薛红衣娇吒一声,柳叶刀飞卷而起,一刀斩出,噗噗噗!一朵朵刀花缭绕,绽放出明灭不定的寒光,刀光如惊鸿,横贯全场,瞬间迎向蓝影。(书屋 shu05.com)

    当当……

    一连串的金击声响起,红影迅退,好似灵巧的燕子掠向渤海帮的骑士之中。刀如弯月,勾魂夺魄,眨眼工夫便把四五名骑士砍落马下。

    蓝色身影这才发现,自己被薛红衣耍了,不由大怒:“小贱人!”

    渤海帮的骑士回过神来,狂吼阵阵,纵马扑向薛红衣。

    薛红衣身形一退,刀光卷着娇躯,悠然而起,如蝴蝶翩翩起舞,伴着一轮半月型的刀光,好似月下仙子,美绝人寰。

    身至半空,薛红衣向下瞥了一眼,只见众人已被围住。粗略一扫,骑士人数接近一百,后面押阵的是十名身着黑衣的骑士,气息彪悍,乃是魔神宫的弟子。这些魔神宫的骑士好像督阵一般,驱赶着渤海帮与青衣门的弟子不断冲杀。

    敌众我寡,仁义山庄的人在一瞬间就被斩杀殆尽。

    “贼子,我杀了你们!”

    这些青年都是仁义山庄的精英,没想到敌人只一个冲锋就全部覆没。刘二爷目眦欲裂,恨欲若狂,两只眼睛赤红一片,一股惊人的气势暴突而起,扑向敌骑。

    刘二爷怒叱一声,飞起一脚踢飞一名骑士,身体如利剑般攒射而出,目标直指其中一位骑士!

    剑光闪过,这名骑士捂着喉咙踉跄跌下马背,刘二爷一脚踏在马背上,马儿吃痛发出一声嘶叫,四蹄软倒,跪倒在地。刘二爷旋身而起,剑光洒落一片,分刺数名骑士。

    “刘二爷,沂蒙六义来助你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尖锐的啸声响起,刘二爷只觉劲风扑面,尚未来得及反应,瞳孔中银光闪过,胸口一阵剧痛,整个人好似被巨锤轰击一般。吐血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刘二爷惊骇欲绝地指着江海阔,双目突出,无法相信这个事实。自己没有死在魔神宫的毒手之下,反而遭受了江海阔的暗算。

    “刘二爷!”

    薛红衣一声厉啸,柳叶刀划出一道寒虹,挡在她前面的数名骑士被拦腰而斩。刀势不绝,扑向了刘二爷。

    “薛姑娘快走,咱们中计了!”

    刘二爷口角溢血,脸色灰白一片,眼见是不能活了。

    薛红衣俏脸生寒,剪水般的眸子中,冰冷无比。狠不得把沂蒙六义碎尸万段,方解弛心头恨。又觉的悔恨无比,她就该竖持己见,明明看到沂蒙六义与魔神宫勾结在一起,竟然因为几句话就发生动摇,若不然也不会有今天的惨局。

    “狗贼,姑奶奶跟你们拼了!”

    看到沂蒙六义围过来,薛红衣尖叫一声,抄起柳叶刀冲了过去。刀光如寒,杀气刺骨,笼罩了沂蒙六义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薛红衣,乖乖的缚手就擒。老子看在对你一往情深的份上,饶你性命。不然今日你休想生离此地。”

    蓝色身影掠空而至,与沂蒙六义一起围住了薛红衣,一双贼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,放射出淫邪的目光,不住的在薛红衣玲珑的身躯上打量着。

    “呸!“

    薛红衣狠狠啐了对方一口,厉声叫道:“渤海帮的狗贼,姑奶奶就是被狗艹了,也不会看上你。今天鱼死网破,姑奶奶就算死也要咬下你们一块肉。”

    “贱人,敬酒不吃吃罚酒!等老子擒了你,一定让你尝尝被千人骑万人压的滋味。”

    蓝色身影面色一沉,眼中暴出愤恨之色,飞身扑向薛红衣。

    “狗贼,姑奶奶今天割了你的子孙根,让你尝尝当太监的滋味!”

    薛红衣彪悍之极,话语中生冷不忌。怒吒一声,柳叶刀斩退沂蒙六义,返身迎了过来。她与此人的修为相当,都是先天九层。一刀斩出,凌厉的刀光向着蓝色身影拦腰而过。

    当!!

    两人兵器相撞,各退一步。

    “付老六,我来助拿下这贱人!”

    若非付老六急时出手,他们兄弟就要再次伤在薛红衣刀下了。江海阔怒吼一声,攻杀过来。与付老六前后夹击,浑雄的劲气发出啸啸破空声,罩向薛红衣的后背。

    “卑鄙!”

    没到到堂堂的沂蒙六义竟然背后伤人,妄为英雄。

    不过,沂蒙六义与魔神宫勾结,做了人家的走狗,已经不配“英雄”二人。背后偷袭这样的手段,就跟他们的人格一样的低贱。

    柳叶刀幻出一道弯月,绕着她的娇躯飞旋,凌厉的刀气激射向付老六与沂蒙六义。

    “付老六小心,这贱人的刀法可能能杀人的!”

    沂蒙六义大叫一声,六人合力把薛红衣击退,扭头对付老六大叫道。

    “江老大不是照顾好你的兄弟吧!”

    本来严密的包围圈,随着沂蒙六义一击击退薛红衣,让对方逃脱而出。真是怕猪一样队友,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。只是沂蒙六义毕竟是出于好心,付老六再是生气,也要顾忌一下场面,不冷不热的嘲讽一句,重整旗鼓,再次杀向薛红衣。

    只是一个付老六,就让薛红衣使尽了浑身解数,再加了沂蒙六义,薛红衣几乎没有招架之力。

    她不是傻瓜,明知不可为而为之。借着与沂蒙六义对拼一招,借势后退,娇巧如燕,凌空一折,扭腰摆殿,体态优美,如随风摆柳一般,在半空中横跨一丈,落入敌骑之中,借敌骑的掩护摆锐了付老六与沂蒙六义的围击。

    这些敌骑,除了魔神宫的弟子都是半步先天,余者皆为后天境,在她眼里似蝼蚁一般。三五刀之下,就把七八人砍落马下。

    薛红衣很聪明,不再屠戮这些骑士,反而在敌骑之中游走回旋,借助敌骑阻挡付老六与沂蒙六义,跟七人玩起了捉迷藏。

    “贱人,气煞我也!”

    薛红衣比泥鳅还滑不溜滴,在众骑中钻来钻去,根本不与自己对面。气的他哇哇大叫,抬手怒挥,轰飞挡在身前的一名骑士。薛红衣见他扑过来,身躯一晃,又绕到一句骑士的马后。

    “贼人,不要跑!”

    付老六的身法不如薛红衣,跟在对方身后,好似一个小扭一般被戏弄的团团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