怒蛟镇的镇公所,当得知上官云带着麾下舰队出海,温峤与钱掌柜相互对视一眼,忽然开口道:“魔神宫贼子来势汹汹,单凭上官兄弟一人怕不是对手,掌柜的可率一支舰队前去接应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大岛主放心,钱某必不让魔神宫的贼子得了势!”

    钱掌柜拱手说道,目光扫过堂中的所有人,忽然又道:“钱某有个不情之请,魔神宫随船必有计多高手,恳求诸位援求,随船压阵!”

    “除魔卫道,人人有责。某家愿随掌柜的一同出海,会一会魔神宫的高手。”一位肌肤黝黑,身如铁塔的大汉站出来,大声吼道。

    钱掌柜眼睛一亮,高兴地连连点头:“有潮湖铁霸王相助,必让魔神宫的贼子望风而逃!”

    这黑大汉有个浑号“潮湖铁霸王”,身似铁塔,水性极好。麾下养着一帮子闲汉,常年在水上做的无本买卖。但为人义气,今次也是受了好友邀请来了怒蛟岛。虽然水战与海战不同,但对处于弱势的怒蛟岛也是一员难得的悍将。

    “洒家也愿同铁掌柜会一会魔神宫的贼子!”

    冷面头陀提着一口镔铁方便铲,“当”的一声,在地上重重砸下,沉声吼道。

    “好,有大师相助,钱某如虎添翼!”铁掌柜拍手叫好,大喜过望。

    这二位在青州也是有名有号的人物,武功高强。黑大汉就不说了,横行潮湖,没点真本事早就被人剿灭了。让陈铮侧目的是冷面头陀,先天九层的修为,佛性纯粹,却又透着一股逼人的煞气。

    看来是一个如鲁智深般的酒肉和尚。

    面对来势汹汹的魔神宫,两名先天化境的武者,根本起不到决定性作用。陈铮在怒蛟岛上白吃白喝一个月,也该出点力了。

    而且,这是一个摆脱众人视线的绝佳机会。

    陈铮一步跨出,对钱掌柜拱手道:“魔神宫高手众多,陈某也随钱掌柜一同出海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钱掌柜激动的差点跳起来,有陈铮这位阴神境宗师随行,就真的万无一失了。

    点将聚众,一行人在群雄的目送下,出了怒蛟岛直奔海边港口。

    海边,密密麻麻停靠着上百艘大小战般,其中五艘最为庞大,有三层楼那么高,长达百丈,船如蛟首,怒昂朝天。

    “好船,真是好船!”黑大汉是个行家,看到怒蛟岛的战船,眼睛发光,比看见美女还要兴奋。常年在水上生活的人对船的敏感极强。一艘性能绝顶的战船,价值远超神兵利器,对于他而言,这是安身立命的根本。

    陈铮不通海战,看不出战船的好坏,但眼前的巨船,既然再外行的人看到,都会为之震骇。这就是所谓的巨舰大炮,怒蛟岛仗之为北海郡之主的兵战圣器。

    “有此巨舰,必叫魔神宫的贼子有来无回,葬身于茫茫大海之中。”

    黑大汉兴奋的“哇哇”叫着,登上了巨船。

    “起锚,出海!”

    钱掌柜挥动发号司令,巨舰缓缓移动,退出海港,掉转船首向着大陆方向逆风而行。左右随行的是同样的两艘巨舰。

    这三艘巨舰为中心,左右两翼各十艘中型斗船,走在最前面的是五艘斗舸为舰队领航,同行充当警戒。

    陈铮站在船首,迎着湿咸的海风,衣衫烈烈作响。

    这一战凶险异常,稍有不慎就会葬身大海。尤其上官云可能叛变,陈铮对这一战不报任何希望。若非自恃修为高超,他是绝不会随船出海的。

    “战败好啊,战败了,我就可以借机脱身,前往青锋峡洞寻找千年寒玉髓!”

    钱掌柜怕是没有想到,陈铮正期盼着己方战败,好谋取千年寒玉髓,正所谓同船异梦,不外如是。他还当陈铮第一次乘坐巨船不适,走到陈铮跟前,关心地问道:“陈兄弟是第一次经历海战吧?”

    “确实第一次!”

    “海战而已,经历过一次就没甚大不了的了。不是钱某自吹,咱们脚下的巨船,放眼九州都是最好的。护板和船身均以铁皮包裹,又涂了‘防火药’,足可应付敌人的火箭和火弹,号称不坠之船,除非撞上冰山与石礁。”

    黑大汉是行家,闻言用力点头,对怒蛟岛的战船一通海夸。

    无论水战还是海战,以九州世界的底蕴,不外拦截、撞击、火攻三种战术,而其中火攻最是厉害,焚敌莫如火,往往是决定胜负的关键。

    战船的主体虽以木质为主,却经过桐油的浸涂,又以生牛皮作蒙皮,再覆盖铁皮,完全不惧普通火焰焚烧。也就船上的篷、索、帆、板等物是易燃物,但对于精通海战的怒蛟岛而言,也有应对之方。

    瞭望哨上,一声尖锐的哨音传来,钱掌柜的脸色猛地一变。

    “前方有船行来!”

    漆黑的海面上,伸手不见五指,只见远处点点灯火在风中摇曳,越来越近,越来越明亮。

    “派一只船探察,做好接敌准备!”

    钱掌柜大吼一声,饱含真气的声音传遍数十丈方圆。一阵“嘎吱……”的声音传出,盘索绞动,弩弦张开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周围的战船,骤然一道火焰腾空而起,照亮了百丈之内的海面。数十船战般变幻队形,放缓了速度,逆风行进。

    “报!”

    一声凄厉的叫声传来,一名浑身浴血的头目冲到甲板上,冷不防的摔倒在地,狼狈不堪的连滚带爬,冲到钱掌柜的脚下。

    神色悲凄,惨声哭嚎道:“完了,完了!三爷,咱们怒蛟岛的船队全军了……”

    钱掌柜见状,“咯噔”一声,心中猛地一震,脸色难看之极,沉声喝道:“什么全完了,上官云呢?”

    “三爷,上官云狗贼反了,投降魔神宫了。所有不从的兄弟都被害了。十几条船,四五百号的兄弟都被上官云与陶玉城两个狗贼给杀了。”

    上官云反了,投降魔神宫,如同晴天霹雳,震的所有人三魂离体,七魄升天。

    “嘶!!”

    尖锐的哨音再次传来,瞭望哨上传来惊呼声:“有船队,前方有船队行来!”

    跪在钱掌柜脚下的头目,闻言脸色大变,嘶吼着叫道:“是上官云的船,是上官云狗贼的船,后面一定还跟着魔神宫的船队。”

    “三爷,怎么办,撤还是打?”一位怒蛟岛的头目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撤,我怒蛟岛从没有望风而逃的习惯。上官云又如何,跟他拼了,为死去的兄弟报仇!”

    “拼了,拼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上官云的背叛,等于把这些海之骄子的脸面按在地上摩擦,若就这么撤退,这一辈子都抬不起头了。

    “报仇,迎敌!”

    钱掌柜狞声吼叫,冲到战鼓前,“咚咚咚……”鼓棰雨点般落下,战鼓震天,透着惨烈的杀伐气息。

    “杀敌,报仇!”

    喊杀声震十里,一团团火焰腾空而起,照的海面亮如白心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