消失在战场的陈铮,催动着鬼影无踪身法,横跨虚空,一掠百丈。“唰”的一声,一道破空声传出,就见虚空一道人影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“好浓郁的阴气!”

    看着灰雾翻滚,黑气成云。无数的怨气、戾气从一个巨大的黑洞中冒出山来。黑洞之中传出呼啸的阴风声。

    不等陈铮反应过来,骤然一股吸力把他从空中拽下,向着黑洞中坠落。

    陈铮不仅没有反抗,反而施一个千斤坠,加快坠落的速度。催动阴神。感应着黑洞中溢出一股熟悉的气息。

    这道气很微弱,却浩瀚磅礴,直接撼动了他的阴神,让他脑门像被一记重锤砸中,差一点心神失守,身体失衡。

    “这是白骨神君的气息,绝对错不了。”

    此刻,陈铮终于明白魔神帝口中的神尊是谁了。难以置信,魔神宫的传承竟然来自于白骨神君。想想不难理解,在九大宗派统治天下,垄断一切最高深的武道的背影下,魔神宫绝不会是石头里崩出来的。

    九州天下,所有人都想不明白魔神宫的来历,不知其传承渊源。故尔,魔神宫就像云遮雾罩,神秘莫测。

    陈铮猜测,怕是魔神宫都不知道白骨神君的真正底细。

    魔神宫传承数千年,白骨神君留下的底蕴恐怕早就被其消耗殆尽,这是陈铮最担心的。白骨神君陨落后,散于诸界的九道精气,对陈铮来说堪比传说中的九转金丹,是能让他突飞猛进,一步登天的机缘。

    他能在短短十来年的时间晋升阴神境,修为堪比阴神七重,白骨神君遗留于世的精气功不可没。

    而且,白骨神君的精气涉及到对方的后手,更关乎着天摩乌妃的成道,绝不容有失。外面,正魔两道厮杀,狗脑子打出了猪脑子。陈铮丝毫不理会,更不在乎谁胜谁负,他现在的目的只有白骨神君在洞中留下的精气。

    越是往下坠落,就越能感觉到黑洞下方的可怕气息。陈铮驾驭阴风包裹着身躯,凝聚罡气成衣,控制着自己的身躯不断降落。

    轰!!

    突然地动山摇,眼前金光闪烁,他的双脚狠狠地砸在地面之上。巨大的反震力,震他的筋骨发出噼哩啪啦的爆鸣声,仿佛全身的骨骼都断裂了。

    陈铮闷哼一声,胸口气血涌动,直冲咽喉,他的脸色青红变幻。“哇!!”一口鲜血喷出,体内涌动的气血方渐平复。

    作为魔神宫的传承源地,陈铮不敢有丝毫大意,心神警惕,感应着可能有存在的陷井机关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他刚要行走,突然一道可怕的气势朝着他涌过来。这股气势之强大,磅礴如海啸,以扑山倒海之势压了过来。渊深不可测的气机,浩渺广大,整个天地都无法承载,压的虚空“咔咔……”作响,好像下一刻,巨大的黑洞就会塌陷。

    四周黑漆漆一片,伸手不见五指。不过并不影响陈铮的视力,他的六识敏锐,又有虚室生白之神通,黑洞地底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黑洞地底,宽阔无际,更远的地方一片漆黑,看不到边。

    而距陈铮十多丈外,是一片骨海。

    陈铮大吃一惊,无法想象这里死了多少人,满地的尸骨。身上的衣物已经腐化,但尸骨依然光洁如玉,即使死去多年,依然散发出微弱的气势。

    这些尸骨的生前,绝非普通人。陈铮甚至能从这微弱的气势之中分辩出,这些尸骨生前绝对是武道宗师,甚至比一般的宗师都要厉害得多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魔神宫的历代高手都葬身于此了吗?”

    跨过骨海,走到地底黑洞的中心,同样的布局,熟悉的场景,陈铮看着眼前高达一丈的神像,矗立在地底黑洞之中。

    神像前是一方祭坛,雕刻的奇异纹路,神秘,玄奥,纹路中呈暗红色,一缕淡淡的血腥气从中飘了出来的。

    陈铮皱起了眉头,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。

    虽然无人提醒过他,但陈铮心如明镜。白骨神君所谓的后手,其目无非就是为了复活。其陨落后散落于诸界的九道精气,就是九颗种子,即是他复活的道标,又是他重塑神躯的引子。

    如陈铮前几次所见,白骨神君的精气融入神像之中,假借上古神魔,以武学传承迷惑人们地它进行血祭,呼唤冥冥之中的白骨神君的一丝灵性。

    陈铮看的清楚,纹路中的暗红色分明就是凝固了的血迹。再看眼前的神像,却是白骨神君的面相。

    独首三面,耳鼻眼分置三面,与他以前见过的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“果然如此!”

    感应着白骨神像的气机,陈铮微微叹了一口气。神像中的精气被一股混乱的意念以及磅礴的血气包裹着。

    而且,陈铮清晰的感应到,这些血气正在被精气吞噬。血气蕴含的怨气,被排出形成混乱的意念,在神象表面形成一层无形的防扩力场。

    所有靠近神象的人,都会受到这股意念的冲击,灵光扭曲,心灵堕落。最后,全身气血被抽离,变成与周围一样的白骨。

    不过,陈铮有白玉门镇压识海,灵光不受外邪影响,八风不动。任凭神象的意念冲击,神色如常。

    白玉门与白骨神君同出一渊,白骨神象上的意念不仅没有对陈铮造成影响,反而被玉门不断吞噬。

    这些意念化作厉鬼怨魂,妖魔鬼怪,显化于白玉门之上,对着白玉门内不断咆哮,似乎极度渴望进入门户之内。

    可惜,白玉门上毫光绽放,瞬间就把这些妖魔鬼魂全都净化,化作一道道灵光融入门户。

    越发玄奥,散着阵阵玄妙气息的白玉门,无数的符文在流动,毫光幻化,形成种种异象。

    嗡!!

    一声铮鸣,门户中冲出一道血芒,上下翻飞,左右冲突。在虚空中留下一道道血红的痕迹,锋芒森寒,突然咔嚓一声,悬挂于白玉门的正上方。

    白骨神象的意念冲入陈铮的识海,这道血芒就会发出一道刀光,斩灭入侵的意念。

    二者水火不相融,你冲我斩,最终被白玉门得了便宜。

    随着白骨神象中蕴含的混乱意念被陈铮融入白玉门,神像越发神异,一道幽光绽放,似乎冲破了某种束缚,直接冲出黑洞。

    陈铮脸色大变,“不好,坏事了!”

    白骨神像表面笼罩着的一层混乱意念被陈铮斩灭吞噬,气机冲破束缚,肯定惊动了外面交战的双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