横跨海面,冲破夜幕而来的十几道身影,为首者算是陈铮的旧相识,魔神宫八大神将之一的荧惑神将,手提一口寒光四溢的长剑,随意一挥就是一道丈许长的剑光,所过之处腾起一团团的血雾。

    在他身后,同样是十几名修为高绝的武者,刀枪剑戟,拳掌腿脚,无所不用其及,杀的怒蛟岛弟子心惊胆寒。

    “贼子,吃洒家一铲!”

    猛然一股恶风扑来,方便铲挥起一道乌光,带着呼啸的劲风扫向荧惑神将。这一击势大力沉,铲风刮灭了油火,掀翻了艨冲。打爆了空气,形所一道空气爆,轰向了荧惑神神。

    “嘿嘿!”

    荧惑神将冷笑一声,怒蛟岛无人矣,竟派出这么一位蝼蚁来送死。冷面头陀的实力不弱,已达先天九层,但在荧惑神将的眼中,阴神境以下都是蝼蚁。

    “萤火也敢与皓日争辉,去死吧!”

    一抖手腕,荧惑神将手中长剑化出十几道寒芒,寒芒如流星攒射向冷面头陀。劲气啸啸,明亮的剑光绽放,乍一看就像倒飞的慧星。

    “大师小心!”

    眼看冷面头陀就要被十几道寒芒剑光绞杀,陈铮适时赶来,忽然一掌挥出,轻柔如风的掌劲把冷面头陀推出三丈之外,险之又险的逃脱了荧惑神将的剑光绞杀。

    “此是魔神宫的荧惑神将,且由陈某应付!”陈铮脚尖轻点海面,身体悬浮于半空,一手按刀柄,一手捏个手诀,眸蕴血光,紧紧盯着荧惑神将。

    “陈兄弟且小心,不可硬拼。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!”冷面头陀朝着陈铮大吼一声,嘴里劝着陈铮打不过就跑,可他自己却挥舞着方便铲冲杀向荧惑神将身后的十几名高手。

    “是你!”

    荧惑神将眸射寒光,一股杀气笼罩面孔,手中长剑斜指海面,剑芒吞吐,发出咝咝的声音,如同一条毒蛇吞吐着毒信子,择人而噬。

    “是我,没想到才这么短的时间又见面了!”陈铮右手按着泣血刀的刀柄,默运白骨隐风诀,道道阴风席卷而来,环绕在身周。骤然降低的气温,使的海水冒出一片水雾,在火光的照映下,仿如神魔临凡。

    自上次分别不足三月,陈铮的修为突飞猛进,竟让荧惑神将有种面对同级别的高手的感觉。心中暗惊,杀机越发暴烈。

    “小贼的修为提升的好快,若再给他一年半载的时间,莫不是要度过火劫。”

    才风劫境的修为,就已经杀了魔神宫两位神将,一旦度过火劫还了得?魔神宫满打满算也只八位神将,还不够他杀的呢。

    想到不久的将来,自己都可能成为对方的刀下之鬼,荧惑神将杀气充盈,几乎无法收敛,长剑猛地一挥,一道剑光冲天而起。阴神勾通天地,磅礴的气机扑天盖地涌向陈铮。

    “上次让你跑了,这一回茫茫大海之中,我看你还能往哪里躲?”

    一剑挥出,身化流影,飞身扑杀向陈铮。

    剑气光寒,绞动四方,化成千千万万的剑芒,巨浪激涛般往陈铮冲撒而去。陈铮与其交过手,深知荧惑神将的剑术高超,迅速后退一步,泣血刀划出一道血光,已然出鞘。

    剑光如雨,一缕气机牢牢锁定了陈铮,无坚不摧的剑气使的方圆十丈之内,皆充寒着森寒剑意,海水荡漾的水流,都变狰狞可怕,每一滴水都蕴含着可怕的杀伤力。

    陈铮悬离海面一尺,冷哼一声,不觉任何动作,泣血刀竟高擎半空,迎头往荧惑神将盖下去,后发先至,速度比荧惑神将还快了一线。

    周围的怒蛟岛弟子,以及陷入厮杀中的冷面头陀与十几名黑衣高手齐生寒意。剑气光寒,天地倾覆,刀光如妖,如血如瀑。二人初交手,就使出浑身解数,杀招迭出。劲气激荡,直向他们扩冲而来。

    “退!”

