,还是任何的一切在,全都化为无有。

    虚空被炸出一个十丈方圆的黑洞,无尽的吞噬力,吞噬着周围的一切物质。无数碎片爆射,虚空风暴肆虐天地,一团白玉般的光芒扩散。

    无论是飞射的碎石,还是肆虐的风暴,都在这团光芒之前都被湮灭之下不复存在。光芒扭曲变形,渐渐化作一道门户。

    突然,一道人影显化,跨入门户之内。

    “想跑!”

    浑身浴血的魔神帝冷漠一笑,眼中暴出狂喜之色,身形猛地飞起,向着光门冲过来。手掌一翻,拳意凝结,轰向跨进门户的人影。

    感受到背后传来的磅礴拳劲,陈铮冷嗤一声,另一只脚迈入白玉门。

    轰!!

    魔神帝一拳轰出,白玉门好似经受不住他的拳劲,轰然爆散,化作点点星斑玉光,消逝无踪。

    没有了白玉门镇压虚空,空间风暴再度肆虐,整个地底黑洞被破碎的空间吞噬。正朝着白玉门冲刺的魔神帝,没有丝毫的反抗力,被一股奇绝强悍的引力吸入空间黑洞。

    轰隆隆!!

    存在于魔神宫数千年的地底黑洞,被掩埋在一堆碎石之下。

    地洞上空,沙尘暴足足肆虐了一刻钟有余。等到尘埃落地,二三里之内不见任何活物,地表光秃秃一片,比被狗舔过还要干净。

    噗!!

    半空中,道玄脸色骤然一变,猛地喷出一股血雾,向着地面急速坠落。

    “道兄当心!”

    白象禅师惊呼一声,横跨一步,接住了坠落的道玄,缓缓落向地面。

    “道兄,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道玄施展太玄宫秘术,催动大禹皇鼎遭受反噬。从地洞中冲出时,又遭数块巨石撞击,他能坚持到现在,已经是玄功精湛,甚至是一个奇迹了。

    看到道玄面如金纸,不断的往外喷血,白象禅师脸色大变。伸手摸向对方的腕脉,脉动浮而无力,气血溃散,比之普通人都不如。

    “怎么伤的这么重!”

    道玄挣扎着起来,看向塌陷的地洞。只见那里一片狼籍,地面下陷一丈,变成一个方圆十来丈的地坑。

    “魔头有没有出来?”

    白象禅师摇摇头,道:“没看到出来,想必是陷于地洞中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咳……”

    连道三声好,道玄金纸一般的脸上浮显一团红润,然后剧烈咳嗽起来,带出一股股血液。

    “道兄且竭息一会儿!”

    正魔双方的大战,随着天塌地陷一般的惊变,早就停滞。魔神宫残留的高手皆尽逃走,但也不敢保证有人潜伏在暗处。因此,白象禅师不敢扔下道玄,陪着他盘坐在地,运功调息。

    这一战对于九州大陆而言,简直就是一场毁天灭地的浩劫。九大宗派经此一战,元气大伤,一蹶不振。无数中小门派烟消云散,传承断绝。

    至此,九州混乱,长达一千余年,史称“乱武时代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