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老贼受死!”

    突然间,一道血光闪过,斩向付老六。(书屋 shu05.com)

    陈铮的速度何等之快,阴神勾通天地,借天地之势缩地成寸,身形一闪一逝,瞬移到了付老六的面前。

    泣血刀化作一抹血光,朝对方的脖子一抹而过。

    付老六当即一寒,心慌意乱之际,竟然伸手抓向血光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血光从手掌划过,一捧鲜血飞溅。付老六的手掌被齐腕而斩,钻心的疼痛让他的身体顿时一缓。只是这道血光却没有停止,凌空一转,又折向了他的喉咙。

    血光一闪而逝,从付老六的眼前划过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一道血箭飙射出来,付老六发出“咯咯……”的叫声,鼓动着喉头,圆睁着双眼,向地上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变故骤生,薛红衣只看到一抹血光闪现,再闪现,一股阴冷的风从自己的身边吹过,付老六便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震骇之余,不等她反应,就觉腰间一紧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受袭,还是女儿家的敏感之处,薛红衣瞬间尖叫起来,手脚乱舞,胡乱扑抓,像只受惊的小母鸡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一道低沉的声音传入耳中,薛红衣眼前的景色化作流光,飞带倒退。迎面而来的劲风,灌进她的嘴里,尖叫声嘎然而止。

    陈铮一口气奔出几十里,确定没有人追来才停下。再看薛红衣,脸色苍白,嘴唇发紫,头发凌乱,目光呆滞,不由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陈铮把她放在地上,问道。

    薛红衣瘫软在地上,如同一具行尸走肉,对于陈铮的提问充耳不闻。过了很长一段时间,神思回归,摇着头道:“没事,只是有些晕眩脱力,过一会儿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等到体力稍略恢复,薛红衣看到陈铮肩膀上血淋淋一片,连忙问道:“你受伤了?”

    陈铮摆摆手,不以为然道:“皮外伤而已。你接下来是否要回怒蛟岛?”

    薛红衣闻言,看着陈铮:“你要去怒蛟岛?”

    刚从险境脱离,薛红衣难得的收起了泼辣的性子,说话细声细语,让陈铮有点不太适应。上下打量着薛红衣,好像刚刚认识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看什么?”薛红衣背襟被撕破,果出一大片肌肤,见陈铮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游离,才意识到走光,顿时怒目而视,怒嗔道:“看什么,登徒子,小心姑奶奶挖了你的眼珠子。”

    陈铮摸了摸鼻子,俏夜叉终于恢复正常了。能发脾气就说明脑子正常。

    “魔神宫的神将已经进入北海郡,必然是冲着怒蛟岛而来。如今青州五郡落入魔神宫手中。剩下的四郡之中,西平郡委曲求全,任由魔神中在境内出没而视而不见。南通郡庇邻扬州,也不过是冡中枯骨,覆灭是早晚的事。乐安郡一片散沙,不成气候,魔神宫传檄可定。唯一有抵抗力的只剩下北海郡,陈铮与魔神宫势同水火,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。”

    薛红衣性似泼辣,实则细腻,闻弦歌而知雅意,盯着陈铮,恍然大悟道:“你是想要让我引荐你去怒蛟岛?”

    陈铮忽然一笑,赞道:“薛姑娘果然冰雪聪明!”

    薛红衣不吃他这一套,本想讽刺他几句,想到自己是被他所救,便把话咽回肚子里。

    “魔神宫倒行逆驶,怒蛟岛能得陈公子相助,温大伯必然欢喜之极。”

    值此危机存亡之时,怒蛟岛能得到陈铮这位武道宗师相助,必然是如虎添翼。薛红衣知道轻重,哪里把强援往外推的道理。

    再者,渤海帮投了魔神宫,沂蒙六义杀害仁义山庄的刘二爷,这些消息要及早告知三位岛主,以免给对方有了可乘之机。

    等到体力恢复,二人施展轻功向着怒蛟岛的方向疾弛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北海郡实行的是城主制,怒蛟岛超然于物外,充当仲裁者。不参与郡内的具体事务,独居海外。如今魔神宫入侵在际,郡内的各在势力收缩兵力,唯怒蛟岛马首是瞻,抵抗魔神宫。

    从渤海湾入海,乘海船东行一千余里,就见一座海陆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一艘二三十丈长的大海船,桅杆林立,正在海面上巡逻。陈铮与薛红衣乘坐的海船与之相比,就好似幼儿站在巨人的脚下。这是一艘真正的战船,船弦布置的弩炮清晰可见,尖锐的撞角能把一切之敌刺的粉碎。

    庞大的战船横置于海面上,拦住了海船。船主适时挂出一面旗帜,就见战船上打出旗语,海船掉头绕行,直向岛陆行去。

    从遇到巡逻战船开始,往怒蛟岛不过一个时辰的行程,又遇到好几次拦截。而且越是靠近怒蛟岛,战船越多。大大小小的战般,各式各样,陈铮都叫不出名字。

    一股凝重的气氛笼罩在海面上,风雨欲来风满楼。

    “看来怒蛟岛也意识到大战即将来临了!”看到一艘斗战艨舸经过,十几名水兵全副武装,杀气毕露,陈铮心中暗惊。

    对于怒蛟岛能否抵抗魔神宫,陈铮不抱丝毫希望。

    青螺宫如何,统治青州一千年,高手如云。青螺老祖雷劫境的修为,九州大陆有数的绝世宗师,一招击伤了勾离神将方冕,最后的结果呢?

    惨死于青狼山,还是陈铮把他的尸骨运回青螺山,入土为安。

    如青螺老祖这样的高手,青螺宫不止一个。

    飞天神猴,青翼蝙蝠,再加一个青螺宫主,三大雷劫高手;超过十指之数的阴神境的宗师,先天化境近百,上千的后天境弟子。阴境神与精英弟子的数量,堪比摆在明面上的黄泉魔宗。

    这样的实力,一夜之间就被魔神屠灭,寸草不留。

    怒蚁岛的实力与青螺宫相比,犹如萤火与皓月之比,差距不可以里道之。魔神宫只需派出一位尊者,就足以灭掉怒蛟岛。

    陈铮来怒蛟岛也不像他与薛红衣说的那么冠冕堂皇,而是来此寻求冥冥之中的一份机缘。一旦怒蛟岛有覆灭之兆,第一个逃跑的就是他。

    自晋升阴神境,度过了风劫,陈铮于冥冥之中受到指引,似乎有一桩极大的机缘等着自己。进了北海郡,这种感觉越发清晰了,冥冥之中的灵觉告诉自己,他的机缘就在怒蛟岛。

    怒蛟岛是一个极大的岛陆,相当于半郡之地,岛上常住人口十余万,都是怒蛟岛的铁杆亲信。岛上开辟良田,围海晒盐,犹如世外桃源,不起纷争。

    随着魔神宫的出世,桃源般的宁静被打破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