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铮的白骨阴风诀大成,真气化风,聚散无形。对普通宗师而言,危险无比的劫雷,反而没有对他造成伤害。

    当劫雷侵入经脉,陈铮的真气瞬间化作阴风卷,无孔不入,一点点磨蚀着劫雷。陈铮身形微微一晃,劫雷被消磨炼化。

    一连九道劫雷,都没有对陈铮造成伤害,反而被他借机炼化,修为增长。陈铮非常兴奋地大喝一声:“再来!”

    天地似乎被激怒,响应他的声音。

    一道粗壮的雷霆落下,都比之前强了一倍有余,可媲美雷劫境全力一击,直接轰在陈铮的阴神上,打的阴神不断颤抖。雷光游离,溅到他的身上,以陈铮肉身的强悍,依然皮开肉绽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好一个雷劫!”

    大成的白骨阴风诀强悍无比,吸收澎湃的阴气,逆返气血,瞬间让伤势复原。

    第一道劫雷无功,似乎知道陈铮不好惹,天空中的雷云不断收缩,变的更加凝练。一条条血色雷龙翻滚,尽然化作了雷球,从空中坠下。

    这一道动雷不是单独的雷霆,表面燃烧着黑色的火焰,竟把虚空都烧穿了。坠落地面留下一道黑色痕迹,空间风暴席卷而下,把陈铮包围。

    铮!!

    骤然一声刀鸣,抚平了空间风暴。劫雷落下,轰然炸响。这一道劫雷,比之前的又强了一倍,已经相当于雷劫境中期的一击。雷球砸落,蕴藏着毁天灭地的气息,诸多雷电交汇,化成无法想象的一击,方圆百丈化作齑粉。

    “连空间都承受不起吗?”

    看着黑色的空间裂痕,陈铮眉头紧锁。

    这才第二道劫雷,还有七道呢。若每一道都比前一道强一倍,不说陈铮,就是阳神境都难以承受吧。

    不等陈铮想到应对的方法,“轰”的一声,雷球砸中阴神。

    阴神毫无反抗之力,直接在劫雷的轰击下溃散,化作一团阴风翻滚不断。劫雷透过阴神,轰在陈铮的肉身上,原先愈合的伤口再次破碎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恐怖轰击下,他的阴神几度重聚,都又被轰散。陈铮不得以,只能运转化血功,以阴神吞吐劫雷,劫雷被他如长鲸饮水般彻底吞噬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黑色的火焰由内而外,雄雄燃烧,阴神披了一层血色的外衣。

    “有效果!”陈铮眼晴一亮,阴神再没有崩散。随之,催劫白骨阴风诀,消磨劫火,磨灭火焰。

    看到陈铮安然无恙,雷云似被激怒了,直接降下一道雷电光柱,血色雷龙盘绕,形成盘龙绕柱,直接轰向陈铮的阴神。

    雷龙咆哮,昂首摆尾,黑色的火焰环绕在周围,好似一朵朵“详云“。

    龙乃神兽,出没时,风雨相济,有详云笼罩。故尔,才有神龙见首不见尾、云龙探首等传说。

    环绕在劫龙周围的黑色火焰,就如一朵朵“详云”,只是这些“详云”并不能为世间带来祝福,而是带来了灾劫。

    “第三、四道劫雷一起降下了吗?”

    陈铮没度过雷劫,不等于远处观看的一众武道宗师没有经验。血龙盘雷柱,这是劫云夺何不了陈铮,便第三四道劫雷二合为一,形成眼见的异象。

    “这是纯心不给魔头一点活路啊!”

    本来紧张无比的正道诸人,看到陈铮天厌地厌,不由欢声鼓舞。连老天爷都在帮忙,果真是邪不胜正,这一次合该他们除魔卫道功成,一举覆灭魔神宫,还世间一个朗朗乾坤。

    九道雷劫,循序渐进,一一引度,陈铮百分之百可以度过。但现在他受天厌,劫雷融合,度过这次,下一次也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陈铮双眸中,血光迸射,手掌猛地一拍泣血刀,一声铮鸣响彻天地。血焰腾空,化作一道河流迎上劫雷。

    阴森的气息,冰绝天地,让温度骤然下降。天空飞舞的黑色火焰,直接被冻结,化作一块块黑色晶体落地。

    呼!!

