怒蚁岛北部,山脉纵横,岛礁丛生,水域复杂险恶,形成一座天然屏障。不熟悉这里的水文地理,不等船只靠近岛陆就已触礁身亡。

    海面上漆黑一片,夜幕当中一点星火摇曳,陈铮功聚双目,借着星辉反射,清楚地看到是一艘巨型海船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有海船停在这里?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暗忖,疾弛的身形猛地一停,收敛气机,与黑暗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温峤要逃离怒蛟岛?”

    他偷听到上官云的谈话,知道温峤要带着千年寒玉髓投向太玄宫。此时看到海面上的巨船,不得不多想,怀疑温峤要悄悄逃离。

    怒蛟岛还在与魔神宫厮杀,胜负未分,温峤就要舍了岛上数千弟子与十万岛民逃走。在陈铮看来,这绝不是一个明智的举动,至少也要抵抗一番,直到败迹已露时撤退,如此才能不给人留下被抛弃的感觉。若是太玄宫能击败魔神宫,温峤重回怒蛟岛,才能不失岛民之心。

    如此,未败先逃,失了军民之心,温峤在怒蛟岛就再无立足之地。即使将来魔神宫战败,温峤也不被岛民接纳。

    “难道温峤另有所图?”

    陈铮摇摇头,巨舰停在海域没有离开,说明温峤还没有拿到千年寒玉髓。陈铮不管温峤是怎么想的,又或有什么图谋,他的目标只有千年寒玉髓。

    身如鬼魅,瞬间掠到岛陆上,陈铮化作一道黑影在山林中闪动,恍如幽灵一般穿梭。

    才行二三里,突然听到前方前方有破空声响起,借助山林遮挡身形,只见有十多道身影正急促的朝着前方急赶,速度很快!

    “是温峤一伙人?”

    陈铮心神微动,摇头否决。

    无论是温峤,还是太玄宫的二位长老,陈铮都认的他们的气息。这一伙人鬼鬼祟祟,其中几人暴露出的气息,非常陌生,他敢断定这伙人绝不是怒蛟岛的人。

    “是魔神宫的人吗?”

    上官云既然温峤要拿了千年寒玉髓投向太玄宫,就不会不做准备。即使不是魔神宫的弟子,也与上官云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“天助我也!”

    对方明显想要黑吃黑,截奔千年寒玉髓,陈铮就来个鱼蚌相争,渔翁得利。先让他们狗咬狗,等到双方斗的筋疲力尽,他便杀将而去,强夺千年寒玉髓。

    既然想做渔翁,来个黄雀在后,就不能暴露身份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我属于善良阵营,这一层身份还有用处。看来只能伪装一番了!”想到这里,陈铮把手探入空间口袋,摸索一番后,取出一件夜行衣,用黑布蒙了脸,便施展出鬼影无踪身法,追上前方的一伙人。

    得自仇飞的蛰龙功,绝对是一门绝顶奇功,以陈铮阴神境宗师的修为,依然能完美的收敛全部气息。陈铮与这些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,不紧不慢的尾随在他们的身后。

    纵掠半个时辰,足足奔出二三十里,依然在山林内打转。就在陈铮不耐烦时,这十多道身影总算是在一颗大树之下停下。

    陈铮灵巧如猿跃上一颗大树,借助茂密的树叶遮挡自己的身躯,呼吸若有若无,不带一丝声息,彻底与大树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小心的散出灵觉,陈铮感应着这伙人的实力。

    两名阴神境,且都是火劫境的修为。剩下的也都是先天九层的实力,这样的配置堪称豪华。即使在大离世界,这样的阵容也已与准二流宗派相当了。

    至少他麾下的势力,遇到这样的阵容,绝对有败无胜。

    夜色浓浓,海风袭袭。风吹树叶,发出“沙沙……”的声响。

    陈铮抬头看了看天色,三更已过,已入四更,距离天亮只剩一个时辰多一点。这伙人很有耐心,丝毫不惧天亮暴露,在周围埋伏起来等待着猎物的到来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过去了,庚金星闪耀光辉,陈铮敏锐的觉察到阴气在消退,已到黎明前夕,马上就要天亮了。

    忽然,一行数十人行色匆匆的从山岭中现身。

    “是温峤!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一震,连呼吸都停止了。

    温峤一行人根本没有收敛气机,三位阴神境的气机相隔几十丈外就能清晰的感应到。后面跟紧的数十人,皆是先天化的修为,且个个气机纯粹,没有一个低于先天五层,都是凝聚了罡气的好手。

    其中有一人,一袭红衣,紧紧跟随在温峤的身后,相距不足一丈。

    “不好,薛红衣见过我出手。”

    陈铮脸色微变,若他出手,一定会被薛红衣认出来。

    “得想个办法瞒过薛红衣,实在不行就只能先把薛红衣……”陈铮眼中闪过一缕杀机。

    温峤这一伙人的实力不俗,三大阴神境宗师,数十位凝聚了罡气的先天化境,若对方一心突围,只凭这十几人恐怕拦截不住。

    暗中埋伏的一伙人,看到温峤后也有一些头疼了。紧紧的皱着眉头,似乎在思考着对策。

    四周一片寂静,只有海风吹过的沙沙声。

    似乎意识到了气氛的沉闷,金庚星也躲藏在了一片云朵后面。

    无论是温峤一伙人,还是暗中埋伏的人,都不是陈铮能对付得了的。探侧出这些人的实力之后,陈铮把自己藏的死死的,就连呼吸都停止了。全身毛孔微开,吞吸外界的元气,以提供自己所需的氧气。

    对于陈铮而言,现在他能够做的只有等待机会!等到双方杀的两败俱伤,才是他出手的时候。

    转眼之间,温峤一行数十人进入埋伏圈内。

    阴神境宗师,已经初步脱离凡俗,具有种种神奇之处。如心血来潮,就在温峤一行人踏入埋伏圈,突然停下了脚步,目光扫视四周,摆出一副警惕的姿势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骤然一声低喝,十几道黑影扑出,杀向温峤等人。

    “留下千年寒玉髓!”

    一声厉喝爆响,声音震的树叶哗啦啦作响。就见一道身影猛然掠起,转眼之间出现在了温峤的前方。

    温峤人高马大,身躯魁梧,看到黑影扑来,猛地大喝一声:“滚开!”

    声音未落,一记百步神拳轰出,正中黑影。

    轰!!

    二人结结实实的对轰一记,劲气爆裂,摧石碎树,一道风卷凭空而起,飞沙走石。双方的先天化境连忙后退,躲避劲风袭击。

    温峤与黑衣人各退一步,看到十几位黑衣人拦在面前,沉声喝道:“魔神宫的贼子,你们怎么知道温某在经过里?”

    “嘿嘿!”黑衣人冷笑数声,“想要知道,去问幽冥阎君吧!”

    说罢,不等温峤反应,再度扑击而来。

    “好胆!!”

    温峤怒发冲冠,厉喝一声,舞动双拳迎上来。

    就在温峤的双拳轰中自己之时,骤然一变,两口寒光闪闪的利刃划破空气,锋芒毕露,斩向了温峤胸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