嗤!!

    一道乌金光芒闪过,击散了陈铮满天的爪痕,凌厉气劲侵入体内,瞬间封闭了陈铮的全身诸脉。

    扑嗵!!

    陈铮脸色一阵青红变幻,被震的倒飞出去,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这次栽了!”

    周身气脉被封禁,陈铮万念俱灰。感受到黑衣人身上的恶意,陈铮便知落到对方手中,绝对落不下好。

    眸射血光,闪过一道厉色,陈铮露出决绝之色。“拼了,大不了重头再来!”此念一起,陈铮勾通阴神,就要遁出阴神,丢弃肉身逃走。

    没想到黑衣人早就预防,一点指向陈铮的眉心,死亡气息侵入识海,竟想要控制陈铮的阴神。

    “不好!!”

    陈铮眼前一黑,精神陷入冥冥鸿鸿的一团混沌之中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死亡气息侵入识海,阴神察觉到危险,白玉门轻微晃动,施放出一道毫光封闭着门户。阴神躲藏在白玉门之内,自主切断了与陈铮肉身的联系。

    黑衣人没想到陈铮竟有白玉门这种的至宝,危机来临时,瞬间封闭了门户,隔绝了他的死亡气息。黑衣人自以为得逞,提起不醒人事的陈铮,瞬间消失。

    当陈铮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被戴上了镣铐。这不算什么,让他感到恐惧的是,竟然感觉自己浑身无力,一点儿气劲都凝聚不得。

    当日的遭遇一点一点地浮现在脑海中,陈铮知道自己被魔神宫擒住了。也不知对方施展是什么手法,陈铮好似被抽走了筋骨,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。

    转动头颅,陈铮左右打量了一下,这是一间狭小的牢房,四面都是用婴儿臂粗的钢筋分离。借着昏暗的灯光,看到地上铺着干草。像他这样的牢房,还有十几间。

    “这是魔神宫的监牢吗?”陈铮自言自语道,“对方竟然没有杀我。”

    陈铮似乎接受了自己被囚禁的现实,挣扎的盘膝而坐,尝试运转白骨阴风诀,竟然没有丝毫的反应,脸色不由一苦。

    监牢通风不好,满是腐烂发霉的气味。片刻,陈铮感觉到喉咙干得似火在烧,四处打量一番,什么都没有,不由干咽了一口唾沫。

    突然,一阵锁链抖动的声音传来,陈铮被吓了一跳。扭头看去,就见相隔一间牢房之外,同样坐着一人,蓬头垢面。身上的衣服血迹斑斑,又破又烂。一只老鼠从他脚边窜过,都没有一丁点的反应,似乎已习惯了如此。

    花白的头发凌乱,遮住了面容。犹让人吃惊的是,对方的两处肩胛被铁链穿透,穿过琵琶骨,与双脚铁链串联在一起,然后固定在铁牢的两角。

    “前辈,您也是被魔神宫关押在这里的吗?”

    对方似没有听见,并不理会陈铮。

    陈铮皱了一下眉头,再次叫道:“在下陈铮,不知前辈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这一次对方听到了,扭过头看了陈铮一眼,又把头扭回去,依然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陈铮也终于看到此人的面容,上面纵横交错着几十道伤疤,面目全非,乍一看好似厉鬼,惊的陈铮倒吸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更让他心寒的是,对方眼框空洞无物,竟被挖去了双目。

    “嘶,好狠的魔神宫。”

    杀人不过头点地,何苦折磨作贱。

    忽然想到自己也身陷囹圄,怕是不比对方的下场要好。陈铮浑身打了一个寒颤,他宁愿去死,也不想遭受这样的非人虐待。

    人生不如意之事,十之八九。你越是不想来什么,就越来什么。

    就在陈铮忍受干渴,担心自己也遭遇魔神宫的严刑酷虐时,突然一阵“当啷”声传来,就见两名黑衣人打开牢门进来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指着陈铮,低沉问道:“是他吗?”

    “就是他!”

    另一人点点头。

    两人互视一眼,架起陈铮出了铁牢。

    陈铮被死死的架着,手脚的铁链与地面交击磨擦,在牢狱中回响震鸣。走出铁牢,进入一间刑询室,两名黑衣人直接把陈铮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狡不及防下,陈铮往前仆跌,下颔重重撞在冰冷凹凸不平的地面上,登时渗出血来。

    刑询室中,端坐着一名监头,身旁两名同样装束的黑衣人。看着爬伏在地上的陈铮,眼神中暴出一团厉光,不缓不急走了过来,阴森的脸目没有半丁点表情。只是冷冷望向陈铮,好似在看一位死人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突然一脚踢向陈铮的小腹,直接把陈铮踢的飞起。不等陈铮从地上爬起来,背后再一脚飞来,直接把他踢飞撞到墙上。陈铮眼前一黑,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晕死过去。

    四位黑衣人看到陈铮狼狈的样子,放肆大笑起来,笑声中充满了狠毒和残忍,以及虐待他人的变态快意。

    监头弹了弹鞋梆上的尘土,看着陈铮,阴恻恻地道:“老规矩!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四人如恶狗扑食,冲到陈铮跟前,一番拳打脚踢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陈铮全身无力,没有一点反抗力。突然眼前一道阴影飞来,被一脚踢在眼眉骨上,顿时眼前一红,被血色覆盖了视线。

    陈铮也是硬气,一声不吭,任由对方毒打。

    砰!!

    腰上又着一脚,陈铮踢翻,重重撞在墙边,痛得他虾米般弯起腰身,身体抽搐几下,猛地爬在地上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两名黑衣人一左一右将他提起,其中一人喝道:“抬起头来!”

    陈铮视线被血模糊,隐约见到监头瞪着一对凶铃眼睛。就听到对方冷哼道:“小子硬气,不过落到咱们魔神宫手中,就复你是百炼精钢,老子也能把你整成一块废铁。”

    监头不理会陈铮的反应,两手穿过他的颈项,借力冲前,一膝猛顶向他的小腹,直接把陈铮顶翻,仰面撞到地上。

    好一番毒打,看到陈铮就像死狗一般,毫无反应。监头与四位黑衣人打的腻了,这才放过他。

    监头对着地上一动不动的陈铮,狠狠啐了一口,冷冷道:“将这小子关回铁牢,三天不得吃喝。”

    黑衣人“嘿嘿”狞笑着,提着陈铮的衣领,直接拖出刑询室,向铁牢走去。

    透过信道的栅门,可以看到铁牢中关押着十多个囚犯。个个身上带伤,血迹斑斑,显然都经过虐待毒打。

    嘭!!

    牢门打开,黑衣人像抛垃圾一般,把陈铮抛飞了进去。然后就听见“篷”的一声,牢门又被锁死。

    陈铮摔了个四脚朝天,终于昏死过去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