交战至今,魔神宫一方终于有了伤亡,这让怒蛟岛一方的士气大作,各个奋不顾身,悍然杀向敌人。

    随着第一个人死亡,鲜血飘洒,不断有人受伤,然后被杀。转眼之间,双方各有死伤,场中厮杀进入巅峰。

    盛极而衰,先天化境的气脉悠长,毕竟也有极限。奋力搏杀不到茶盏时间,便个个气势衰竭,虽然更加惨烈,却已经到了结斗的尾声。

    陈铮已经作好了随时出击的准备,甚至连第一个目标都确定了。就是薛红衣,此女不死,他就要暴露身份。这层正道伪装他还有用,不到暴露的时候。

    一向无往而不利的魔神宫这一次终于遇到了硬骨头,怒蛟岛一方的数十人,其中有半数都与魔神宫有毁家灭门之恨,这一次双方遭遇,杀的红了眼,根本不惧伤亡,以伤换伤,以命搏命,虽然一盘散沙,竟与魔神宫战的棋鼓相当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忽然一声怒吼震荡山林,飞沙走石,落叶飘零,纷纷化为粉碎。

    就见温峤披头散发,形如暴怒的凶兽,对准破锋神将不顾安危,毅然决然一拳轰出,瞬间一道极致凝炼的拳印,席卷着呼啸的暴风,狂冲而去。

    拳印轰爆了空间,混沌如瀑,漆黑的空间裂缝,风云激荡。

    “破灭八方,锋芒毕露!”

    破锋神将眼中暴出一团寒芒,默运心法,催动真气,阴神与天地相合,勾通天地大势,双刃交错连击,两道刃光泛出可怕的锋芒,如蛟龙盘升,头绞尾,尾绞头,绞杀向温峤。

    “金蛟剪!”

    这是他的绝杀之招,以上古神器为名,屠神弑魔,杀气冲云霄。

    噗……

    惨烈的杀气,弥漫于十丈方圆,双方正厮杀激烈的先天武者,被杀气侵袭,真气溃散,气血崩乱,猛地一口鲜血喷出。

    刃光游离,双蛟离合,空气中传来一阵雷暴,温峤的拳印被一剪绞碎,化作破碎的罡气四溢。狂风肆虐,来不及退开的武者被波及,瞬间身受重伤,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拳印破碎,温峤如遭雷击,脸色一白一青,喷出一股血雾,身受重伤。

    “杀!!”

    破锋神将厉吼一声,眼神冰冷,露出残忍的目光。双手利刃一前一后,挥劈向温峤。利刃在虚空划出一道道黑色的痕迹,瞬间出现在温峤的身边。

    噗噗!

    利刃破体,切开皮肉发出的声音。

    一串血线飞溅而出,霎那间,温峤浑身浴血,从半空中摔落而下。

    “狗贼,我与你拼了!”

    锋芒侵入体内,破碎经脉,粉碎筋骨。伤口处,一道道血箭彪射,似的温峤看起来如同厉鬼,惨不忍睹。不顾自身安危,温峤凝聚一口纯之又纯的真气,强聚拳印,狂呼嘶吼,一拳轰向破锋神将。

    咔嚓!!

    空间破碎,吞噬了锋芒,破神将神闷哼一声,被拳劲击退,脸色猛地一白,一股热流逆冲向喉咙,被他强行压下。

    再看温峤,刚才的一击好似回光返照,一击之后,身体疾速向地面坠落,眼看就要粉身碎骨,却毫无反应。

    “好机会!”

    陈铮暗呼一声,猛然从树上一冲而起,催动鬼影无踪身法,化作一道阴影冲向温峤。

    他在树上看的分明,温峤的体内的真气已被击碎,气血崩乱。此刻,就算是一个三岁小儿也能杀死他。而破锋神将被其反戈一击,轰退四五丈,也受了伤。

    此时不出手,更待何时?

    阴风怒嚎,鬼影崇崇,一道黑影挟着雷霆之势直奔温峤而去。

    温峤的重伤怒吼,惊动了正在冲杀的薛红衣。看到温峤坠落地面,生死不知,薛红衣目眦欲裂,奋力劈杀眼前的敌人,就要冲向温峤。

    就在她冲到半途,剧变骤生,一道黑影冲到温峤身前。

    “恶贼滚开!”

    薛红衣厉声尖叫,声音好似锥子把人的耳膜刺穿,离她最近的几名魔神宫弟子,顿时身体摇晃,两耳中流出殷红的鲜血。

    “嗤!!”

    弯刀如新月,寒气如潮,薛红衣一刀斩出,横跨虚空。红色的身影一闪即逝,再一闪已到了温峤的身前。

    红影娇艳,刀光皓皓,美丽而又危险,如九天仙子沾染了修罗之气,凌厉的刀光如一弯新月,高悬在破碎了空间之上。

    这一刀惊艳了所有人,连薛红衣都心神俱震,被自己的一刀惊艳了。刀光潋滟,新月如眉,破极限而升华,一轮寒月笼罩,刀意蒙蒙,劈向了陈铮。

    当!!

    血光闪烁,乍然而逝,寒月如玉寸寸崩碎,蒙蒙刀光沾上一层血光。薛红衣惨哼一声,被击的飞起,仰面喷出一团血雾。

    滋滋……

    幽冥血爪撕裂空间,劲气搅动,崩解了薛红衣的刀意,击破她的护体罡气,直接让她喷血而退。

    扑嗵!!

    薛红衣倒在地上,一动不动,生死不知。

    陈铮伸手抓住坠落的温峤,劲力抖动,涌动全身,然后震断挂在温峤肩上的褡兜带,飞身而起,唰的一声,化作一道阴影消失在山林之中。

    说来话长,实则却电光火石,很多人还没有反应过到发生了什么事,陈铮已经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从陈铮偷袭出手,到薛红衣临阵突破,却一击打的喷血,生死不明;然后就是温峤被陈铮以劲力搜身,褡兜被抢,直到陈铮消失。

    这一连串的经过,行如流水,凄美如画,暴虐如火。当所有人意到发生了什么的时候,陈铮已然沓无踪影。

    “千年寒玉髓!岛主的千年寒玉髓被抢走了!”

    突然一声凄厉的大叫,响彻山林。

    该死,该死,该死!!!

    破锋神将赤目如血,整个人被一股暴虐的气息包围着。劲风呼啸,周身一丈之内,生机湮灭,万物皆灭。

    唰!!!

    利刃破空而掠,呼啸尖锐,破山斩岳,朝着陈铮逃走的方向飞激而去。可惜的是,破锋神将的动作迟了一步,利刃无功而返,听斩断了沿途的十几棵大树。

    “该死,追!”

    破锋神将狂吼暴喝,好像一只受伤被激怒的凶兽,直接撞断了面前的大树,化作一道流光追向陈铮。

    终于打雁,反被雁儿啄了眼睛,破锋神将杀气狂涛,恨不得把掠夺千年寒玉髓的陈铮碎尸万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