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阁下是魔神宫哪位神将?”

    温峤平复了胸中涌动的气血,目泛寒光,沉声喝问。他身后的太玄宫二位长老一左一右,与其呈品字型,隐隐包围了魔神宫的二名神将。

    “本将破锋神将,交出千年寒玉髓,放你们离开,同一句话本将从不说第三遍,。”黑衣男子眉头紧锁,沙沉着嗓子,深声喝道。

    温峤的修为仅只稍弱于自己,一旦激起对方的搏命之心,必然讨不了好。若能言语逼迫对方交出千年寒玉髓,即使放他们离去又如何?

    三位阴神境的宗师,对于魔神宫而言还翻不起什么风浪。但千年寒玉髓就不一样了,上一次屠灭青螺宫却没有得到万载空青,陛下就很生气了,这一次决不能再失败。

    “休想!”

    温峤面色发寒,干净利索地拒绝。

    今夜过后,怒蛟岛的基业不保。但只有千年寒玉髓,他就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造就一位阴神境宗师,这是自己东山再起的机会,怎么可能交出去。

    “看来温岛主是要顽抗到底了!”

    破锋神将的眼神一片冰冷,骤然一道杀气透体而出,扑向温峤。对方是不见棺材不落泪,以为凭太玄宫的两个老废物就能突围而出,简直是异想天开。今天若能是让他们带着千载寒玉髓逃了,自己立马撞死在山岭中,再无颜面见陛下。

    “敬酒不吃,吃罚酒。杀!一个不留!”

    破锋神将的双眼中满含杀气,脸色阴沉,一声厉喝,雄浑的罡气自体内暴涌而出。破锋摧芒的领域气场在瞬间就覆盖了方圆十丈之内,树叶枯枝悉数飞卷而起,化作粉末。

    陈铮隐藏在大树上,看到破锋神将的气势,心神大震。这般气势,实力怕已迈入火劫境后期了,比之荧惑神将也只弱了一筹。

    魔神宫八大神将的修为有高有低,低者如方冕,只是火劫境初期。而如荧惑神将,已经是火劫境巅峰。

    据说魔神宫的夺命神将,大灭神将,白骨神将已半只脚跨入雷劫境,如今正觅地潜修,准备引度雷劫。

    雷劫境的宗师,于九州世界而言,已站在食物链顶端,即使九大宗派也只有三五人。

    破锋神将一声厉喝,身后几十名魔神宫的先天化境擎出武器,真气奔涌,一道道形状各异,气息不同的罡气凝聚于兵器上,笼罩于体外形所罡衣。凶悍而恐怖的劲力涌动暴发,向着怒蚁岛一行人冲杀而去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怒蛟岛一方,薛红衣早就忍不住了,娇吒一声,化作一抹红艳之光迎上魔神宫一方。

    一场激战在此展开。

    陈铮潜伏在树上,看到双方激在一起,目光冷漠,坐山观虎斗。双方狗咬狗,最好是两败俱伤,同归于尽,便可省了自己许多的力气。

    看着激战的双方,他暗暗聚气,做好了随时偷袭的准备。

    此番,魔神宫一行十几人当中,光是先天巅峰的武者就有六七名,其中两人已经达到半步宗师之境,只差度过风劫就能晋升阴神境。余者也都是先天九层,这样的阵容堪称强大。

    而这不过是破锋将神麾下部份精锐,由此可以推测出魔神宫的强大,让陈铮暗暗心惊。这也是他不轻易暴露的原因之一,真的惹急了魔神宫,派出高手追杀,陈铮除了逃出大离世界,别想在九州世界有立足之地。

    他对分寸的拿捏很精准,即不会逼的魔神宫狗急跳墙,不顾一切的追杀自己。

    再看双方的战斗已经进入白热化,怒蛟岛一方良莠不济,人数虽多,却是一盘散沙。反面魔神宫,十几名先天九层的弟子,相互结阵,进退有据。看似陷于重重包围之中,随时有倾覆之危,实则如大海之礁石,任凭对方滔天骇浪,我自巍然不动。

    双方的大战一时间难以分出胜负,刀光剑影,罡气四溢,气浪翻滚。杀的好不热闹,但在陈铮的眼里,却索然无味。

    目光移向温峤与破锋神将的交战,两大武道宗对轰,劲气爆气,犹如骇浪一般,所过之处大树巨石尽为粉末。

    劲力相撞,轰鸣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咔喀!!

    骤然,天崩地裂,整个山林都震动起来,仿佛剧烈的地震,泥石滚动,山体滑坡。巨大的树木被暴溢的劲气绞碎,一副世界末世的景象。

    破锋神将的两口利刃,似刀似剑,非刀非剑,在罡气灌注之下,激发出一丈长的锋芒,上下飞舞,左右挥砍,不断提向温峤的要害,招招致命,惊心动魄!

    温峤被激发出凶性,双拳如捣蒜,拳拳重击,一团团罡气凝聚成拳印,轰击向破锋神将。每一拳轰出,就像一颗炮弹在爆炸,整座山林震荡着,狂风呼啸着席卷而起,催石断树,地面到处都是被拳印轰开的坑洞。

    这二人都是老牌武道宗师,于火劫境沉浸十几年,功行之深,这一番生死搏杀简直惊天动地,如神魔之斗。对罡气的应用,对天地之气的驾驭,甚至阴神的运用,都让陈铮目瞪口呆,眼中异彩连连,全身热血澎湃恨不能取而代之。

    温峤与破锋神将的战斗精采而惨烈,可另一个战场就让人很失望了。太玄宫二位长老明显在磨洋工,全都出工不出力。与其对战之人,似乎也与魔神宫面和心不和,三人的打的精采,却乏味之极,渐渐远了战场。

    陈铮见之,不由一喜,此举正合其意。他原先还想着,一旦出手掠夺千年寒玉髓,面对五名阴神境包围,怕无法突围。如今,太玄宫二位长老与对手渐行渐远,给了他极好的机会。

    眼看温峤与破锋神将打出真火,一时片刻间还分不出胜负,不是出手的好时机,陈铮把目光移向薛红衣。

    相对于温峰与破锋神将的激杀,薛红衣独自对抗三名先天化境,场面更加惊险。以一敌三,竟占据上风,不愧是俏夜叉,彪悍的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弯刀如月,刀光如霜,罡气凝聚的护体之衣,碎了又聚,聚了又碎,就像一只母暴龙横冲直撞,所过之处,寸草不留。刀光在地上划出一道道深痕,尘埃漫天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突然一声惨叫声传出,一个先天化境被她举手一刀斩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