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嘿嘿嘿!”

    看着头顶的血云,雷霆汇聚,一道尺长的血芒从陈铮的眸中暴射而出。血光盈盈,罡气凝于体内,化作一件黑衣裹住身躯。黑衣之上,血线游离,凝成一片片血色花瓣,花瓣坠地,一朵白骨花盛开。

    阴雾黑风翻滚,落于花心,形成花蕊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魔头,这是要度雷劫吗?”

    正与魔神帝搏杀的八位绝顶宗师,齐齐停手,惊骇地看着血云之下的陈铮,失神惊叫。目光之中,杀意孕育,滔滔气势交织,准备杀向陈铮。

    “是他!”

    魔神帝大吃一惊,露出激动兴奋之色,浑身颤抖。目光贪婪的盯着陈铮,仿佛在看一盘绝世珍馐,恨不得一口把陈铮吞掉。

    “神尊,是神尊的气息……”

    陈铮全副心神集中于天空的血云雷霆,对八大绝顶宗师与魔神帝的恶意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咔嚓!!!

    天空破碎,发出一声彻响,无数人被震的摇摇欲坠,耳膜被撕裂出血。

    就见一道血色雷光从天而降,劈向陈铮。

    滋!!

    刀光如练,血色如瀑,阴森邪恶的气机冲天而起。杀气弥漫,冰寒的气息扑天盖地,仿佛要冰绝万物生机。陈

    刀光斩碎雷光,阴雾翻滚,血河震荡,陈铮在虚空踏步,连退四五步。

    “是天罚还是雷劫?”

    陈铮冷笑一声,左手猛地向天空的血云撕裂而过,幽冥血爪所过,阴风怒嚎,道道爪痕清晰可见,把血云撕的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“天劫不加身,我难应众生!”

    陈铮一声高啸,如登天梯,冲向天空的血云。阴神如魔,化作一道阴风把席卷向血云。

    此一刻,陈铮抓住一道天劫气机,直接施展出截运异术,借天地众生之力,代己受劫甚。甚至发出天誓,反证己道。

    “天地厌我,我厌众生;从今而始,血河当道!”

    “当我走入世间,定不许世上太平,我必让这大地之上动刀兵;让父子反目,兄弟相仇,母女为敌,亲朋生疏,人与人之间充满杀戮;

    我必带灾难而临,使万物生灵的血倒出如灰尘,万物生灵的肉腐烂如粪土;

    凡念我名者,我必降噩运于他,叫他家人分争,骨肉相残;

    凡念我名者,我必让地狱开门,叫他坠入黄泉,永不超脱;

    凡念我名者,我必使困厄临世,叫他饥寒交迫,求而不得;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为九誓,持于我身,可免九难!”

    随着陈铮话音落地,似乎惹怒了上天,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苍穹一声霹雳,虚空一道通天彻地的雷光咆哮着,从天而降。这道雷光,足有婴儿臂粗,闪耀着璀璨的电芒,带着毁灭万物之威,轰向陈铮的阴神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被吓傻了。

    最傻的犹属正魔两道的雷劫境宗师,回想自己的雷劫,与陈铮相比,简直是小巫见大巫。如此恐怖的雷劫,简直就是传说中的天罚临世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到底做了多少天怒人怨的恶事,连天罚都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八大宗派之主,瞠目结舌,不可置信的看着天上的雷霆,失声叫道。

    “区区雷劫也想伤我!”

    陈铮一声厉啸,泣血刀光冲天而起,直接冲天而起,斩向雷光。

    噼里啪啦!恐怖的雷光闪烁着电花击溃了刀光,打在陈铮的身上。

    陈铮似得了羊癫疯,浑身抽搐,一道道细小的电光在他的身上游离,发出爆鸣声。电芒渗入体内,他的每一块肌肉、骨骼都不断的颤动着,酥麻酸软,如同无数的虫蚁在噬咬不停。

    陈铮催动白骨阴风诀,融炼天雷的力量,以此淬炼体魄。

    “呲呲。”

    一道黑烟从陈铮肉身上冒了出来,被阴风吹散。这些杂质排出,陈铮的肉身越发紧凑,骨质致密,血液如同一块晶莹剔透的的宝钻。

    接连九道雷电从天而降。一道比一道粗大,一道比一道炽盛,到最后天地之间几乎化作雷电海洋把陈铮淹没。但陈铮丝毫不为所动,傲立虚空,浸于雷海之中,形同沐浴。

    九道渡完,天空中的雷云都微微停顿,似被惊住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绝世大魔头,太恐怖了。”

    “雷劫度完了?”

    十亩大的血云,电光火蛇,雷霆轰鸣。见识到雷劫的恐惧,所有人都远远的逃离,躬到三四里之外,生怕被雷劫牵连。

    阴神雷劫,恐惧异常。寻常武道宗师度劫时,哪一个不是小心翼翼,做好万全准备,即使如此,依然是九死一生。如陈铮这般,突然就引来了雷劫,还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,简直闻所未闻。

    “这必是魔神宫隐藏多年的老怪,甚至是百年前残存的积年老魔,否则绝不可能如此凶恶。”

    此刻,八大宗派的所有武道宗师,都把陈铮认作魔神宫不世出的绝世老魔头。同时,看向魔神帝的目光,透出无比的忌惮。

    实在没想到,魔神帝的城府如此之深,直到他们打到家门口,才彻底暴露了魔神宫的底蕴。一位百年前的老魔,一旦度过雷劫,百年积累一朝勃发,将会是何等的可怖。怕是要一步登天,成就雷劫境巅峰。

    一个魔神帝就很恐怖,若再出一个,还有正道宗派的活路吗?

    这些人看向陈铮的目光,一个个满含杀意,只要陈铮稍有不支,就要给予其绝命一击,以绝大患。

    阴神雷劫共有三重。

    第一重九道雷劫度过,没让陈铮等太久,血云震荡,一道血色雷龙咆哮从血云中飞腾而出,,身长十丈,闪耀邪恶的血芒轰到陈铮的身体上。

    血龙一闪而没,似被陈铮吞噬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所有人被吓的跳起来,吃惊的看着陈铮,看着血色雷龙消失不见,心神猛地一颤。

    “他把雷劫给吃了?”

    这样的度劫方式,让人大开眼界,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操作。

    “不是他吃了雷劫,而是雷劫进入了魔头的身体。此劫不能度过,魔头必然经脉尽断,气海崩溃,最终功散而亡。”

    一位雷劫境宗师皱着眉头说道。他有经验,知道这道雷劫针对的是真气。以脆弱的经脉,承载雷劫天威,就等到在刚结冰的冰面上行走,稍有不慎,就要冰碎而坠入深渊,身死道消。

    风火雷三劫,以雷劫最为恐怖;而雷劫之中,犹以第二重劫雷最威胁。所有人的武道宗师,十从之中有七八人都因为经脉寸断,气海崩溃而陨落于第二重雷劫之下。

    无论正魔两道,都是心中忐忑,有希望陈铮度过雷劫,有诅咒陈铮被雷劫劈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