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:五千字!!

    铁牢密不透风,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,陈铮从昏迷中醒来。**shu05.com更新快**感觉浑身无一处不疼,视线横糊。无力的躺在地上,脑子里一片空白,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,好像傻了一般盯着牢房顶发呆。

    突然间,一缕声音钻入耳内道:“小子!醒了就不要装死。”

    声音轻如蚊蝇,似有人在他耳边轻语,陈铮如被电击一般猛地从地上坐起身来。四周窒静,牢门紧闭,连人影都不见一个。

    打量着四周,见屋顶有个小窗口,窄小得连猫儿都无法通过。一盏油灯挂在墙上,照得牢房越发死气沉沉。

    难道自己快要死了,所以生出幻觉?

    “不要乱瞅,有人来了!”

    突然又有声音传入耳中,不等陈铮反应过来,就听见“啪”的一声牢门打开,一名黑衣人走进来。见到陈铮,厉声喝道:“吃饭了!”

    陈铮眼神呆木,好似真的傻了一般一动不动,也不看对方。黑衣人把一个破旧的瓷碗与一碗水放在地上,厌恶地瞪了一眼陈铮,转身即走。

    牢里通风不佳,关押的许多人都被刑询虐待,伤口化脓后混合了汗液形成一味腐臭酸味,待久了连隔饭都要吐出来。

    等到黑衣人离去,陈铮仍呆呆坐着。他的气脉被封,不等于修为被废,只是无法发挥出实力而导致浑身酸软罢了。三对陈铮而言,五天不吃饭根本不受影响。

    看着瓷碗里黑糊糊的一片,也不知是用什么做的,比猪食都不如。陈铮宁愿挨饿,也不愿吃这些猪食。只是端起水碗喝了一口,解了干渴就又坐着发起呆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若不想吃就送给我我好了。”

    陈铮打量着隔间的牢房,小声问道:“刚才是前辈在说话吗?”

    老人脾气不太好,没好气的哼道:“不是我难道是鬼?快把你的饭送过来,很长时间没闻到饭味了!”

    老人似乎饿了很久,不断催促着陈铮,一副颇不急待的样子。

    陈铮浑身软弱无力,手脚绑着铁链,看着相隔一间铁牢的老人,有气无力道:“晚辈也想,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。”

    二人中间隔了一间铁牢,陈铮就算能动弹,他的胳脯也够不到老人的牢房。

    老人“嘿嘿”一笑,声音好似夜袅一般难听,陈铮听的出来,他的嗓子坏了。“只需你同意,我自有办法!”

    陈铮马上点头:“前辈您自请!”

    陈铮实在想不到老人怎么够到食物。没想到,他的话刚落,碗里的黑糊糊就被一股无形之力牵引着穿过铁栅,飞入老人嘴里。

    “前辈,您……”

    隔空摄物,陈铮气脉未封之前也能轻易作到。看到老人的作为,陈铮心中大震,露出兴奋激动之色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,不就是吃你一碗饭吗?刚才你也同意了的。”老人撇撇嘴,很不屑陈铮的出尔反尔,不轻不重地讽了一句,便一动不动,似乎在回味着刚才的饭香。

    陈铮不知道老人为何能够隔空摄物,明白自己有点心急了。心中一动,准备先套套近乎。问道:“前辈为何也被关到这来?”

    老人似被问到痛处,冷哼一声,道:“侯某想来便来,要去便去,谁能把我关起来。”

    话刚出口,想起才吃了陈铮的饭食,嘴下还是要留一点德。便又长叹一声,颇有些英雄气短的意味。

    同是天涯沦落人,听到老人的叹息,陈铮也暗自伤神。

    想他自修行以来,从没像现在这么狼狈过。如死狗一般被人拖来拖去,更遭毒打。只是他的气脉被封,好比虎落平阳,龙游浅滩;若不想受到更大的凌辱,最好的办法就是装成一副死狗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魔神宫倒行逆使,必遭报应。前辈切不可消沉,早晚有重见天日之时。”

    老人哈哈大笑起来,不屑嘲笑道:“年青人太天真,你也说了魔神宫倒行逆使,还想要从这里走出去?

