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道修行之中,阴神境与先天化境是一个分水岭。晋入阴神境,可以借天地之势,形成领域力场,压制对手的实力。先天化境一旦被领域罩住,几乎被打落一半的修为。

    尤其是阴神境的武者,真气液化,至精至纯,一旦侵入先天化境的体内,就如跗骨之蛆,无法化解。

    最让人头疼的就是阴神境的真气回复速度极快,两名阴神境搏杀,绝不能予以对方喘息的机会,必须快刀斩乱麻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解决战斗。不然拖的越久,越有可能发生意外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,双方都在耗空真气的情况下,敌人突然施展出一记必杀技,简直让人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陈铮已经有了与阴神境厮杀的经验,自然不会给对方施展必杀技的机会。催动真气,赤红的刀罡伸缩着,阴森的气息不断涌向对方。

    一刀斩出,用尽全力,斩在魔神宫的黑衣神将的爪指之上,震的他手臂微麻,被硬生生从半空中劈落,双脚陷入泥土之中。

    盯着陈铮的泣血刀,感受着赤红刀罡是溢出的森森杀意,此人面上闪过一丝凝重。

    陈铮虽只是风劫境,但真实战力着实不低。一击之下已试探出对方的比起自己也就逊色一筹罢了,面对这样的对手,他不敢有丝毫大意,以免落的如方冕等人的下场,阴沟里翻了船。

    陈铮并不知对方的名讳,姑且以黑衣神将称呼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双爪凝聚罡气,劲气如丝,竟与自己打起了消耗战,想要凭借着高自己一个境界的修为,耗光自己的内力。陈铮就知道,必须速战速决了。

    一刀斩落黑衣神将,陈铮也被震的倒飞而起,身形凌空一转,头下脚上,身与刀合,一道刺目的血光坠落,刺向对方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好似炮弹落地,带着啸啸风声,杀生刀法展开,一股凛冽的杀机环绕。刀光如瀑布垂落,笼罩着黑衣神将。

    “嘿嘿,要拼命了吗?”

    黑衣神将冷笑一声,双爪挥动,化出一道道旋转的气劲。

    领域力场展开,勾通天地之势,骤然一声凄唳的尖啸声,半空中浮显出一只庞大的苍鹰。鹰招展,双爪泛出精钢般的光泽,顾盼生威,盘旋在空中,神俊非凡。

    噗噗噗!

    苍鹰扑击,鹰爪凌厉,殷红的刀气被撕碎,令血瀑倒卷,轰杀向陈铮。与此同时,黑衣神将展开身法,脚踏苍鹰,十指如弹弦,拨弄空气。

    每一根手指弹起,就有一道凌厉的气劲激射向陈铮。十指飞舞,眨眼间就有数十道气劲,纵横交错,织成一张罗网罩住了陈铮。

    罗网散发着凌厉,锋芒的气息,把天空割碎,“滋滋”的尖锐声音,刺的人耳膜发胀。罗网在下,黑衣神将在上,上下合击,陈铮陷入了险境之中。

    陈铮清喝一声,泣血刀一收一挥,刀光游离,飘忽不定,循着诡异莫测的弧线,斜斜切向脚下的罗网。

    鬼影无踪身法快速绝伦,刀光触及罗网,突然一道劲风暴起,激射而起。陈铮瞳孔中一道血光闪过,身形一掠,斜身而过,赤红的刀光刺入罗网中,横切而过,把罗网切成两半。

    只是,他破解了罗网,却没有躲过上空的黑衣神将凌空一击,一双爪子撕破了空气,向他抓来。

    “嘿!”

    陈铮吐气开声,左手施出幽冥血爪,扭身迎了黑衣神将。

    滋滋滋……

    以爪对爪,天空中满着幽黑与血红的爪影,啸音尖锐,震的地面上的众人头晕目眩,眼前幻象丛生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正在骑士中钻来钻去的薛红衣,神色骤然一紧,连忙用功封密了耳窍,一记寒光划过,把一名骑士拦腰而斩。鲜血挥洒,喷向紧追而来的付老六身上。

    嗤嗤!!

    无声无息间,鹰爪破灭了血光,以一个谁都想不到的角度掠过,抓向了陈铮的喉咙。

    萧杀的气息迫近了喉咙,陈铮顿时感觉到喉头升起一颗颗颤栗的颗粒,紧接着一股令人窒息的爪子扑面袭来。

    陈铮的幽冥血爪以是鬼爪手为根基,融合幽冥鬼爪与凝血爪而成。在其他人眼里,这门爪法阴诡狠毒,乃是天下一等一的阴毒爪法。可在黑衣神将眼中,幽冥血爪粗糙之极,漏洞极多。爪劲散而不凝,气机驳杂不纯,阴气鬼气血气被强行糅合在一起,相互排斥。

    黑衣神将轻而易举的破灭了陈铮的爪功,抓撕向他的喉咙。

    千钧一发之际,陈铮目眦欲裂,身形猛地移开了半尺,只听得嗤啦一声,肩膀上裂开一道长长的血痕,鲜血渗出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陈铮回刀反击,一抹血光斩出。

    锵!

    凌厉的鹰爪拂向刀锋,陈铮的身体被一震迫开,从半空中跌落。他连忙催动鬼影无踪身法,平稳落在地面,眸中血光暴射,面色阴沉的看着黑衣神将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,刀法不错!”

    黑衣神将目放异采,看陈铮的目光好似一件千年异宝。不等身体落地,唰的一声消失在空中。如苍鹰扑猎,双爪撕破了空气,朝着陈铮头破抓摄而下。

    陈铮不理会肩膀上的爪伤,不甘示弱,催动泣血刀,血光暴出,斩向黑衣神将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突然一声羞愤的惊呼声响起,薛红衣的背襟被撕裂,露出凝脂如雪的背肌。

    “肤如冰洁,凝滑如脂,果然是个尤物。”

    付老六双眼放光,盯着薛红衣果露的肌肤,不自禁的咽下一口唾沫。恨不得扑上去把薛红衣的衣服拔光,一亲芳泽。

    “狗贼……”

    薛红衣猛地尖叫一声,声如金石裂空,双眼喷火,恨恨地盯着付老六,恨不得把他抽筋拔皮。

    “薛娘子,今天就从了老子吧……”

    付老六欲火焚身,淫念烧脑,横跨一步抓向薛红衣。

    “狗贼,滚开!”

    薛红衣春光暴露,羞愤欲绝,方寸大乱。看到付老六冲过来,像只受惊得鹌鹑,失声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听到薛红衣的尖叫声,陈铮心中一动,尽全力一刀斩向黑衣神将。

    血光腾空,一道血河凭空浮显,血浪滔滔。浪滔之上,阴气成雾,弥漫而起,杀气冲云霄,阴森的寒意笼罩向黑衣神将。

    嘶!

    黑衣神将倒抽一口冷气,目光凝重的盯着陈铮,迅速后退。领域力场勾通天地,罡气凝聚一只苍鹰,踩在鹰背上,腾空而起,避开汹涌而来的血河。

    “嘿嘿,你上当了,咱们下次再一较高下!”

    陈铮怪叫一声,身体倏然后撒,化作一道阴影冲向了薛红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