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行人出了小河城,直奔东北方向。**shu05.com更新快**

    怒蛟岛位在北海郡之北,是北海郡最大的江湖势力,控制了北海郡的全部盐业。青州一半的盐源都出自怒蛟岛。大岛主温峤,善使一口三叉戟,江湖人称“北海蛟王”,为人豪气,修为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自魔神宫占领青州五郡,日久稳定,便把目光投入了北海郡。许多高手潜入北海郡,兴风作浪,广织罗网,蠢蠢欲动,大战一触即发。

    为避免撞到魔神宫的高手,一行人昼行夜伏,绝不耽误。风餐露宿五六天,气温转低,轻风吹来,挟着一股海咸味,已快到海边了。

    这一日,一行人正避暑休息,突然听到滚滚如雷的马蹄声,近百的骑士如狼似虎般冲过来,倾刻间就把他们包围起来。

    “渤海帮,青衣门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为首二人,刘二爷脸色大变,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“二爷,是魔神宫的贼子!”一名青年指着骑士中的一位黑衣人,恨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狗改不吃屎!”看到渤海帮的人,薛红衣轻啐一声,露出浓浓不屑之色。

    沂蒙六义的脸色极不好看,盯着渤海帮的人,皱眉说道:“连渤海帮也投了魔神宫吗?”

    陈铮不理会什么渤海帮,他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骑士中的黑衣人,神色凝重,暗中运转白骨阴风诀,右手轻轻按在刀柄上。

    “又是一位阴神境宗师,不知是八大神将的哪一位?”

    心中吃惊于魔神宫高手如云,阴神境宗师好像大白菜般不断往外冒。不过,他已吴下阿蒙,数度与魔神宫的神将生死搏杀,让他信心大增。只要修为不超过火劫境,陈铮想走就走,谁也拦不住他。只是,他来到北海郡的目的,并非逃避魔神宫,;恰恰相反,是为寻找魔神宫的高手,以战养战,磨炼修为。

    高密、平原、东莱等五郡,已为魔神宫占领,所有宗派非降即灭。五郡中魔神宫高手无数,陈铮单打独斗,前往五郡挑衅魔神宫等于是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既使以战养战,借魔神宫之手魔炼修为,也不能蛮干愣干,要讲究策略。北海郡就是一个极好的选择,有怒蛟岛等反抗势力牵制魔神宫,陈铮就可以自行挑选对手,后顾无忧。

    “嘿嘿,薛小姐别来无恙,越发风姿迷人了!”

    一位身着宝蓝色,三十许的男子,面膛微紫,方脸阔额,眸光如电。一脸痴迷的看着薛红衣,目光流连,不时闪过淫邪之光,恨不得把薛红衣一口吞掉。

    他觊觎薛红衣已经很久了,数次往怒蛟岛求情被拒,心中暗恨。

    如今,在野外遇到薛红衣,邪念涌动,竟起了不改起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魔神宫的走狗,姑奶奶恨得杀之而后快。”薛红衣没给对方好脸色,一句话把对方嚏的脸色阴沉。

    “敬酒不吃,吃罚酒的贱人!这里已布下天罗地网,你们这些人一个都逃不走!”这人手中大刀一指,一股骇人的气机锁定了薛红衣,狞声笑道。

    在其身后,四五十名骑士各个都是清一色软皮甲,皮肤黝黑,透着一股悍勇之气。

    渤海帮常年在海上生活,偶尔兼做海盗,杀人越货,帮中弟子个个悍不畏死,就连怒蛟岛都不愿轻易招惹对方。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,魔神宫的贼子人人得而诛之,想死的就尽管放马过来!”薛红衣彪悍异常,直接拔出了柳叶刀,视对方如无物。

    黑衣人不理会薛红衣的挑衅,盯着陈铮,目光一冷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陈铮?”

    声音冰寒,透着无尽的杀气,瞬间让所有人浑身一震,惊恐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如此年纪已臻风劫境,确实是个可造之才。只要投入魔神宫,本将可赦免你的罪过。将来立下大功,魔神宫八神将之位,虚位以待。”

    听到对方的话,薛红衣,刘二爷,沂蒙六义等,全都不可思议看向陈铮。这个一路寡言少语的年青人,竟是一位阴神境宗师。所有人看怪物一般看着陈铮,暗中腹议不断。

    “堂堂一个武道宗师,竟然扮猪吃虎,很好玩吗?”

    薛红衣尤其不能接受,指着陈铮,一脸不屑道:“就他还是武道宗师,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阴神境宗师放眼九州之内都是一方巨头,开宗立派,立下一方基业,挤身一流之列。而陈铮倒好,混迹于众人之中,丝毫没有一点的宗师气度。

    不有陈铮这位武道宗师坐镇,既使陷入包围之中,众人也无一丝恐惧。

    “你是魔神宫哪一位神将?”

    陈铮手按泣血刀,默运白骨阴风诀,真气流转于经脉之中,勾通天地,阴气汇聚,一股阴森冰寒气息迫的众人不断后退,惊骇地看着陈铮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功法?”

    陈铮暴露出的气息,阴邪至寒,绝非正道。

    “至阴至邪,好一门神功。阁下身怀邪道,必不容于正道,魔神宫是你最好的归宿。若你归降,本将必引你面见神帝,位列八大神将之位。”

    陈铮摇摇头,干净早落的拒绝道:“道不同不相为谋,魔神宫两位神将死于陈某刀下,我不相信魔神宫能够视而不见。”

    八大神将地位尊贵,每一个都为魔神宫立下过汗马功劳。如今有二人死于陈铮刀下,若魔神宫接纳陈铮的投诚,还许以厚位,让其他人如何看待,如何心服?

    神帝统领魔神宫无数高手,不会这么短视,因陈铮一人而麾下离心离德。再者,八大神将都是魔神宫耗废了庞大的资源才培养出来,对魔神宫忠心耿耿;而陈铮不过是一个外来者,亲疏远近一目了然。既然陈铮投了魔神宫,也不会被信任,反而会对他处处防备,甚至充当炮灰,说不定哪一天就死的不明不白。

    “不识抬举!”

    黑衣人眸射寒光,杀气暴燃,突然一声厉吼,从马背上腾身而起,如苍鹰搏空,一双手爪泛着幽幽寒光,朝着陈铮扑杀过来。

    “鹰爪功?”

    陈铮眼中闪过一道血色,对方的爪功凌厉精纯,杀气扑面。劲气未至,杀意先到。嗤嗤的破空声,抓爆了空气,把陈铮笼罩在爪势之下。

    这是陈铮见过第一个把爪功施展到出神出入的高手,对方的双爪,比之他的幽冥血爪还要凌厉七分,相隔十几丈远,陈铮就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侵袭而来。周身气场,受到无形的力道抓撕,隐隐有崩溃的迹象。

    幽冥血爪比不过对方的鹰爪功,陈铮只能用刀。

    呛啷!

    泣血刀飞出,一抹淡淡的血光乍裂,凌空一划,迎上黑衣人。

    二人的交手,如同一个信号,渤海帮、青衣门以及魔神宫的弟子纷纷亮出兵器,纵马向着薛红衣等人冲杀过来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杀声震天,区区百十人竟营造出千军万马的气势,让所有人惊骇欲绝。

    “薛红衣是老子的人,谁都不准碰!”

    突然,一声厉喝,一道蓝色的影子冲向薛红衣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