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魔头猖狂,斗战神来会你!”

    一声厉吼,震彻天地,凶猛地气势挟裹了一片乌云,向着魔神帝冲杀而来。

    就像是一个信号,随着斗战神一动,其他人也都动了。

    一道道气机冲天射斗,气象各一,磅礴如大海一般的力量猛然笼罩了十里范围。乌云遮掩了大地,雷霆轰鸣,狂风四起,与魔神帝霸绝人寰的狂猛气势彼此对抗。

    九大宗派,除了被灭门的青螺宫,八大掌门级人物齐齐出动,只为对付一个魔神帝。这一战百年前与魔神宫的绝决,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   这八个人,皆为天下最绝顶的人物,每一位都是雷劫境的武道宗师,且这一境界走出了很远的距离。

    如今八人联手横空而至,霎时间滔天的气势如同翻天覆地的海啸席卷而过,天穹都在这股压下之下倾塌,触手可及。

    气焰滔天,仿佛世界末日,天地毁灭。

    魔神帝不见半点退缩,滔滔气势如,霸绝天地,如同一尊真正的神魔,一拳轰出似千万年积聚的火山猛然喷发,贯彻天地虚空。

    咔擦、咔擦.......

    空间仿佛在这一拳下开始碎裂。

    黑色的空间风暴如瀑而下,正在厮杀的无数正魔两道的武者露出惊恐的目光。以魔神帝为中心,三百丈之内,天地不堪不负重,发出阵阵颤鸣,一道道蛛网般的缝隙蔓延而开。所有人都在这股拳势之下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即便是武道宗师,也要在这种霸绝的神威之下如同蝼蚁,噤若寒蝉。

    魔威浩狱,犹如深渊!

    巨大的震动中,巍峨的高山好似一个面团,被任意地翻卷折叠,大片大片的山石轰塌落下,要将山下的所有人都掩埋下去。

    轰!!!

    八位绝顶宗师与魔神帝的拳头对撞在一起,陡然之间一股无形的波动蔓延开来,肉眼可见的空间涟漪荡漾开去。

    在这一刹那间,方圆二三里的空间内,一切存在都被湮灭。仿若开天辟地,清浊之气演化,于一方大世界之内形成了一个独立的空间。

    啵!!

    空间承受不起九大高手的气机压迫,骤然破碎,无量的空气风暴肆虐,漫天的尘埃之中,切割出一道道肉眼可见的空洞,深邃而不可测。黑洞洞的洞口,好似通往地狱的入口,叫人看一眼都沉的心寒。

    “大决战么……”

    陈铮周围,点滴尘埃不起。空间风暴刮到他身边不足一尺,就被一股无形的力气抚平。以他为中心,十丈之内,如同世外桃源,平静无波,不受一切争斗影响。

    他从坍塌废墟之中走出,遥遥望向支离破碎的天穹,嘴角带着一丝不明意味的笑意。

    九大绝顶宗师做生死搏杀,即使在大离世界也不常见。甚至从大离皇朝建立后,正道十宗、魔门八派齐隐,不要说阴神境的武道宗师,就连先天化境都成了传说,神龙见首不见尾。

    眼前的战斗,是陈铮生平第一次见识。

    陈铮与空中搏杀的九人虽处同一境界,但与这九人数十年参修的底蕴相比,弱了不止一筹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教科书级的战斗,阴神境的一切奥秘,在双方的生死搏杀之中,显露无遗。为陈铮打开了一副生动而鲜活的宗师玄奥图。

    陈铮忘我的观战,周身气机隐晦的波动着,以己度人。替代空中九人,暗心思忖,换成自己站在对方的位置,该怎么应对。

    他时而代为魔神帝,以心相印,感悟着对方霸道拳法中的玄奥,思忖着面对八大绝顶宗师的围攻,该如何打破包围之局。时而代为八大宗师,印证己身武道。

    自引度风劫,晋升阴神境后,一切的武道迷题,种种困惑与不解,全都得到了解答。即使现在空手而走,单指观看到九大宗师的搏杀,就足以值的回票,堪比自己苦参数年之功。

    陈铮眸光越来越明亮,血光缭绕,带着一种深奥的玄机,给人以一种危险而神性的感觉,不觉地就沉坠于他的目光之中。

    阴森,寒冻,酷烈!!

    他就是天地间一切阴暗之积大成,罪恶苦难的源头。人世间的种种怨憎恨恶,背叛与阴谋,贪婪与堕落,都因他而生,因他而灭。

    咔嚓,咔嚓……

    无名之处,清脆而响亮的破碎声,此起彼伏。阴森的风吹过,拭去了陈铮心头的乌云,他的心灵明洁,识海之中散发着玄妙的韵律。白玉门阵阵颤动,千万道毫光绽放,一挂血河横置于虚空之上,滔声滔浪,无数的血花堕落,道道血雾外溢,化作血雾红纱。

    白骨开花,阴气成蕊。

    阴风如刀,斩绝天地。

    丹田气海,寒绝人寰,一缕气机外出,化作黑色的阴风在经脉之中咆哮。凝如实质的罡气,呈现深邃的黑色,道道血线飘舞,织成鲜艳的花朵。花开花落,演化出诸天一切死亡之真谪。

    到此,陈铮的白骨阴风诀终于大成,甚至超脱蕃篱,演化出属于陈铮自己的武学真意。

    武道宗师,至此方名至实归。

    以无尽血河,容纳世间至阴至寒,至恶至邪。他所在的地方,就是天地一切阴暗之源头,为世间带来罪恶与苦难。

    轰隆隆……

    血云遮天,雷霆凝聚;苍穹如泣血,地上刮起一道道阴风,犹万物悲鸣。

    正道两道的无数武者被眼前的异象震骇了,惊骇的看着血云之下陈铮,心神震颤,一股莫名的戾气产生,双目赤红,好像一个个暴徒。

    锵!!

    一声铮鸣,响彻天地,鲜艳、殷红的血河横挂在天空中,与血云交相辉印,散发出阴森,恐惧,邪恶的气息。

    陈铮右手指刀,刀尖血芒吞吐,散发着凌厉而阴邪的气机;右手虚握,似爪指掌似拳,变化万端,幽幽寒气外溢,化作一道道怨魂厉鬼。

    血河之上,阴气凝结成雾,一尊与其相似八九成的神尊踏浪而立,在阴雾中若隐若显。

    在他的身后,阴风如瀑,化作黑色的漩涡,呼啸而成暴风卷……

    与魔神帝的霸绝天地,唯我独尊的气势皆然相反。此刻的陈铮,才是真正的魔头,万邪万恶之源头,天底下最大的邪魔。

    嘶……

    陈铮就像一面印证万恶万邪的镜子,看到他就看到了自己隐藏在心底的种种罪孽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魔头!”

    “大魔头,这才是真正的大魔头……”

    所有人神色惊慌,目露恐惧的看着陈铮,有人压抑不住心中的恐慌,戾气顿生,就要杀向陈铮,除魔卫道,却身边的伙伴死死拉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