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道劫火消退,陈铮连忙催动白骨阴风诀,真气游走百脉,气血贯通全身。

    体内的寒玉精髓充寒全身,扑灭劫火气息,以极快的速度融入气血之中,让陈铮千疮百孔的身躯在极短的时间内恢复。

    似乎不想让陈铮快速恢复,劫云之中,忽然一道火焰落下,直直坠向陈铮所在的方向。赤金色火焰翻滚燃烧,溅射出一道道火舌,引燃了空气。

    火雾弥漫,万物皆焚,就连汇聚而来的阴风都被点燃。呼啸阴风之中,夹杂一道道赤红火丝,把陈铮团团包围。方圆一亩之内,都变成了火焰的世界,要把天地焚化。

    这道劫火的声势太过吓人,让陈铮骇然变色。

    感应到强烈的危险,陈铮的真气瞬间生出反应,不断向丹田中退缩,似乎极为惧怕劫火。

    不同于上一道劫火,坠地而没,生于体内。而是伴随着阴风,从陈铮的毛孔中吹入,火借风势,侵入他的经脉之中,烧向他的真气。

    回想着上一次度劫的经历,陈铮明白这道劫火专烧他的真气。陈铮不敢犹豫,迅速吞纳周围的阴气,联合白骨真一同对抗劫火。

    滋滋滋……

    真气与劫火相触,就像气缸中的油雾遇到火星,发生了剧烈的反应,腾起一团火焰。本是至阴至寒的白骨真气遇到了克星,被劫火直接烧融。

    劫火穷搜经脉,犹不罢休,竟然冲向陈铮的丹田气海。

    陈铮大惊失色,凡田气海是人身之要害,不可有丝毫损伤。真若被劫火冲进去,就相当于在油海中丢进一只火把,瞬间就会把他的气海变成一片火海。

    这个后果,想想就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陈铮连忙调动真气进入经脉,劫火就像饥饿半个月的狼遇见了一只又大又肥的兔子,迅速扑向真气。

    看到劫火的反应,陈铮眼前一亮,想到了应对劫火的办法。真气在经脉疾速运行,勾引着劫火在经脉之中疯狂冲弛。

    阴森冰寒的真气,吞纳阴气,化作一道黑色的风暴在经脉中疯狂奔逃。所过之处,经脉被撕裂,剧烈的疼痛,让陈铮全身颤抖,脸面扭曲。

    此刻已经顾不得这些,陈铮宁愿经脉破碎,也不能让劫火冲入丹田气海。

    赤金色的劫火,化作一道金色流光,紧追在真气后面。

    就像一黑一金两辆超级跑车在高速公路上疯狂彪车,一逃一追,把陈铮的经脉搞的一片狼籍,处处断裂。

    陈铮并不是一味的逃跑,而是时快时慢。当他放慢速度,紧追的劫火一涌而上,陈铮看准机会,反冲截取一团劫火,然后掉头狂奔。同时,吞纳阴气与真气夹击劫火,把劫火包容起来,不断炼化。

    就这样一边勾引劫火在经脉中狂奔不息,一边反击,偷袭般截取一团劫火,全力炼化。

    在经脉中狂奔十几个周天,劫火被拖疲,威势渐弱。陈铮乘机引动玉髓寒潮扑了过来。这二者,一炽势一阴寒,水火不相隔,都是霸道刚烈的性子,一见面就争斗起来。

    陈铮坐山观虎斗,等到两者斗的精疲力竭,便调动真气狠狠的扑上去,连劫火带寒潮一口吞下,运转功法炼化。

    渔蚌相争,渔翁得利!

    陈铮就是这个渔翁,一点点的吞炼着劫火与寒潮,真气不断壮大。

    此刻,陈铮的丹田气海也在发生着剧烈变化,真气如水,幽幽如大海,一道狰狞可怕的漩涡在海中心旋转,吞噬万物。随着陈铮不断炼化劫火,漩涡旋转的速度放缓,甚至漩涡的规模也在变小。

    直到漩涡消失,幽幽气海平滑如镜,如同一面浩瀚无边,散发着阴森森、寒冷无比,冻绝万物的大冰块。

    冰块溢出的寒潮气息,进入经脉之中化作白骨真气,带着一股浓浓的至邪之意,形成实质般的阴风在经脉中刮过。

    白骨真气的形态再次发生变化,变成“阴风”状态。无孔不入,吹进骨髓,吹入血肉之中,甚至吹入识海之中。

    狂风袭卷,阴风化作黑色的风暴,在识海中,在经脉中,在血肉筋骨之间,狂啸突彪。

    这已经不能算是真气了,连陈铮都知道该如何称呼,姑且以“阴风”代之。

    这道阴风具备了真气的一切特性,又有风的一切属性。

    如刀似剑,凌厉超凡,若非陈铮以劫火淬炼过的经脉,根本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噗嗤!!

    阴风透体而出,化作一记风刀斩向虚空。在虚空中划出一道黑色的痕迹,幽幽如渊,阴森恐怖,散发着冻绝一切的寒气。

    至阴,至寒,至邪!

    这就是陈铮真气的特性!

