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既然如此,你就去死好了!”

    刀芒一闪,一道血线划过,斩向飞天神猴的额头。s`h`u`0`5.c`o`m`更`新`快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”

    飞天神猴肝胆俱裂,没想到陈铮如此绝决,一言不合就动手。只是他的话刚出口,刀芒落下把他一劈两半。

    凌厉的刀意,杀气盈沸,带着一股绝灭生机之意,直接崩溃了飞天神猴的阴神。

    嗡!!

    白玉门突地颤动着,大放毫光,骤然吞噬了飞天神猴的阴神。

    阴风如刀,没等飞天神猴重聚阴神,就磨灭了他的灵光,仅剩一团精纯的魂力。

    “哼,想要夺舍陈某,真是异想天开!”

    陈铮冷哼一声,阴神跨入白玉门,看到飘浮的魂力,心神一动。凝聚一缕刀章侵入,轰向冲出白玉门,向着眉心关窍轰击而去。

    咔嚓!!

    眉心间的封禁破碎,魂力消耗过半。

    陈铮不由皱起了眉头,只是冲开一处封禁就消耗了一位雷劫境的一半魂力,难怪对方抓了自己后不管不顾。

    “若是我以自身阴神冲出封禁,怕是要不了几次后,阴神就会崩溃。”

    眉心窍穴乃是识海联系身躯的重要关卡之一,仅余一半的魂力收回识海,作为后备资粮。

    阴神脱困,陈铮逆转白骨阴风决,返本归源,把飞天神猴的魂力逆炼成一股真气进入十二正经脉之中,一点点的磨灭着窍穴外的封禁。

    精气神三合为一,本就可以相互转化。

    以精化气,以气化神,精血之气壮大阴神。反过来来,阴神返源,也能重新化作真气。只不过,这是一个反逆的过程,阴神逆还真气,相当于散功。

    散掉的阴神,将永久性缺失,再无法回复。

    阴神缺损,自断前途,修为将维持在散功后的境界,无法提升。

    陈铮好不容易修行到现在,不可能自断前途。好在天无绝人之路,飞天神猴竟然想要夺舍自己,给他送来了一场造化。

    以刀意侵染对方的魂力,逆炼真气,就等于一位高手不惜自废功力,为他魔灭体内的封禁。

    十二正经贯通,与丹田气海勾通,陈铮终于能调动本身真气。

    阴风如潮,罡气如刀,冲过十二正经进入奇经八脉,一寸寸一点点的磨灭着体内的封禁。

    终于恢复了行动力,陈铮并没有鲁莽,收敛气机,装作依然受困,等待着机会。

    铁牢内不见天日,一心磨灭封禁的陈铮,不觉时间流逝。

    日复一日,月复一月。

    也不知为什么,黑衣人抓了陈铮后就没有再露过面,好似彻底忘记了陈铮。

    长则五天,短则三天,牢监会提供一顿饭。

    不知用什么制作的黑糊糊,看着恶心之极。若非空间口袋被搜走,陈铮绝不对吃一口。

    粗糙的黑糊糊顺着喉咙下咽,又糙又干,能把喉咙割破。每一次喝完后,陈铮的嗓子都又涩又疼,好像喉咙里堵了一块东西,难受的厉害。

    陈铮也不想吃,可三五天不吃可以,十天八天不吃也可以,但他不能一直不吃饭。陈铮不是餐风饮露的神仙,更没有辟谷的能力。只是他的耐饥饿比一般人强了些,半个月不吃饭,照样手脚无力。

    为了保持体力,即使猪食也认了。

    陈铮都忘记了时间,等到他彻底磨灭体内的封禁,恢复了修为,也不知过去了多久。只是逃出铁牢的机会已经没有等来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正在闭目打坐的陈铮,突然听到一声惊天动地的炸响,震彻天地。好似发生了十二级地震,整座铁牢发出剧烈的摇晃,随时都要塌陷。