    阴风吹过,在雷龙的身上留下无数的伤口,一道道电芒飞溅而出,好似雷龙的血液。陈铮不再维持阴神的形态,散则成风,形成一道旋风,卷向盘龙雷柱。

    轰隆隆……

    就在此时,天地猛地一颤,劫云收缩,化作一道人形闪电,手持雷矛直接向陈铮冲杀过来。

    这一道雷电的出现,让所有人哗然一惊。从没有人见过雷劫会化作人形。

    人形劫雷,如同传说中的雷神,身披战甲,上面印刻着神秘的雷纹,一道道电光游离。看不清面貌,两只眼睛如电如光,开阖之间,天雷炸响。

    手中雷矛,电光缭绕,化作一条腾蛇,发出咝咝的声音,欲择人而噬。

    “雷神”下凡,天威赫赫,方圆十里的之内,沉重的气息让人们骤然变色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雷神下凡,这下子魔头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感受着“雷神”的赫赫天威,恐惧的压力让空气凝窒。在场所有人都能感受到一股浓浓的危机,就连魔神帝都是脸色一变,眼中露出骇然之色。

    以陈铮为中心,百丈之内,电光闪烁。空气被燃烧,发出腐臭的味道。地面上无物不燃,雷神挟着一往无前之势,雷矛所指,磅礴的气势压塌虚空,锁定了陈铮。

    “虚空斩业,非生即死!”

    陈铮脸色前所未有的凝重,猛地一声厉喝,冲天而起,身刀合一,斩向冲来的“雷神”。老天爷既然不给他活路,那就把这天斩破。

    虚空斩业刀,一斩虚空,二斩鬼神,三斩因果业力。

    刀光如血,血如瀑练,血河滔起骇浪,向着雷神冲杀而去。

    这一击之下,天地变色,日月无光。

    阴森的气息扑天盖地,阴风嘶吼着,一团灰白色的阴云密布。空气中的水分被抽离,化作雪花冰苞劈头盖脸的打向众人。

    噗噗噗……

    数十人反应不及,被冰苞击穿身体,发出一声声惨嚎。其他人见状,吓的连忙趴在地上,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劫云化作“雷神”,这是最后一道雷劫,正如陈铮所言,非生即死。

    经过二波雷劫洗礼,陈铮的阴神已至大成,凝如实质,聚散无常。聚则如常人,散则成阴风。

    轰!!

    凌厉的刀光斩天灭地,一刀斩落“雷神”,雷光炸裂,天地反覆。

    陈铮“哇”的吐出一口鲜血,身上皮开肉绽,露出白森森的骨茬。阴神暗淡,刀光崩碎,泣血刀发出一声悲鸣,化作一道血光飞向陈铮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浑身浴血的陈铮,色如厉鬼,衣衫破烂。气息萎靡不振,好似风烛残年的老人,下一刻就会死。

    但他的双眼明亮如炬,阴阴血色在瞳孔中化作一团漩涡。

    突然,一道阴风席卷而来,重聚成形,从陈铮的天门“咻”的一下钻入,返回识海。阴神如真气,栩栩如生,散发着阴森、幽暗、寒冻的气息。一道灵光冲破天灵,凝成一团详云,罩在阴神的头顶。

    说是详光,不如说是厄运之光,灾难之光。

    这灵光汇聚了世界一切困厄、灾祸,常人看上一眼就会灾难临身,霉运缠身,一辈子都活在噩运之中,祸延子孙,亲朋好友,变成真正的天煞孤星,即使死了都不得安宁。

    阴神归位,雷光散云,陈铮长出一口气,“终于渡过了。”

    不同于大离世界,九州世界得天独厚,受天地钟爱,先天化境晋升宗,有劫而无难。风火雷三劫,分开引度,每度一劫修为上升一个台阶。

    风劫境,火劫境,雷劫境,武道宗师的三重境界,分别对应大离世界的阴神九重。

    两个世界对阴神境的划分不同,九州以风火雷划为三重境,大离世界以九难划为九重境。谈不说谁强谁弱,因人而异。

    陈铮度过雷劫境,于九州世界而言,已是阴神大成。但他发出“天誓”,己身一切劫难归于天地众人,令天地众生代他受难,故尔又有着阴神九重的一些特征。

    他的境界有些模糊,没有九难加身,类似渡过九难的阴神九重;但以战力而言,却又弱于阴神九重。

    看到陈铮度过雷劫,正道一方士气低落。一位雷劫境,足以影响这次大战的胜负。

    而魔神宫的脸色也难看无比,度过雷劫,陈铮的真容显露于人前,让魔神宫的人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此时,陈铮的气息依然萎靡不振,一些人眼神闪烁,看到了可乘之机。

    “魔头,去死!”