    至此,白骨阴风诀终于大成!

    白骨真气转化为白骨阴风。

    第二道劫火对陈铮再无危险,不仅没有危险,反而变成大补之物。白骨阴风在经脉呼啸而过,轻而易举的扑灭劫火,吞噬炼化。

    轰!!

    骤然之间,天地震荡。好像被陈铮的举动惹怒了,劫云翻滚沸腾,竟然浓缩成一团乌金色的火球,朝着陈铮疾速坠攻。

    火球坠落,如慧星一般,拉出一条长长的火焰尾巴。

    乌金的火焰气势汹汹,从空中急速坠落到陈铮头顶一尺有余,骤然消失。好似从没有出现过,随着火珠消失,天地陷入一片漆黑之中。

    阴风呼啸,吹走了炽热的火气,寒冰如潮,以陈铮为中心向四周扩散,在地面了凝结一层蓝汪汪的霜冰。

    陈铮眼前猛地一暗,识海之中凭空出现一团乌金的火焰。原来这团火焰并没有消失,而是进入陈铮识海。

    雄雄燃烧的火球,散放着乌金色的火光,好似一棵太阳悬浮在识海之中,无量虚空被照亮。

    充塞于识海中的玉髓寒潮,冰蓝雪晶倒卷而上,扑向乌金火球。

    阴阳相冲,水火相济,一股玄之又玄的气息萌发。

    嗡!!

    白玉门轻颤晃动,一道阴影跨门而出,立于识海虚空之中。这是陈铮的阴神,从白玉门中走出,对着虚空高悬的乌金火球不断吞吐。

    一缕缕,一丝丝,奇妙无比,玄奥气息被阴神吸收。

    本是属于阴神的劫难,由于陈铮吞噬了千年寒玉髓,水火相济,反而遇难呈祥,化作陈铮的机缘。

    玉髓寒潮与乌火劫火相互融合,被陈铮的阴神吸收。

    阴神模糊的五观,渐渐清晰,乍一看就像陈铮的分身,形神皆备。一道凌厉的气息冲天而起,化作一口神刀逆斩乌金火球。

    轰隆隆……

    火球爆炸,化作无边火焰与玉髓寒潮双双湮灭。骤生异变,陈铮的阴神突然崩溃,化成一股阴风,席卷了火焰与寒潮返回白玉门。

    “阴神化风,聚散无常,这是大成之兆。”

    陈铮恍然而悟,继而神情激动。着实是天大的造化,竟然借着千年寒玉髓与劫火之力,让阴神在一夜之间迈向大成之境。

    传言果然不虚,千年寒玉髓真的能让阴神提升一个境界。

    度过火劫,陈铮晋升火劫境。又吸引了千年寒玉髓与劫火,阴神在一瞬间跨越一个境界,步向大成之境。若非是没有度过雷劫,陈铮的修为将突飞猛进,直接就达到雷劫境巅峰,阴神九重圆满。

    “造化,真是天大的造化!”

    感受着阴神传来的充实,陈铮手足蹈舞,真正的得意忘形。

    虽无雷劫境之实,却有雷劫境之相。

    只要经过一段时间的磨炼,积累底蕴,陈铮就会水道渠成,轻而易举的迈入雷劫境。一旦经过雷劫的洗礼,就将瞬间阴神大成,成就绝顶宗师之境。

    “这才是真正的一步登天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陈铮大袖一挥,凭空而立,忘形般的大笑起来:“费无忌,景阳县一战你输定了!”

    正得意忘形,哈哈大笑的陈铮,骤然化作一道黑影掠过长空,血光乍现,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噗哧!!

    一颗头颅飞起,鲜血如柱般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陈铮连看都没有看一眼,一步跨过无头尸体,眼中血光盈盈,透出浓烈的杀意。火劫境的气势瞬间弥漫开来,阴风怒号,一团阴森气息扑天盖地,笼罩数十丈之内。

    冻绝生机,万物皆灭,至阴至邪的刀意,遥遥锁定暗中的敌人。

    “既然来了,为何还不现身!”

    陈铮的声音如从九幽地狱中传出,声中夹杂着一股恐怖的刀意,震动整个天地一阵嗡鸣。阴风呼啸,在他身后凝聚出一股恐怖的黑色风暴,随时都会扑上来把一切敌人撕碎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!”

    突然,阴暗之中走出一道人影,一边走一边鼓掌。对于陈铮的扑天盖地,覆灭万物的气势视而不见,仿佛不受没有任何影响,漫步于冰潮阴风之中。在距陈铮不足一丈之外停下,面带欣赏之意,打量着陈铮。

    这人一身黑色描金兖服,头戴玄玉冠,气息幽深,隐隐透出一股身居高位的霸道气质,对着陈铮赞赏道:“方冕与高进死不冤,果然是一位少年英杰,死在本座手里太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剧震,来人气息藏深渊,他竟丝毫感觉不到深浅,只能说明一个问题,对方的修为远远超过自己。

    但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陈铮度过火劫境,阴神大成,几乎不弱于一般的雷劫境高手。难道眼前之人超越了雷劫境?

    “阳神境!”

    陈铮被这个念头吓出一身冷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