    监牢四周的铁栅,发出“咯吱,咯吱……”的扭曲声。头顶灰尘扑棱棱的落下。

    陈铮猛地睁开眼睛,一道血光从双眸中迸出,不见他有任何动作,已从铁牢内消失。

    就在陈铮消失的下一刻,一道通天的刺眼光芒从天而降,贯穿监牢,一条条肉眼可见的裂缝蔓延开来。然后,轰隆隆一阵响,碎石飞溅,监牢塌陷。

    强烈的阳光照射而下,突然听到数声惨叫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天穹之上被厚重如山的乌云遮蔽,天地在这一刻黯淡了下去,仿佛被隔离了外界。

    一股股浩浩荡荡的气息自天际蔓延而开,如同海啸,冲击向头顶的乌云。

    “魔神宫的魔崽子们,到了,还不快快出来迎接,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一道贯彻天地厉吼声从天外滚滚而来,涌入了陈铮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九大宗派打到魔神宫的老巢了吗?”

    尘埃落地,监牢内飞出四五道人影,看着一片狼藉的场面,大声吼叫。

    乌云盖地,冲天的气机射穿牛斗,凛冽的杀气弥漫方圆百里之地。气机笼罩区域之内变得昏昏暗暗,一片混乱,仿佛天地末降临。

    “嘶!!”

    陈铮身化阴影,瞬间逃出监牢百丈之外,看着滚滚风暴席卷而过,天地间一派飞沙走石,数十道身影被卷起,搅成碎沫,血雨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轰隆!!!

    凭空一声雷霆,无数气机撞击在一起,整个天地都是震动起来。大地翻卷,如同地龙起伏,大片大片的山石崩塌倒下,仿佛迎来了一场十二级的大地震。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一股浩大的气势随之冲天而起,就见天地间一道身影悬浮而立。玄金冕服冲天冠,蟒蛇玉带镏金靴,头顶乌云,足踏虚空,如神而临,魔威赫赫。

    “是魔神帝!”

    突然一声尖叫响起,带起一片恐慌。

    陈铮眸射血光,泣血刀嗡嗡颤响,死死盯着空中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魔神帝!”

    当初,就是此人把他擒下,让自己遭遇一番牢狱之灾。莫非飞天神猴鬼迷心窍,想要夺舍自己,陈铮早就被牢监虐待至死了。

    二人可谓有着不共戴天之仇,看到悬空而立的魔神帝,神态睥睨,无法无天,面对九大宗派的无数高手,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周身百丈之内,被一股磅礴的气机充塞。整个天地都在他的魔威之下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“魔神帝,你的末日到了!”

    一声厉吼,一道人影冲天而起,与魔神帝遥遥相对。相隔十几里外,陈铮都能感受到一股彪悍的气息,绝对是一位无敌猛人。

    “斗战神?”

    魔神帝轻蔑一笑,目光越过斗战神看向其他人。

    “凭你一人不行,九大宗派的其他人呢?让你一人来送死,都不敢出来吗?”

    “无量道尊,道玄见过冕下!”

    一道玄之又玄,充满道韵的气机弥散开来,天空中出现一位身着月白道袍的道人。看不出年龄,似中年又似老年,丰神俊透,仙风道骨,浑身上下充满道机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!!”

    魔神帝连道三声好,眼中神光迸发,周身与天地相融。

    我即天地,天地即我。

    “太玄宫的道玄,果然不愧是正道第一人!”

    看到道玄,魔神帝的狂态稍微收敛,终于有一个可堪一战的对手出现了。不过只凭道玄与斗战神还不够。

    “九大宗派之主只来你们两位,剩下的六位呢?”魔神帝轻轻一皱眉,似乎有些不满意正道宗派对自己的轻视。

    “可惜,青螺宫已灭。若不然,本座今天独战九大宗派之主,将来也是一断佳话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