寒潮涌动,冰气霸道,似冻决万物,陈铮连忙运转白骨阴风诀,催动真气抵抗寒潮。(书屋 shu05.com)气血被寒气入侵,好似来到九幽寒狱,身体的每一个细胞,每一块骨肉都被冻僵,就连血髓都凝固了一般。

    白骨阴风诀迅开始运行,陈铮以真气护体,催动气血冲刷周身,分化侵入体内的寒潮。气血所过,寒潮霸道的冲刷着陈铮的每一寸血骨之中,甚至深入到每一个细胞内。

    顷刻之间,阳刚的气血与极冻的寒潮相互激烈争锋起来。

    陈铮催动着气血,运转白骨阴风诀,极尽所能的要把玉髓寒潮压服,再将其融入气血,以此淬炼筋骨躯体。

    然而,寒潮霸道异常,岂是轻易被压服的!

    千年寒玉髓,经千年积累的寒气,冰绝万物,即使百炼精钢也会冻到钢渣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陈铮的白骨阴风诀同样为至阴至寒,他又经过一个月吸收寒潮,有了抵抗力,根本不敢以玉髓寒潮淬炼气血身躯。

    千年寒玉髓中的恐惧寒潮被陈铮尽数吞纳入体,寒潮肆虐,与陈铮开始长时间的胶着和抗衡。

    阴气汇聚,融炼屋内的寒气,凝缩成雾,丝丝缕缕的渗入陈铮的毛孔内,支持着陈铮与玉髓寒潮作争斗。

    经过一个月的吸收,玉髓寒潮已被他吞噬大部份,剩下依然磅礴,却是无根之源,无源之水,随着僵持的时间越来越久,白骨真气终于将玉髓寒潮的气息压制而下,由被动转为主动。

    被压制的寒潮,依然如暴龙一般,在体内横冲直撞,甚至侵入经脉之中,逆冲丹田。陈铮小心翼翼的抽离一缕头发丝细的寒潮,以气血融炼。阴阳相冲,寒热互逆,一股爆裂的劲力暴发,差一点让陈铮拿捏不住气血。

    陈铮连忙将所有精力都集中到这一缕寒潮之上,不断以气血进行冲刷,以图炼化。别看这寒潮只有头发丝的一缕,却是霸道绝伦,在这一丝寒潮的逆击之下,气血动荡,发出江河般的呼啸。

    真气涌动,勾通体外的阴气融入体内,开始磨灭着玉髓寒潮。白骨阴风诀被催到极致,真气力犹如黄河泛滥,奔腾不息。这一丝头发丝精细的寒潮,却让陈铮足足炼化半柱香时间。

    粗略计算一番,想要把体内的所有寒潮融炼,至少要不眠不休一年的时间。

    若不是感觉到身体一点点的强壮,气血越发纯净,陈铮真想要把这些寒潮驱出体外,不想受这个罪了。

    寒潮入体,每抽离一缕,以气血融炼时,都如冰刀刮骨,寒刀剔肉。这一刻,陈铮总算知玉髓寒潮的恐怖了,也知道温峤得到千年寒玉髓后,为何没有炼化了。

    若非精通至阴至寒之功,以压制恐怖寒潮,就只能寻找一位绝顶高手,以纯阳之功护法,方能炼化寒潮。不具备此二条件之一,冒冒然的炼化,必受寒潮反噬,冻绝生机。

    第一丝寒潮炼化,陈铮顿觉浑身一轻,好似祛除了一层污垢。然后筋骨齐鸣,天崩地裂,“啪啪啪……”的一通爆响,被寒潮冲刷出的杂质随之排除体外。

    陈铮再接再厉,再次抽离一缕寒潮。

    催动气血,挟裹寒潮,一遍遍的冲刷着身躯。再吞吐外间的阴气,内外夹击,寒潮被训服,受陈铮驱使着在体内行走。

    一缕寒潮渗入经脉游走一周天,化入真气之中。本就阴森冰寒的真气,竟透出一丝冻绝万物之意。

    炼化的寒潮越多,陈铮经验增加,越来通顺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不明显,但他能清晰的感觉到,每融炼一丝寒潮,自己的身体就会变强一点,而真气中的冻绝之意也增强一分。

    心映周身,气血如铅汞,蕴含着恐怖的力量。念头一起,气血发出雷鸣般的涌动声,伴随着筋骨齐鸣,陈铮清晰的感觉到,玉骨髓寒潮筋骨与气血的淬炼效果。

    白骨阴风诀,锻体淬骨,分铁骨、银骨、金骨、玉骨、白骨五大境界。

    当陈铮晋升先天化境后,他就已臻入白骨境。骨骼纯白如雪,几乎透明一般。当他晋级阴神,骨骼返璞归真,向正常化转变。

    经过玉髓寒潮的淬炼,陈铮的骨骼终于生出一丝灰质。

    沉入潜修的陈铮,对时间的流逝毫无所觉。

    天地萧瑟,枯黄落叶铺满了院落。

    嗡……

    一直沉寂的泣血刀忽然发出一声鸣叫,天地压抑无比。

    陡然一股浩荡、幽暗的压抑气机从天而降,锁定了陈铮。正沉入修行之中的陈铮,忽然心神一震,只觉头皮一炸,大难临头。

    漆黑的夜空,乌云滚滚,如潮水席卷了陈铮的院落。黑云之下,阴风呼啸,浓墨般的云层之中,透出一道火光。

    “火劫气息?”

    陈铮大吃一惊,竟然引动了火劫,连忙收敛气息,运转蛰龙功,冲出屋外,向着小河城外疾弛而去。

    阴境火劫非同小可,声势浩大,真若在城内引度,必将惊动全城,甚至引来不怀好意之徒。

    随着陈铮狂奔,空的火劫云也跟着移动,始终罩在他的头顶。火劫气息越来越浓,浓墨的云层眼看要被劫火烧穿,降临而下。

    出了小河城,一路狂奔数十里寻到一个隐蔽地方,陈铮马上盘膝坐下,催动蛰龙功,内敛气机,试图断切火劫的感应。

    大难临头的危机感,渐渐消散,陈铮抬头一看火劫云渐渐消散,劫后余生般的长吁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现在真不是引度火劫的时机!”

    拍了拍泣血刀,以示嘉奖。今此若非泣血刀示警,怕是火劫降临,他还沉浸在深层入定之中呢。

    陈铮没有想到千年寒玉髓的功效这么强悍,直接他的修为推到风劫境巅峰。默察周身,体内的寒潮才炼化了微不足道的一部份。识海之中,寒气凝结,形所蓝色雪晶,好似天空的繁星,星星点点。

    “得赶紧调整状态,度过火劫。若不然稍微暴露气机就会引发劫火,一旦遇到强敌就真的坐蜡了。”

    此刻,他还不知道,自己无意引发劫火,彻底惊动了小河城。乌云遮天,劫火漫延,漆黑的夜空中燃起雄雄大火,一副世界末日的景象,让全城的人惊骇欲绝。好在他反应快,迅速逃离城内,才没有引发全城的混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