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望无际的大海,半边金阳探出海面,霞光万道,倒映着蓝色的海水,如梦如幻。半隐半显的石礁好像点缀的黑色的宝石,在扭曲的光线下,不断变化着形状。

    破锋神将站在海边的一块岩石上,看着空阔的海面,以及远方轻微摇晃的海船,怒发冲冠,仰天狂啸。狠狠一跺脚,脚心喷出一道劲力,坚如钢铁的岩石寸寸龟裂。

    咔咔……

    石岩裂缝,脱落坠海,溅起朵朵水花。

    “把它击沉,给我把它击沉!我要怒蛟岛鸡犬不留,把所有反抗者格杀匆论,暴尸野外。”

    破锋神将指着远方的海船,那是温峤给自己预备的后路。修行有成以来,他还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。一股被人玩弄后的羞耻,让他理智全无,双目赤红,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“发动所有人给我搜,翻江滔海也要把那个家伙给我揪出来。方圆一百里之内一只虾米都不能放过,我就不相信他能在海里藏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破锋神将疯狂的咆哮着,雄雄火焰在胸膛中燃烧,要爆炸一般。追过来的魔神宫弟子,噤若寒蝉,连呼吸都不敢大声,生怕惹恼了破锋神将后牵连到自己。

    只是茫茫大海,哪里能找得到陈铮的身影。阴神境的宗师若是一心隐藏,除非是天人境的绝世高手不惜代价,才有几分可能性。

    九州世界的等级很高,陈铮游历诸多世界中,只有蛮荒世界能与其相比。其最高极限为阴神境巅峰,或许有人突破极限达到了阳神境,但从没有亲眼见过。阴神境以上的信息不显于世,或许九大宗派有相关的记载,但都守口如瓶。

    当太阳跃出海平面,陈铮早已经逃遁不知何方。

    海面上,硝烟迷弥,一艘艘破损的海船,失去了动力,飘浮在海面上随波逐流。随处可见的尸体,在海水里浸泡一夜,变的浮肿,好一只只海怪。

    惨烈的杀气,凝聚于空气中久久不散,闻到血腥味儿的鲨鱼在周围徘徊,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陈铮确实不能在海里藏一辈子,也不需要藏一辈子。潜行二三十里,正好有一块舢板飘过来,他便浮出海面,脚踩舢板,冲浪一般向着大陆方向疾弛而去。

    蹬上北海郡的土地,已经过了中午。

    北海郡五大主城被魔神宫占领,到处都张贴着通缉陈铮的榜文。所有人进城的人都要经过严格的检察。陈铮绕城门而不入,直奔高密郡方向的小河城。

    这里是三不管地带,既不是交通要道,也不是战略要地,且又小又偏僻,还没有油水,魔神宫的人力不足,只能抓大放小,暂不理会。

    于是,这里就成了三教九流的汇聚地,许多被魔神宫破家灭门后的露网之鱼,也都逃到这里。

    就像一滴酱油落入一缸染料之中,瞬间就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陈铮很低调的进入小河城,租了一座小院,过起了平常人的生活。每天外出游逛,一日三餐,不明所以的人,真的以为他要在这里常住。

    接连四五天,陈铮似乎在城里玩腻了,窝在家里再没有出现过。

    经过一番修养,陈铮把状态调整到最佳,从空间口袋中掏出一个褡兜,从里掏出一方玉匣。

    玉匣一寸厚,一尺长宽。入手清凉,是用一整块冰玉雕刻而成,元宝大的玉锁被陈铮轻轻一扭,咔嚓一声断裂。

    打开玉匣,一股白烟喷出,冰寒极冻,整个房间的温度在一瞬间下降,陈铮张嘴呼出一口霜气。等到冰霜雾气散发,就见匣内铺着一块蓝色天蚕丝织成的绸布,上面放着一块蓝黑色的冰块。

    冰块浑浊,中心一团混沌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千年寒玉髓?”

    陈铮伸手触冰,骤然一股针刺般的剧痛让他脸色大变,触电般收回手指。极寒之力差一点把他的手指冻僵,寒力盘踞在指中,陈铮竟无法消磨。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陈铮吸了一口冷气,没想到千年寒玉髓中的寒气如此恐惧,不由皱起了眉头、他只是以手指稍触,就差点受伤,寒气盘踞,一时之间无法驱除。若是真的吸取寒冰中的玉髓,还不得被冻僵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不能直接抽取玉髓进行炼化了!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一动,盘膝闭目,调动阴神,一缕神识探向千年寒玉髓。突然,极寒极冻的气息沿着神识直接逆冲识海。陈铮猛地打了一个寒颤,浑身的血液被冰冻,就连念头都被封冻,思维停止。

    寒流如潮,汹涌入侵识海,陈铮根本不能阻挡。霎时间,蓝色冰雾扩散到整个识海之中,白玉门放出毫光,吃力的拒抗着寒气的入侵。

    陈铮心中稍安,内观识海,感知白玉门。就见白玉门户之内,血海滔滔,本就阴冷的灰白阴气,渗入了冰雾,形成一团阴云,片片冰蓝雪花降落。

    陈铮的念头一转,阴神盘坐于白玉门口。

    默诵白骨阴风诀,存神观想,陈铮陷入了深层次的入定之中。

    夜色深沉,秋风徐徐。未至冬季,屋里已有一丝寒意。

    陈铮好似真的被冰冻了,一动不动,身体僵硬。千年寒玉髓中的寒气,无穷无尽,源源不断的流入他的识海,再由白玉门的缓冲,一缕缕一丝丝的被阴神吸收。

    入秋之后,小河城的气温一日低于一日。晴朗的天空中,太阳高悬,依然让人感觉到丝丝寒意入侵。

    陈铮租住的小院,快一个月没有人出没了。小院内明显比外的温度到低,给人一种阴寒森冷的感觉,让人进而怯步。

    房间之内,冰雾笼罩,好似仙境。一股股肉眼可见的冰蓝气息钻入陈铮的口鼻,然后被吸纳入识海之中。

    棋盘大的千年寒玉髓蕴含着磅礴的能量,陈铮不吃不喝,陷入深层入定近月,依然没有把千年寒玉髓吸收完毕。

    这一个月,陈铮的修为突飞猛进。阴神不断凝实,不断壮大,已至风劫境巅峰。

    许是感知修为不再增长,陈铮吐出了一口浊气,缓缓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咔嚓!!

    应他睁眼之际,玉匣中的千年寒玉髓突然碎裂,汹涌的寒气骤然扩散。陈铮眸中闪过一道血光,胸膛起伏,猛吸一口气。寒风如潮,啸呼而起,被他尽数吞噬入腹。

    嘶……

    陈铮的脸色突然大变,青紫一片,体内的血液都凝固了。极至的冰寒,让他的头脑晕晕沉沉,思维迟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