虚空无量,阴森寒冻,好似空阔的宇宙,无边无际。一座白玉门悬空而立,毫光绽放,无数的符纹就像蝌蚪,游走窜行。

    飞天神猴怔怔的望着白玉门,失声惊叫:“这是什么?小子的识海里怎会有这种东西?”

    白玉门上气机流转,玄之又玄,蕴含着深奥的道理。如同天道外露,大道显化。气机幽深,已然超出飞天神猴的认知。

    “好一座高妙玄奥的门户,果然是大造化。”飞天神猴忽然大笑起来,猛地向白玉门扑过去。

    “造化,大造化!老夫若能参透这座门户的道理,必能更进一步,突破雷劫境蕃篱,成就至高阳神之道。”

    嗡!!

    飞天神猴刚冲到白玉门前,一股深邃的气机阻拦在他的面前,把他拒之门外。

    “区区一座门也敢阻拦老祖!”

    一声厉吼,飞天神猴凝聚出一道灵光斩向白玉门。

    轰!!

    天塌地陷,白玉门摇晃起来,笼罩门户的毫光剧烈颤动着,随时都崩溃。

    “老鬼,早知你不怀好意,竟然想阴神夺舍。”

    白玉门毫光大放,一道身影从中迈出,与陈铮有八九分相似。散发着阴森森的气息,眉尖一枚刀形印记,凌厉的锋芒凝聚成实体,环绕飞旋,划出一道道血线。

    “阴神,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的阴神从白玉门中跨出,飞天神猴惊的差点阴神崩溃,不可思议地盯着陈铮。他本是武道宗师,雷劫境的修为,对阴神再熟悉不过。

    看着陈铮的阴神,几乎与真人一般无二,没有一丝的虚幻,已是大成之像。但是,这怎么可能,陈铮才多大年纪?

    飞天神猴不由想到自己,他在陈铮这个年纪时在干什么?

    为了一个小姐姐,与同门争风吃醋;为了引人注目,故意出风头,耍贱卖萌……

    突然之间,一种名为妒忌的情绪产生,如同一团雄雄大火烧的他理智全无,只剩下一个念头,杀死眼前之人,把对方的一切夺为己有。

    陈铮目射寒光,刀意化形,凝成一口神刀,锋芒吞吐,对着飞天神猴厉声喝道:“老鬼,你敢侵我识海,难道就不怕我打的你神魂俱灭吗?”

    陈铮早就知道对方不怀好意,故作不知,虚与委蛇,就想看看他要耍什么花样。没想到对方确在打自己的肉窃的主意,想要夺舍。

    谁给他这么信心与勇气?

    区区阴神境的修为就敢夺舍他人,真是无知又无畏。

    不要说阴神境,即使阳神境的绝顶高手,万不得已之下,宁愿转世重生,也会行夺舍之举。

    这到不是说夺舍比转世重生的危险大,而是隐患重重,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好比一辆自行车安装了一台电动机,先不说不伦不类,也不配匹。小车驭大马,非的翻车不可。

    陈铮与飞天神猴同为阴神境,虽然陈铮没有度过雷劫,阴神没有彻底大成,但他有肉身为任依,不像飞天神猴失了肉身,变成无根浮萍。双方相斗,飞天神猴必败无疑。而且,陈铮还有白玉门镇压识海,飞天神猴就更是自寻死路了。

    想当年,陈铮还是后天境时,观想白骨神君,引来对方的一道气机,都被白玉门吞噬。

    飞天神猴何德何能,敢与白骨神君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大坑,飞天神猴一头扎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,小子好造化,竟然拥有这般至宝,难怪小小年纪就晋成武道宗师。可惜,如今一切都为老夫作了嫁衣。”

    飞天神猴怕是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掉进大坑里,死到临头尤未可知。

    陈铮听到飞天神猴威胁,面带冷笑,哼了一声。何必与一个死人浪费口水,作口舌之争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笑什么?”飞天神猴感觉到一丝不对劲。

    阴神夺舍在理论是行的通,但飞天神猴还是第一次施法。对许多关窍不明所以,好待他没有老糊涂,知道夜长梦多,不给陈铮拖延时间的机会。

    剑意凝聚,倾起无数剑光纵横驰骋,冲刷向陈铮的阴神。

    “小子去死吧,你的肉窍老夫要了。”

    陈铮冷哼一声,阴森寒冻的气息扑出,迎向飞天神猴。刀意铮鸣,锋芒吞露。

    “斩鬼神!”

    虚空斩业刀第二式。

    刀芒擎起,虚空碎裂,凌厉的锋芒,带着一股斩绝生机的意境锁定飞天神猴,跨越时空之限,瞬间来到飞天神猴的面前。

    虚空斩业刀,第一式斩虚空,破碎天地,绝肉身生机;第二式斩鬼神,专门针对神魂,若非陈铮修为不足,即使阳神境也不敢轻易面对。

    如今,陈铮速战速决,以阴神驾驭刀意,勉强能施展出这一式刀法而不被反噬。

    刀意凝如实质,一股大难临头的危机感涌上心头。凌厉可怕的锋芒,让飞天神猴感觉到自己的阴神隐有崩溃之象。

    飞天神猴终于怕了,连忙大叫道:“小子快住手,不然老祖我拼的神魂俱灭亦不叫你好过!”

    “大言不惭!”

    陈铮丝毫不理,扬手对着虚空一斩。一道冰血凝聚的刀芒,斩中飞天神猴。

    轰!!

    刀芒碎裂,飞天神猴的阴神瞬间崩溃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飞天神猴惨叫一声,“小子,老祖跟你鱼死网破!”

    崩溃阴神的再次聚合,变的虚幻,好像一阵风就能吹灭。一击就把对方重创,陈铮满意无比。

    就在陈铮要一击斩灭对方的阴神,心中突然一动,散去了“斩鬼神”,阴森的刀意牢牢锁定了飞天神猴,沉声说道:“若想活命倒也不难,但你要依我一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真是水风轮流转,如今轮到飞天神猴乞命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。

    此时,飞天神猴若还不明白,自己被陈铮给坑了,他就白活几十年了。只可恨小贼太会演戏,也怪自己眼瞎,没有看出小贼的狼子野心。

    “交出青螺宫传承……”

    “休想!”

    不等陈铮说完,飞天神猴就气急败坏的拒绝。

    小贼果然是狼子野心,早就在打青螺宫的传承。他怎么可能遂了小贼的心意,一旦交出传承,自己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飞天神猴悔死了,这一次真是偷鸡不成倒蚀了一把米,自个儿跳坑把自个儿给埋了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