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小贼,我要把你碎尸万段!”

    高神将目眦欲裂,恨欲若狂。这些骑士都是他的嫡系麾部属,每一个人都耗费了庞大的资源才培养出来。

    此次魔神神一改往昔昔的策略,不在猛打猛杀,而是改用蚕食手段,先占青州,稳扎稳打。等到魔神宫占据天下,建立了地上皇朝,这些骑士就是他执掌一方的本钱。

    如今,被陈多切菜砍瓜般宰杀,高神将恨不得肋生双翼,飞到陈铮面前。

    “贼子,本座不杀你,誓不为人!”

    狂吼声中,魔神宫弟子突然散开,一道劲风扑过来,寒芒闪烁,点点如梅,刺向陈铮的胸口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赤光与寒芒对撞,火花四溅,陈铮手臂一麻,连退十几步。眸射血光,表情凝重的看着高神将。

    高神将手中两杆镔铁打造的短枪,散发着乌黑的光芒。一双眼睛中暴发出狂燥的杀气,整个人如神魔,头发飞舞,滔天的气势冲散了雨幕。

    一枪击退陈铮,高神将惊讶的看着陈铮:”好一个小贼,竟能挡下本将的一枪!”

    高神将的修为在魔神足以排入前十,一双镔铁枪是他的杀手锏,双枪一出,雷劫境以下几乎无敌手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他已决心斩杀陈铮,为魔神宫除了祸害。不等陈铮站稳,骤然一枪贯出,枪芒吞吐,雨幕被劲气激得荡开,在雷霆电光的辉映中闪烁着骇人的乌光,好似一条择人而噬的黑蟒。

    人枪合一,瞬间掠过四五丈,在雨中拉出一道长长的水痕。

    “小贼去死!”

    乌光一闪,枪尖穿向陈铮的心脏,尖锐的破空声甚至盖过了天上的雷霆闪电。枪尖未至,锐气已至,卷动了雨幕形成一道漩涡,罩向了陈铮。

    陈铮眼睛眯起,内中血光吞吐,好似被吓傻了一般,看着攒射过来的镔铁短枪。

    嗡嗡……

    泣血刀发出连绵不断的颤音,雨水滚荡在刀上,立时被击碎,水珠如出膛的子弹,发出啸啸的刺空声,劈头盖脸的打向高神将。

    噗噗噗……

    雨水击散了枪尖的漩涡,去势不减,射向高神将。

    “死来!”

    高神将一声怒吼,另一支镔铁短枪从袖中飞射而出。

    陈铮的眼睛陡然亮了起来,等的就是这一刻。高神将两柄镔铁短枪,其中一支藏而不露,明显是充当杀手锏。他迟迟没有动作,就是为了逼出这支短枪,让对方的杀手简无疾而终。

    核弹只是竖在发射井时,威慑力才是最大。同理,藏而不露的杀锏,才最恐怖。

    镔铁枪化作乌光,穿透雨幕,飞射而来。

    咔嚓!!