    魔神宫的监牢里不关无名小卒,小子能被关在这里,想来背景不凡。说来听听,或许你家长辈与我是旧识呢。”

    “背景不凡倒也说的通,只是我家长辈绝不可能与你相识。”陈铮心中暗笑一声,模棱两可的说道:“晚辈陈铮,与青螺宫的青翼蝙蝠老前辈有过一面之缘。”

    “你认的老蝙蝠?”

    老人忽然变的激动,身上的铁链哗啦啦的响动着,要冲过铁牢一般。

    “前辈莫急!您与青翼蝙蝠老前辈认识吗?”

    老人的动作把陈铮吓了一跳,真有点担心他太激动突然抽过去。

    “老蝙蝠呢,他现在在哪?”这老人真与青翼蝙蝠认识,一脸的焦急扰虑。

    陈铮摇摇头,叹了一口气,“老前辈已然身陨,临终前托附晚辈送他落叶归根。可怜,青螺宫已成一片瓦砾,整个青州也几乎落入魔神宫的魔掌。”

    “死了吗?”听到青翼蝙蝠的死询,老人神情低落,独自沉浸在悲伤之中,一动不动,满是萧瑟。

    陈铮见他可怜,安慰道:“人死不能复生,前辈切莫悲伤。该振作起来,想法逃出监牢找魔神宫报仇。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老人悲极而笑,笑声中透出无尽悲凉之意,以及一丝绝望。

    “青螺宫千年基业,毁于一旦。老夫已成废人,即使逃出去又如何?图为先人蒙羞,还不如老死于此落的干净。”

    看他这般悲痛欲绝,陈铮也不知如何劝慰了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阵,等到老人悲痛稍减,陈铮才又问道:“前辈与青螺宫有何渊源?”

    老人收起悲痛,傲然而言,“老夫青螺宫太上长老,飞天神猴!”

    “啊!!!”

    陈铮心神剧震,瞠目结舌,难以置信地打量着老人。青螺宫二位太上长老不是都战死了吗?

    难道传言有误?

    眼前的老人没必要骗自己,刚才老人隔空摄物显露出精湛的修为,若说他是青螺宫的太上长老,似乎真有几分可能。

    “外界传言,老前辈战死青螺宫。没想到,老天开眼,前辈幸在人间,实在是太好了。”陈铮露出一副惊喜激奋的样子。听到老人没死的消息,比他逃出魔神宫监牢还要兴奋。

    青螺宫二位太上长老,青翼蝙蝠,飞天神猴。

    青翼蝙蝠死于青狼山,飞天神猴据说战死青螺宫。陈铮没有想到,对方不仅没死,反而被关押在铁牢之中。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飞天神猴似笑似哭,道:“不过一个废人,与死人何异。”

    陈铮暗叹一声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老人身上一副暮气沉沉的样子,青螺宫的覆灭让他心气尽丧,已无一丝斗志,只剩下苟延残喘了。本想着套套近乎,借老人之手逃出去,看来是白废一番功夫了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老人接受了现实,悲痛稍减,忽然向陈铮问道:“小子,你为什么被抓进来?”

    陈铮被打的鼻青脸肿,衣服破烂,已然看不清面容。但从他说话的声音中还是能听的出来,陈铮的年纪不大。

    魔神宫不会无缘无顾的抓人,凡在关押在牢内的人,无不是一宗之长老,甚至是一派之主,要么就是修为高绝的武道宗师。

    陈铮不过二十来岁,怎么都不可能是上述所属。只剩下一个原因,陈铮的背景非同一般。飞天神猴搜遍记忆,也没找到有哪一家背景深厚是姓“陈”的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我的记忆出错?”

    飞天神猴微微皱了一下眉头,突然看向陈铮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该不会是魔神宫施展的苦肉计吧?”