    阴神境宗师搏杀,勾通天地,领域力场扩张,笼罩范围之内的一切存在都被他们的武道意境扭曲,修为低者,直接打落一个境界,毫无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不要说还手,充塞天地间的刀气,剑气,一丁点的余波就能让他到不可恢复的重创。

    陷入死斗之中的陈铮,毫不在意是否误伤友军,泣血刀离鞘,凛冽有如实质的杀气笼罩了方圆三丈之地。火光照映下,好像燃烧的血焰,在海面结成一层薄薄的冰层。朵朵雪花,从天而降,每一朵雪花都蕴含着凌厉的刀意,未至先天化境者,触之即死。

    荧惑神将与陈铮正面交锋,感觉最为清晰,三个月不见,对方已然脱胎换骨。普普通通的一刀,带着一种使人目眩神迷眩的妖艳血光,似实还虚,诡异毒辣,教人全无捉摸。

    荧惑神将的长剑半曲,好似灵蛇游动,穿过层层刀光,“当”的一声脆晌、架住了陈铮这惊天动地的一刀。

    无可抗御的刀劲透体而入,沿着长剑侵入体内,荧惑神将连忙运功抵抗,逆转心法,才把这一道刀劲逼到涌泉穴,由脚厚排除。

    滋滋……

    四五道水泉冲射而起,被他的护体剑罡绞成水雾。荧惑神将长剑挥洒,水雾凝成水滴,密密麻麻,每一滴都被他的剑意渗透,飞射向陈铮。

    这一刀虽没有伤到荧惑神将,但也给对方造成了压力。相比第一次交手,陈铮毫无招架之力,三五招之下就受伤已经是改天换地的进步。

    陈铮一声大笑,脚踩海面,泣血刀凭空一弹,刀光再闪。于空中显化一道血河,血浪滔滔,飞射而来的水滴被血河横空一抹,就像一块红色的抹布擦去了水泽,从没有出现过一样。

    陈铮的刀法看似普通,实则阴毒狠辣,专走偏锋,每一招中都暗含着绝杀之式,辄胜败于一刀之内。

    虚空斩业刀法小成之后,陈铮的刀术也水涨船高。别看他这两刀招式平平,却尽显“斩虚空”之奥妙。刀刀杀机,招招狠毒。

    高明的刀客,每一刀都普通而不普通,于普通之中蕴含非凡之力。而低劣的刀客,刀招华丽,恨不得让所有人都以为自己的刀法高超,却华而不实。

    描述的高大上一点,就是武道之简与繁的辩证理论。

    由繁入简,或由简入繁,再到从心所欲,近而超脱简繁之篱。

    如今的陈铮,刀法已经脱离了华丽的外表,跨越“繁简”领域,每一刀都随心所欲。随手一刀,心与意合,意与神合,神与天地合,刀意勃而不发,看似平平无奇,却杀机涛涛。

    荧惑神将是用剑的行家,剑术高明,一眼就看透了陈铮的虚实。对方的刀法让他大开眼界,若是境界修为相同,荧惑神将自认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只是幻想不是现实,他根本不用与陈铮比拼刀剑,纯以境界实力碾压。身与剑合,凌空一扑,势如奔雷,明亮的剑光照亮了天空。

    等到剑刃加身,突然化作绕指柔,如水剑光细腻纤巧,肢解了横空的血河,湮灭了陈铮的刀光。然后剑光突然暴炸,无数寒芒轰向陈铮。

    这一剑实是高绝艳丽,刚柔变化存乎一心,雷霆之怒化雨露恩泽,瞬间就让陈铮失去了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噗!!

    剑气侵袭入体,震荡他的气血,冲击经脉,一口鲜血喷出,陈铮从半空中坠落入海。

    刹那千芳!

    繁华似绵过后,就是无边的萧瑟。

    这是荧惑神将的绝杀之招,已经被他修练到出神入化的境界。无需蓄势,随心所欲,只要荧惑神将觉的时机到了,这一剑法就会迸发出它应有的光彩。

    陈铮没想到,荧惑神将的剑法高绝如斯,剑势转变由心,绝杀之招说出说出,一时不差着了道,被打落海中。

    汩汩汩……

    陈铮坠落海面,忽然使出一个千斤坠,不给荧惑神将反应时间,瞬间沉入海面之下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荧惑神将不疑有诈,以为陈铮要耍什么花样,凝神戒备,片刻过后,海面毫无动静,终于意识到被陈铮骗了,不由怒哼一声。一道剑光击入海面,溅起一道水瀑。

    “狡猾的小贼!”

    茫茫海面,漆黑如墨,他便有千般不甘,万般羞怒,找不到陈铮的踪迹,也是无可奈何。恨恨的转过身,一抖手中长剑,剑光划破长空,就要扑杀向钱掌柜的座舰。

    擒贼抚擒王,射人先射马。只要斩杀钱掌柜,怒蛟岛的舰队不战自溃。可当他腾身半,却又四顾茫然,巍峨的怒蛟巨舰早已远去,只能看见隐隐约约的船体,渐渐没入漆黑的夜幕之中。

    以他的修为,即使追上巨舰,也已力竭,只能充当对方的活靶子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撤气般,剑气爆炸,横扫海面上的怒蛟岛的船只,把十几丈之内的活物斩杀殒尽,才稍稍泄了心口的怒火。

    再说陈铮,被荧惑神将一剑斩落海面,就势沉入水中,朝着怒蛟岛的方向疾游而去。以他的修为,就算在海面下憋气一二个时辰都无大碍。等到游出战场范围,陈铮轰然从水下飞出,脚踏海浪,化作一道黑影飞掠而逝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原路返回,而是绕了一个孤度,直奔怒蛟岛北部的山区。早在怒蛟岛时,他就旁敲侧击,从仆役的口中确定青锋峡洞就隐在北部山区,甚至打听到了大概的位置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