    一道紫白的闪电从天而降,照亮了天空。镔铁枪上电光缭绕,发出滋滋的声音。闪电蕴含的强在的能量把落下的雨水蒸发,浓白的蒸汽包裹着枪身,化作一道白线射了过来。

    陈铮心神如若幽谷寒潭,清澈无比,天地一切变化都映照在他的心田之中。一瞬间,脑海中电光火石,所有学过的刀法就像回放的电影,在他脑海中闪过。

    化血刀法,奇诡阴毒,是他学习的第一门刀法。

    风雷九击,一往无前,挟风雷激荡之力,快速绝伦。据说这门刀法的最高境界,就是在一刀之间,九击合一,化作一道风雷之力。

    杀生刀法,这是一门以杀证道的刀法,一招一式之间,杀气盈沸,充满了寂灭绝望之意。于生死一线之间,达到心灵超脱,臻入无生无死的大寂灭之境。

    陈铮早已达到“以死度生”的境界,距离“生死唯念”只差临门一脚。

    这是他现阶段使用最多,最纯熟悉的一门刀法。

    虚空斩业刀,得自黄泉魔宗藏经殿的残篇,只有三招:斩虚空,斩鬼神,斩业力;陈铮参悟修炼之余,总有一种意犹未尽之感。似乎缺少了一式提纲挈领,终极升华的一招。

    枪芒吞吐,散发着冰寒的杀气。雷霆降落,电光游走,陈铮的心神进入了一种奇特的境界之中,无思亦无念。

    恍惚之间,他似乎领悟到了什么,只是这种领悟太过于虚无缥缈;如同天上的上闪电,一闪而逝;明明感受到了,却始终无法触及。

    陈铮并没有钻牛角尖,心随意动,决定跟着感觉走。手中泣血刀一扬,迅疾如电的镔铁短枪竟直接被刀锋抵住,前进不得。

    陈铮没有刻意而为,纯粹就是一种感觉。冥冥之意提引着他斩出这一刀,他甚至不清楚这一刀得目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凌厉的枪芒摧毁刀光,一缕浓烈如火的气劲渗入陈铮的体内,在他的经脉中焚烧,似要把陈铮烧成灰烬。

    陈铮并不没有驱逐侵入体内的火劲。心神映照体内,雄雄似火,不断肆虐的火劫如一盏明灯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闪电划破长空,照得雨夜如白昼,在陈铮的头顶上空劈落。

    这一道闪电,似乎把陈铮劈的开了窍,驱散了他心中的疑惑。下一刻,一种奇妙感悟如泉水般涌出。

    泣血刀蓦地由一动,凭空生出一道的变化。刀锋一转,一股柔劲把镔铁短枪弹向一旁,旋即陈铮手腕一转,泣血刀旋专半周,轻轻磕在枪身上。

    滋滋……

    刀锋与枪身摩擦,一连串的火花飞溅,血色一闪,划向了高神将的喉咙。

    当啷一声,弹飞的镔铁短枪无力的跌落地面。

    陈铮身形一闪,犹如一只幽灵,血红的刀光像一尺红绫,软弱无力,随风飘荡,看不出丝毫的威力,也没有冲天的杀气。轻轻的抚向高神将的喉咙,不像杀人,像是给对方擦拭水迹。

    高神将目光猛地收缩,透出惊骇的光芒。

    哧!红光似慢实快,在高神将的脖子上抹过。一串血线飞出,被雨滴打散,化作一团殷红的血雾融入雨幕之中。

    扑嗵!!

    高神将捂着脖子,不可思议的看着陈铮,不相信自己就这么败了。

    如神似魔的高神将,魔神宫的八大神将之一,战无不胜,修为通玄,竟然被人杀死了。残存的魔神宫弟子在一瞬间就崩溃了,彻底丧失了斗志,饶是他们凶戾成性,此刻就像丧家之犬一般,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陈铮站在雨幕之中,头顶上雷鸣电闪,并没有追击。他的目光注视着泣血刀,好像看着深爱的情人,透着无尽的绵软。

    这一战,他根本没想过赢,甚至在与高神将交手第一招后就想着如何脱身了。出乎意料的是他的刀法在与对方激烈搏杀中临阵突破,轻轻一刀就斩杀了对方。

    此刻回想起来,陈铮都恍如做梦。脑海里不断的回放着刚才的一刀,越品越觉的回味无穷,恨不得马上找个地方闭关潜修,细细品味今夜的收获。

    呛啷一声,泣血刀复入鞘中。

    一股深深的疲倦涌上心头,陈铮默运功法,心灵照体,骤然一惊,才发现自己真气残存已不足三成。

    “这一刀竟耗去我将近六成的真气!”

    陈铮猛吸一口凉气,意识到这一刀不出则已,出刀就要定鼎乾坤。这是绝杀的一刀,不能斩杀敌人,死的就是自己。

    “杀手锏吗?”

    陈铮眸中闪过一道血色,对这一刀有为满意。高神将超过他足足一个境界,依然死于这一刀。虽然有着对方措不及防,没有想到陈铮的刀法会临阵突破,死的有点憋屈。但陈铮跨越一个境界斩杀了对方,事实不容置疑。

    陈铮手按刀柄,感受着泣血刀传递过来的冰凉,心中一动:“这一刀轻柔如水,似红绫抚弄,不如就叫——红绫染血!”

