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铮吃惊于对方的修为,面上却不动神色,沉声说道:“阁下是谁?”

    这个黑衣人如同立足于另一片空间,似梦幻泡影,身边若隐若现缭绕着的天地元气,显示出超人一等的修为。(书^屋*小}说+网)

    陈铮不敢说打遍阴神境无敌手,自度过火劫,阴神隐隐有大成之象后,自信同境界的人绝逃不过他的灵觉。而眼前之人,却给他一种似梦似幻,不真实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位绝顶高手!”

    陈铮凝神戒备,不敢有丝毫大意。

    黑衣人没有回答陈铮的话,目光平静地扫视着陈铮全身上下,惋惜的摇摇头:“等你活下来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语气中露出一丝惋惜,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,根本没有把陈铮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陈铮冷冷一笑,说道:“阁下是魔神宫的人吗?不知是八大神将还是四位尊者?”

    陈铮的话还没有落下,就看到黑影闪动,一只乌金般的手掌骤然朝着他斩下来!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黑衣人的手掌斩下,犹如晴天响起了霹雳,手掌周围空气发生了剧烈的爆裂,一圈圈肉眼可以看见的气浪朝着四面八方扩张,虚空都被这只手掌斩裂。

    “可恶,当我好欺吗?”

    陈铮冷喝一声,不敢托大,直接拔出泣血刀。身子陡然一闪,一股阴森磅礴的气劲轰然爆发,血光如电斩向对方的手掌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一股锋利而充满阴森死亡的气息陡然爆开,黑衣人脸色微微一变,乌金的手掌猛地加力三分,一掌劈退陈铮。

    手掌被一层冰霜包裹,不由惊讶的看向陈铮。

    “嗯?居然蕴含着千年寒玉髓的气息!还有一股阴气……”

    黑衣人心里微微一惊,陈铮刀法中蕴含的千年寒玉髓并不让他吃惊。让他吃惊的是刀中的阴气,至寒至阴至邪,让他心里登时一震。

    “神尊的气息?”

    黑衣人不可思议的盯着陈铮,不为一切所动的双眼猛地暴出一团骇光,死死盯着陈铮,喝问道:“你与神尊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什么神尊,没听说过!”

    陈铮被黑衣人一掌击退,听到对方的喝问,嗤笑出声。话还没说完,突然一股如若实质的杀气涌了过来,让他心神皆震,不禁退后一步。

    这股杀气浩浩荡荡,如同大海里的海水一般无穷无尽涌来,无穷的杀气登时就锁定了方圆数十丈,将陈铮紧紧的笼罩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子找死,待本座擒了你,不信烤问不出来!”

    黑衣人森然说完,身上冒出了丝丝黑气,散发出浓郁的死亡气息,如同海浪般铺天盖地的涌来。方圆百丈之内,登时变成死亡绝域,万物不存。面对这股令人颤栗的死亡气息,陈铮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。

    这人即便不是阳神境,也已一只脚踏入了阳神的境界。

    黑色的死亡之气翻涌不休,乌金的手掌缠绕着丝丝黑气,手掌轻轻一划,虚空像是一块豆腐般被划开,露出黑色的空间裂缝。

    手掌无声无息,不带丝毫烟火之气朝着陈铮压下,简简单单的一掌配合着无穷的死亡气息,登时有如泰山压顶,天空倒悬,如面天威。

    陈铮眸含血光,闪过一丝凝重之色,心中震骇,“这个黑衣人好强悍的实力!”

    以此人的实力,陈铮绝非对手。对方轻飘飘一掌落下,陈铮就有一种面对天威,难以抵抗之感。

    “三十六计走为上!”

    毫无胜算还要死抗,这是取死之道。陈铮还没有活够,念头一动,就想要逃跑。心里想着,陈铮疯狂运转白骨阴风诀,阴风怒啸,一抹血光斩向黑衣人的手掌。

    即使要逃,也要把眼前的危机化解,若不然转身之际,就是身死之时。

    这一刀看似普通,陈铮却已使出十二分力量。血色刀光之中,蕴含着一股“斩鬼神”的凌厉气息,斩破虚空,直接迎上黑衣人的手掌。

    泣血刀挟雷霆万钧之势,破碎天地之锋芒轰然落下。阴风缠绕刀锋,散发出可怕之极的寒冻气息。

    当!!!

    泣血刀斩在乌金手掌之上,如斩在钢板之上。黑衣人手掌直接抓住了陈铮的刀锋,就像一只虎钳,让陈铮无法抽离。可怕的死亡气息沿着乌金手掌蔓延而来,瞬息之间侵入陈铮的手臂之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陈铮心里一惊。

    简直不敢相信,对方只凭一双肉掌居然抓住了泣血刀。

    泣血刀是货直价实的神兵,切金断玉。尤其在他的刀意加持之下,几乎无物不斩,连虚空都不能承受这一刀,被斩出一条丈许长的黑色裂缝。

    如今,连黑衣人手掌的皮都没有划破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陈铮一惊之后,立即就意识到了不妙。不等他有所反应,就见黑衣人的一只手掌骤然的伸出来,掌如刀锋,向他的胸口斩落。

    乌金灿灿,肉掌就像一柄锋利之极的大刀,斩碎空间,黑色风暴发出隆隆的响声,席卷过来。

    陈铮只感觉到眼前一花,对方的手掌已经轰然斩到,乌金的手掌挟带着令人窒息的劲力。可怕的乌金锋芒斩落而下,劲力传到了他的经脉之中,震得他体内的气血沸腾不已,差一点就吐血!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掌劲!”

    陈铮骤然变色,他的肉身之力强悍无边。筋骨如钢,度过火劫之后,几乎成就金刚不坏之体,却被黑衣人一掌刀斩得胸骨折断。对方掌刀蕴含的可怕的死亡气息,如潮水般汹入体内,腐蚀着他的生机。

    若非陈铮的白骨阴风诀隐隐压制了这股死亡气息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一刀未能斩杀陈铮,尤其看到陈铮竟对自己的死亡真气毫无反应,黑衣人的眼中露出惊讶之色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神尊气息!”

    他的灵觉何等敏锐,已经具备少许阳神境的神异,瞬间就感应到陈铮体内的白骨阴风诀,与魔神宫供奉的神像如出一源。不问可知,对方与“神尊”必有关联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黑衣人眼中闪过一道厉色,化掌为爪,直接抓摄向陈铮,要把陈铮擒下来。

    陈铮大惊失色,泣血刀被对方死死抓着,不甘束手就擒的陈铮,另一只手猛地施展出幽冥血爪,发出惊天动地一击。

    狂暴的阴气呼啸成风,带着可怕的寒冻气息在两人身体的中间汹涌爆发开来,四面八方崩射出去。

    这一刻,陈铮使出了浑身解数,爪如钢刺不断的朝着黑衣人发出攻击。每一击都蕴含着凌厉的气劲,划出道道痕迹,杀气冲盈,好像勾魂夺死神之索。

    但让他感觉到骇然的是,无论他的攻击是多么的凶猛,黑衣人总是能够从容应付,让陈铮的每一击都劳而无功。

    双方实力差距之大,让陈铮有些绝望,连击十几爪,陈铮反而落到了下风。

    “魔神宫怎么有这么可怕的高手!”

    陈铮的手爪与对方的手掌一次次的对碰,好似击在钢铁之上,反震的他全身骨骼喀喀作响,气血一阵阵的翻腾,心里惊骇不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