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官云立于船首,看着硝烟未灭的战船,目光沉凝,面无表情。忽然前方传来喊杀声,眼中暴出一团寒光。

    “报!”

    “岛主,钱三爷的船队在前方拦截。”

    火光照耀着上官云阴晴不定的脸色,本就阴鸷的脸,显的狰狞可怕。

    “多少船?”

    “三艘怒蛟舰,二十五艘斗舰!”

    上官云的脸色微微一变,一场内乱让他的船队损失三分之一。绝对主力的怒蛟舰,一沉两伤,只剩两艘完好无损。中型斗舰损失不大,但是小型的艨舸伤亡惨重。

    “通知魔神宫,让他们派遣二十艘艨舸支援我队。”

    上官云在一瞬间就做出了决定,摆舞令旗,号令船队摆出攻击阵型。船舤升起,顺风而驶,一团团火焰升空,照亮海面。

    既已暴露,就没有必要再隐匿行踪。后面与他们相距四五里,就是魔神宫的船队,上官云无所畏惧,这一战他赢定了。

    上官云把船队分成三组,负伤的两艘怒蛟型巨舰充当前锋,他带着剩下两艘完好的巨舰压阵,顺风而行,迎击敌军。

    大小舰船,队形整齐,旗帜飞扬。

    与上官云坐舰同行的另一艘巨舰上,荧惑神将看到上官云分出一支分舰队,以两艘受伤的怒蛟巨舰为首,辅是十几艘“蒙冲”和“斗舰”,组成雁行阵,由两翼包抄,隐成钳击之势,迎向怒蛟岛的船队。

    “上官云不愧海战行家,指挥如行云流水,几十艘战船如臂指挥,都给本将睁大眼睛学着点。”荧惑神将对身边的众人大喝一声。

    别看魔神宫攻打怒蛟岛,聚集百般战船,甚至还有三艘不弱于怒蛟型巨舰的战船,就海战而言,都是一帮菜鸟。

    这也是魔神宫接纳上官云的主要原因,荧惑神将甚至亲自为上官云压阵。

    “传令,海战指挥之权交给上官云,不得阴奉阳违。”生怕麼下不服从命令乱来,荧惑神将沉声下令。

    下令完毕,还觉得不保险,便把一方旗帜交给身边人,吩咐道:“把本将的旗帜交给上官云,让他高高悬挂。如有不从其令者,格杀匆论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一名黑衣人接过旗帜,从船首一跃而下,登萍渡水,横渡海面,到了上官云的鹰舰。说到打海战,放眼九州,怒蛟岛都是一等一的厉害。

    上官云作为怒蛟岛的二号人物,无论经验智慧都超人一等。专业的事情就要交给专业的人去作,上官云既然降了魔神宫,荧惑神将就疑人不用,用人不疑。

    “荧惑神将有令,高悬战旗,如有不从上官之令,格杀匆论!”

    上官云接过战旗,命人高高挂起,高声叫道:“让荧惑神将放心,上官云此战必胜!”

    火焰在空中燃烧,照亮海面。

    风由敌舰的方向吹来,双方相距不足一里。钱掌柜看到上官云的座舰上悬挂着一面战旗,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“上官云的船队中有魔神宫的高手潜伏!”

    陈铮闻言,不以为然道:“无妨,此人交给陈某了!”

    钱掌柜拱手谢道:“有劳陈兄弟了!”

    “上官云熟悉我们的战术,故一上来便争取主动之势,我偏要教他大吃一惊。”

    陈铮还是第一次遇上这数么大规模的海战,见钱掌柜仍如此镇定从容,一幅稳操胜券的样子,心中赞叹。

    随着两方不断接近,怒蛟岛的战船进入了预定的攻击位置,以怒蛟巨舰押阵,左右两翼二十艘战船结成战阵。

    钱掌柜看着敌船由两侧包抄而来,隐成合围之势,仰天一阵长笑,发出号令。二十艘斗舰逆风而行,朝敌方舰队冲去。

    舰船上堆满一桶桶的燃油,投石机弩弓严阵以待,准备在敌船进入射程内加以摧毁。这时钱掌柜挺立座舰之首,不断挥舞令旗。

    当下战鼓喧天,与顺风而来的上官云不断靠近,双方都进入对方的打击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对面的荧惑神将和魔下众人一齐色变,“上官云遇上对手了,给后方传信,呼吸支援。这一战不能折损太多,咱们还有陆战要打呢。”

    “云”字号战船之上,上官云看到钱掌柜的船队冲锋而来,微微一笑道:“金算盘心怯了,他这是随时做好了逃跑的准备呢!传令,猛冲猛打,不要顾及伤亡,缠住对方的战船接弦而战,不给他们撤退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这时怒蛟岛的数十艘战船,准备发起攻击。冲在在最前方的斗舰,人人手执长钩铁爪,腰刀刺枪,准备敌船接近时,进行接弦战。

    上官云五方战鼓擂响,两翼战船在海面一个急转弯,顺风攻来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火光闪现,燃着了的火球抛了过来,怒蛟岛方登时有人受伤。

    两艘受伤的怒蛟巨舰,倏地加速,船头冲角猛地撞在迎面抢来的一艘斗舰前舷处。这一撞何止万斤之力,一时木屑碎飞,斗舰侧沉,全船一半人掉进海水里。巨舰晃了一晃后,回复平稳,再一次斜斜冲出。

    在漫天火球弩箭覆盖下,像一头猛兽,一连撞翻三艘小船,带着一片燃着的风帆,撞向钱掌柜的座舰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熊熊燃烧的桅帆断裂,合抱粗的桅杆向着怒蛟岛一方的战舰砸落。

    咔嚓……

    轰!!!

    桅杆砸塌了舰船甲板,搭在船弦上,帆面的火焰引燃了船上的火油。数十名武者沿着桅杆杀向敌船。

    初一接战,三艘巨舰就重伤其一,钱掌柜脸色大变。指挥座舰穿插,船上的火球抛飞,砸向敌舰。

    以一艘巨舰为代价,消灭敌方两艘受伤的战舰,也不知是亏是嫌。

    突然间,“轰”一声爆响,只见钱掌柜一方的另一艘巨船冒起火舌浓烟,无数的木屑横飞,着火焚烧起来。

    竟是上官云一方的另一艘受伤巨舰与其对撞在一起,提前准备的火油桶抛飞过来,形成剧烈的爆炸。

    刹时间,奔走嚎叫的声音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昔日亲友,今为敌寇;同室操戈,可悲可怜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!”

    钱掌柜麾下又有三舰着火,其中一船发生大爆炸,溅飞的火屑把附近几条船全部波及。

    雄雄大火之中,十几道人影冲破黑幕,跨海而来。眼看撞到火焰,突然一人翻掌轰在海面上,一道水帘升腾,扑向大火。

    “魔神宫的贼子!”冷面头陀厉吼一声,舞动方便铲冲出船弦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钱掌柜阻拦已经迟了。

    陈铮眼中闪过一道血色,“我去助他一臂之力!”丢下一句话,瞬间于船首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后退,后退!”

    钱掌柜挥动令旗,指挥座舰缓缓后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