    此时,他的真气耗损过度不足全盛时的三成,若是魔神宫的弟子去而复返,或是再来一个高手,陈铮就真的引颈受戮了。

    不仅真气耗损过度,就连肉身都疲倦不已,如同一口气疾奔三天三夜,恨不得躺下就睡。这个时候,当然不能休息。

    激战之后,若能撑过这段疲惫期,无论真气还是心灵都会得到极好的磨炼,更上一层楼。这就是以战养战的精髓,于生死之间磨炼己身,不认胜败,只要不死,修为就会在最短的时间内上升一个台阶。

    以战养战,看似热血沸腾,实则弊大于利。

    提升修为的途径有许多,以搏命的方式,置自身生命安全于不顾是最愚蠢的方法。对大多数武者而方,这是十足的魔道。

    修行界对以战养战还有一个称呼,即为修罗道。

    疾风骤雨掩盖了所有的痕迹,谁也想到,在这片普通的丛林之中,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厮杀,一位阴神境的武道宗师殒落于此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陈铮的身形一闪,融入雨幕之中,瞬间在丛林之中消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方洞穴中,陈铮斩杀了洞中避雨的山岭棕熊,霸占了这里。

    洞外,雨落如珠,形所一道晶莹的帘幕。空阔的熊洞中经过陈铮的收拾,毫无一丝异味,干净整洁。

    盘坐在洞中央,陈铮动转白骨阴风诀,真气自如的在经脉中运转。蓦地,陈铮心神一动,感觉跟以往有些不同,隐隐约约中,似有一股燥热气息在脚底涌泉穴升腾而起,穿经过穴,直入识海之中。

    顿时,陈铮感觉浑身着火一般,浑身发烫,整个人像被架在架在火堆上。

    “火劫气息!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一惊,连忙察看周身,遍观内外。片刻,陈铮轻吁一口气。并不是走火入魔,是他的修为更进一步,感应到了冥冥之中的火劫。当下,他不在理会,一心一意的搬动真气,疗治内伤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暴雨停歇,太阳高悬。雷雨过后,丛林的空气变的清新,夹杂着一股百草的芳香味,扑鼻而入,陈铮的精神猛地一震,从入定中清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场暴风雨浇不了燥热的气温,凉爽的清晨,官道上一支队伍缓缓而来。

    昨天被陈铮斩杀的骑士小队,尸体还暴露在道路上。高神将一心追杀凶手,也没有收殓,经过一晚上的雨淋水泡,尸体变的浮肿,乍一看恐怖异常。

    这里靠近丛林,大雨之后,鸟语花香,鲜意盎然,称得上是一方美景。煞风景的是,地上躺着十几具尸体,什么样的美感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马蹄声起,惊飞了鸟儿,踏碎这里的宁静。

    这只队伍很快就到了丛林边缘,看到遍地的伏尸,顿时大惊失色;尤其看到这些尸体的装束后,瞬间响起了一片倒抽凉气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魔神宫的弟子?”

    魔神宫出世,无声无息中屠灭青螺宫,继而又灭归一宗,降青衣门,占领高密郡。其以高密郡为根据地,二个月内占领了青州半壁山河。

    为扑灭一切反抗势力,在五郡内掀起滔天血浪,杀的人头滚滚,万马齐喑。

    众人看着眼前惨状,眉头大皱。

    “这究竟是什么高手做的?”

    在青州,魔神宫已成禁忌一般的存在。血色恐怖笼罩在每一个人的头顶,令人闻之色变。如今看到这么多的魔神宫弟子尸体,早已把所有人惊的三魂飞天,七魄离散。

    一个五十来岁的男子,须发半白,是这支队伍的头领。看着满地的尸体,面带愁苦之色,哀叹一声道:“原以来黑山域是条太平路,没想到天降横祸。”

    突然之间,一声惊叫响起:“不好!魔神宫找不到凶手,会不会迁怒于咱们?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齐齐变色,脸色难看之极,露出了恐惧之色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不由叫道:“咱们就是行商,根本不参合江湖上的恩恩怨怨;再者说了,这些人又不是咱们杀的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声嗤笑传来:“你是第一次出门吗,还这么天真?不是咱们杀的又能怎样,魔神宫杀人需要理由吗?”

    有人不服气,梗起脖子叫嚷道:“天底下还有公理吗,凭什么迁怒咱们?”

    “就凭咱们是第一目击者!”

    一句话把对方嚏的哑口无言,脸红脖子粗。

    “不要吵了!”

    须发半白的男子怒喝一声,制止了众人的争吵,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,道:“是非之地不能久留,马上离开这里。高密郡是不能待了,咱们去北海郡躲一阵子,等风头过了再回来。”

    魔神宫行事霸道,根本不讲道理。真要找不到凶手,百分之百的会迁怒于无辜。一旦被魔神宫发现他们路过这里,绝无幸免。

    一行人像是躲避瘟神,远远的绕开地上的尸体,从官道上拐下,向北海郡的方向直奔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