    骤变突生,一位瘦高的大汉有如苍鹰飞掠,直扑陈铮。双指屈伸成爪,向着陈铮头盖骨抓摄而去。

    此人修为不弱,气势刚猛凌厉,双爪足以撕裂金,令人生不出胆敢硬碰的念头。

    一门普通的鹰爪功,被他修炼的出神入化,在场所有人见之,无不变色。劲气激荡,鹰爪撕裂空气发出刺耳至极的锐啸声,空间被抓出道道痕迹。

    “苍桐鹰爪王!”

    突然有人惊声叫道。

    传闻苍桐鹰爪王度过了火劫,将一门普通的鹰爪功练至极境,曾与魔神八大神将激战,施展出一门苍鹰九变的绝世杀招,一举把魔神宫的神将轰杀。

    这一战,他也是受了重伤,但生生轰杀一名神将,名声大振,震彻九州。

    凌厉的鹰爪,变幻莫测,一身气机运转融圆。在这一刻,他的鹰爪功再进一步,隐隐看到了第十变。

    鹰爪撕裂空气,一声唳啸,化为璀璨的一击。

    面对扑杀而至的鹰爪,陈铮眼中闪过一道血芒,低喝道:“杀!”

    一道血红妖艳的刀光骤然闪起,一闪即逝,虽然只是短短的一闪,但把天地都惊艳了。刀锋撕裂长空,杀气横空,凝而不散,深深的刻在众人的心里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一刀斩出,陈铮收刀后退。

    再看鹰爪王,突然顿住了身子,一双血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陈铮。

    “鹰爪王怎么了?是胜是败,怎么没有一点反应。”

    就在众人疑惑不解的目光下,突然血雾腾起,化作血雨,倾盆而泄。鹰爪王瘦高的身躯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之中,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名震天下的苍桐鹰爪王,曾搏杀过魔神宫的八大神将,威名赫赫,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杀了。

    一刀,对手只出了一刀,鹰爪王就死了。

    堂堂的鹰爪王,火劫境宗师,连陈铮一刀都挡不住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倒抽一口冷气,骇然地看着陈铮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刀法!”

    不止厉害,还很美丽,妖艳的让人不忍观看。

    美瓦的外表下,往往都隐藏着令人心神俱恐的杀机。随着陈铮度过雷劫境,修为大增,他的刀法也越来高深莫测了。

    啪啪啪……

    突然一阵鼓掌声响起,众人猛地一惊,竟看到魔神帝面带微笑,冲着陈铮鼓掌赞道:“事别三日,当刮目相看,陈兄让我大吃一惊呢!”

    “与魔神帝称兄道弟,这人果然是一个大魔头!”

    正道诸人看向陈铮的目光徒然一变。

    “陈兄弟,可还记的归一宗的沈浪?”

    突然一声大喊,一位青年冲出,朝着陈铮大叫。

    “是归一宗的沈浪,他怎么会与魔神宫的魔头认识?”

    此时,再傻的人也看出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陈铮收刀而立,打量着沈浪,对方蕴起了胡须,变的更加成熟了。陈铮微微一笑,冲着沈浪拱了拱手:“沈兄的风采更胜往昔,叫陈铮差点不敢认了。”

    沈浪目光复杂的看着陈铮,叹了一口气,道:“沧海桑田,回想两年前与陈兄相遇的场面,尤如昨日发生,历历在目。让沈某想不到的是,陈兄竟成了魔神宫的爪牙。”

    “两年?”

    陈铮心神猛地一震,眼中闪过一道血色,紧紧盯着沈某,低声惊呼:“沈兄刚才说两年?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的神色不对,沈浪不明所以,他是说了两年,难道有什么不对吗?