    无论是九大宗派,还是九州诸郡之内,都没有姓“陈”的背景深厚的势力。飞天神猴不得不多想,陈铮是魔神宫安插在铁牢的内奸。

    疑心一起,飞天神猴越发觉得自己的猜测没错。若非如此,魔神宫为什么要跟一个毫无背景的年轻人过不去,难道是吃饱了撑的,或是嫌监牢太空阔了?

    “若这小子真是魔神宫的内奸,或许……”

    骤然之间,飞天神猴的心神一震,身上沉暮之气消逝,生出一股强大的求生欲望。

    “小子!既然你被魔神宫关押在牢中,必是我正道中人。老夫只问一句:你想出去吗?”

    惊喜来的太快,陈铮几乎无法自己,激动的要从地上跳起来。他与对方套近乎不就是想寻求一丝逃脱的机会吗,现在对方主动提出,陈铮哪里有拒绝的道理,生怕答应的太晚,错过机缘。

    “想!只要能逃出去,晚辈愿意付出任何代价!”

    陈铮好似一位溺水之人看见一根稻草,不管有没有用,抓住就不撤手了。强烈地的求生欲望如同雄雄燃烧的火焰,即使隔着一间铁牢,飞天神猴的眼瞎了都能感觉到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飞天神猴突然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的嗓子坏了,笑起来比夜枭都难听,陈铮没有听出他笑声中的浓浓恶意。

    “不惜一切代价?”飞天神猴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陈铮态度坚决,语气绝决道:“只要能出去,晚辈不惜一切代价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有出去的方法?”陈铮眼睛都冒光了,脸面因为激动呈现出不正常的红润。“扑嗵”一声,朝着飞天神猴跪下,嘶声叫道:“前辈若能救晚辈脱离牢笼,晚辈感激不尽,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。”

    此刻的陈铮,像极了一只为求食物的狗儿。把飞天神猴视为唯一的救命稻草,梆梆地磕着头,声带哭腔,眼泪鼻涕横流。

    贪生怕死之性一览无余,求生之羞态更让人恶心,不忍目睹。

    飞天神猴见状,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魔头!任你智比天高,把老夫关押于此,百般折磨,也想不到人算不如天算,竟被老夫得了一丝生机吧。”

    飞天神猴对陈铮依然不能相信,笑声一收,沉声道:“小子,你先给我道出来历身份来。又为何被魔神宫关押于此,不得有丝毫隐瞒。若让我瞧出你有一句假句,你就在这铁牢里慢慢等死吧!”

    飞天神猴几乎是厉喝出声,谁都能听出他语气中的威胁之意。

    陈铮装作没有听到,忍不住问道:“晚辈气脉被封,浑身使不出力气,前辈真能让我出去?”

    飞天神猴目光灼灼上下打量他,表情出奇地严肃道:“只要你应我一个条件,我不但可助你逃走,还可以让你成为人上之人。”

    陈铮呆了一呆,终于反应过来,自己是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奇遇,连忙磕头道:“前辈造化之恩,别说一个条件,就是十个一百个,晚辈也答应。”

    这一番肺腑之言,情真意切,让飞天神猴不疑有他,哈哈大笑,道:“你有此语,足见诚心。”

    随之,飞天神猴沉吟片刻,等的陈铮内心焦急,急声问道:“前辈怎地不说话,若有为难之处尽管说来,晚辈力所能及,绝不皱一下眉头。”

    飞天神猴沉声说道:“我有一法,名为种玉嫁接大法,可助你冲破被封气脉,一步登天。只是此法匪夷所思,你可敢试一试?”

    陈铮露出疑惑之色,好奇地问道:“什么是种玉嫁接大法?”

    飞天神猴双眼一瞪,“嘿嘿”的得意笑道:“此法乃我青螺宫不传之秘,所谓的种玉,便是以老夫的阴神化种,以老夫全身修为浇灌,催生出你的阴神,让你一步登天,成就宗师之境。”

    陈铮听到后,“哇”的惊叫一声,目瞪口呆的看着飞天神猴,没想到世上还有这等诡异神功。随之,他露出疑惑之色,犹豫地说道:“此法对前辈可有害处?”

    虽不知功法全貌,只听飞天神猴的介绍,就知施展这门功法绝非没有代价。

    “老夫的阴神化种,百年修为灌输于你,自然是身死道消。”飞天神猴冷哼一声,语气中没有半点贪生怕死之意,好像死的不是自己一般。

    陈铮听闻之后,大惊失色,猛地向后仰倒在地上,连滚带爬的起来,惊慌失措地叫道:“使不得,万万使不得。若没有前辈相助,晚辈怎么能逃出牢茏。还请前辈另择它方,一定有两全齐美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胡闹,这里是魔神宫的老巢,无异于龙潭龙穴。老夫已成废人,如何逃的出去。只要记的老夫的恩情,将来寻一个可造之材,为我青螺宫传下苗裔,老夫便感激不尽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绝对不行!”陈铮不断的摇着头,坚决不受。

    飞天神猴没想到对方竟是个死心眼,双眼一瞪,空阔的眼洞冒出幽幽寒气,吓的陈铮连忙后退。

    “你若不接受,老夫宁愿一死了之。用不了多久,你也会到地下陪老夫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陈铮被吓的惊叫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应是不应?”飞天神猴有些不耐烦了,沉声喝道。

    陈铮许是真的怕死,连忙点头道:“晚辈应了,晚辈应了!”

    “好!!”

    听到陈铮答应,飞天神猴露出欣慰的笑容。安慰着陈铮:“老夫已成废人,况且魔头绝不容老夫逃走。青螺宫千年传承不能断绝,你受了老夫的馈赠,必须担当起复兴青螺宫的责任。此为老夫的条件,你若应了,老夫就施展种玉嫁接大法,为你解释封禁,助你一步登步。”

    陈铮明白,一旦自己得了飞天神猴的修为灌输,对方必死无疑。跪在飞天神猴面前,嘭嘭的磕着响头,泣声说道:“晚辈粉身碎骨,也一定光复青螺宫,绝不叫前辈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!!”

    飞天神猴连叫三声好,被陈铮的言行感动,声音颤抖着,对陈铮温言道:“好孩子,快起来。青螺宫弟子一生只跪天地亲师,再不向任何人跪拜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恩同父母,弟子便是跪到天荒地老,也难酬万一。”陈铮跪地不起,泣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收起儿女情,盘膝坐地,五心向天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陈铮连忙盘膝坐好,然后说道:“晚辈已坐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飞天神猴满意地点了点头,又道:“排除杂念,精神放空,无思无想,物我两忘。老夫要凝聚阴神化种,进入你的识海了。”

    “弟子明白,前辈尽管施法。”

    陈铮应了一句,然后默诵《清静经》,排空杂念,臻入无思无想,无念无法之境。

    白玉门突然一震,毫光收敛,解开封林。

    只是陈铮的阴神深藏门户之内,甚至施展出蛰龙功,收敛了一切的气机,抚平汹涌的血海,令白玉门内的一切异象都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看到陈铮放开心防,识海洞天,飞天神猴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,魔头啊魔头,任你千般算计,怎敌我造化加身。千不该万不该,不该把这小子送到我的面前。待我功成之后,你施加于我身上的痛苦,我会百倍千倍奉还。”

    说罢仰首望向牢顶,神色阴晴不定,忧喜交换。

    片刻,飞天神猴露出前所未有的凝重神色,脸色猛地一变,布满死气。运转青螺宫嫡传功法,天门大门,阴神出窍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飞天神猴的身形猛地一晃,化作一团血雾。随之,哗啦啦的碰撞声传出,贯穿全身的铁链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一道虚幻的影子飘浮在铁牢内,形同鬼魅,竟与飞天神猴有七八分相似。这道鬼魅看到陈铮毫无所觉的盘坐着,骤然化作一道流光穿过铁栅冲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