    陈铮被关在监牢内,不见天日,全副心神都在磨灭体内的封禁,没想到再见天日时,已经是两年之后了。

    “遭糕,我与费无忌的三年之约!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陈铮脸色大变,望向魔神帝的目光,杀气腾腾。若真的错过了与费无忌的三年之约,魔神帝百死不能赎其罪。

    此刻,八大绝顶宗师也想起陈铮是谁了。

    两年前,魔神宫肆虐青州,八大神将威震天下,战无不胜,攻无不克,却在一位年青人身上栽了一个大跟头。

    自怒蛟岛被灭,上官云归降魔神宫,陈铮的杳无音信。据当年参与怒蛟岛一战的人说,陈铮与魔神宫八大神将激战,葬身大海。

    没想到,两年后却在魔神宫的老巢再次见到陈铮。

    且看陈铮的态度,似乎不是归降了魔神宫,而是另有隐情。

    八大绝顶宗师对视一眼,露出诡异的笑容,切都似乎往好的一面发生变化。此刻,他们也不急着出手了,作壁上观,准备看一场好戏。

    “沈兄且退后,陈某要去算一笔账。”陈铮大手一挥,一道劲力把沈浪涌退。目射血光,运转功法,阴风涌动,死死盯着魔神帝。

    “当年一战,陈铮不敌被擒,遭受两年囚禁之难,不愿旁人,只怪陈某学艺不精。只是今天,陈某还想与阁下请教一番,不知阁下是否吝啬指教?”

    魔神帝“嘿嘿”一笑,看向包围自己的八大绝顶宗师,一副不言而喻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本座也想与陈兄切磋一番,只是身不由己,只能说声报歉了。”

    以如今的场面,确实不妥。陈铮微微叹了一口气,“不能与阁下再较高手,实在可惜。”

    陈铮一副欲求对手而不可得的样子,脸上露出浓浓的惋惜,倒让人有些不忍。只是下一刻,陈铮的反应让所有人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陈某就助阁下一臂之力!”

    唰!!

    骤然之间,陈铮化作一道阴影,从原地消失。再出现时,已经冲到八大宗派之主身前,泣血刀划过一道血痕,阴森的刀光,滚滚如浪,袭杀向八大宗派之主。

    “魔头找死!”

    本想看一场好戏的八大宗主,作梦也没有想到,陈铮突起发难,竟对自己一方动手。措不及手,血色刀光掠下,当下就有一位被斩杀。

    一团血雾腾起,残尸坠地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“魔头,你要与天下为敌吗?”

    陈铮冷笑一声,眼中血光一闪,提刀斩出众人。

    “找死!!”

    斗战神厉喝一声,迎向陈铮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道玄,今天我要你们正道全军覆没。”八大宗主,一死一被牵制,只剩下六人。魔神帝大笑着,一拳轰出,磅礴的拳势把六人笼罩起来。

    “诸位,与魔头拼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今天要么魔高一丈,要么道高一尺!”

    轰!!

    斗战神的身子瞬间冲到了陈铮面前,重重的一拳轰了过来。斗战神气势彪悍,修炼是炼体功法,简简单单的一拳,就带起无尽的狂风,拳头离陈铮还有一文多,陈铮就感觉到一股凛烈的气息,让他脸色为之大变。

    此人的炼体功法,比之蛮荒世界丝毫不差。以陈铮现在的钢筋铁骨,都不敢让对方的拳头轰在身上。

    “好一门炼体功法!”

    陈铮徵徵一惊,面对斗战神的一拳不躲不闪,刀光骤起,猛地挥劈而下。

    无坚不催的泣血刀,即使一寸厚的百炼精钢板,都可以为斩而易举的斩断。可斩在斗战神的拳头上,只留下一道白痕。

    斗战神的拳头比钢铁还硬,与泣血刀撞在一起,发出一声金属交鸣之声。巨大的反震力作用下,二人齐齐坠落,在地上踩出了数道的裂缝,碎石四处炸飞!

    “呃?”

    观战之人骇然发现,陈铮与斗战神硬拼一记之后,毫无异状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有人倒抽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“这陈铮也太厉害了吧?”

    斗战神名震九州几十载,力能拔山,刀枪不入,能在力气上与他一较高下者,天底下寻不出第二人。就连魔神帝与他搏杀,也不会使用蛮力硬拼,而是避其锋芒,以巧劲制胜。

    虽然陈铮借了神刀之利,但能与斗战神正面硬抗一记,而不落下风,想想都叫人恐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