泣血刀挥动,殷红的血光弥散而出,层层刀气,聚合成一挂血河,覆盖全场。陈铮心神融于天地,领域力场以自身为中心扩散,将近大成的杀生刀法在一瞬间爆发。刀如匹练,血浪翻滚,裂破的空气发出尖锐啸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发信号……”

    一名魔神宫弟子厉吼一声,腰马合一,拨刀斩向陈铮。他的话音还未落地,眼前血光一闪,连人带马被一起斩为两半,血液溅飞,肚肠洒落的满地都是。

    这些魔神宫的弟子里,都有半步先天,后天境十层的实力,被陈铮斩杀的首领达到先天化境。

    不过,在陈铮眼里都是蝼蚁般的存在。一刀劈死冲撞过来的骑士,紧接着又以迅雷之势连杀了七八名骑士。从开始到结束只有短短十几个呼吸,魔神宫弟子伏尸一片。

    呛啷一声。泣血刀归鞘。

    陈铮追上一匹发狂的马,跨坐在马背上,就在此时半空中连续三声锐响,魔神宫弟子发出的信号箭在空中炸响。

    陈铮双腿一夹马腹,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方才一战时间虽短,却让陈铮心旷神怡,痛快之极。

    陈铮根本不掩藏行迹,一路狂奔,奔行十数里后,眼前一片丛林拦住了去路。陈铮突然窜身而起,上了树梢,展开鬼影无踪身法,消失在丛林之中。

    就在陈铮进入丛林不到半个时辰,马蹄声轰然作响,一行过百人的魔神宫弟子到达丛林边。

    逢林莫入,这是无数的江湖人以用血总结出的经验,此刻已近傍晚,丛林的黑夜比外面来的早。黑灯瞎火,敌暗我明,不得不防对方的偷袭。

    一个瘦弱如猴子男子,看着昏暗的丛林,对着为首的男子说道:“贼了逃入丛林,还追吗?”

    男子坐在马背上,细查四周,看着渐暗的丛林,略一沉吟,道:“过了这片丛林就是北海郡吧?“

    “这片丛林南北三百六十里,穿过丛林,再往北行七十里就到了北海郡的小河城。”

    “追!”

    男子大手一挥,从马背中腾空而起,投入林中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众骑士弃马入林,朝着北海郡方向急疾而去。

    这一队魔神宫的骑士,实力远远超过被陈铮斩杀的骑队。每一个都有着半步先天的修为,令行禁止,散发着彪悍的铁血之气。瘦弱如猴的男子,更是一名先天七层的武者,进入丛林后,当真如猴子一般,窜行跳跃,瞬间就把身后的骑队甩出数百丈。

    陈铮在丛林中奔行数十里,天色暗黑,不辩东西,便找个隐蔽的地方宿营。

    吃了些干粮,盘膝而坐,入定打坐。

    被他斩杀的魔神宫弟子在临死前发出了信号,魔神宫的援兵想必已经发现了路上的尸体。说不定就在他的身后紧追不舍,为防可能到来的激战,陈铮必须把状态调整到最佳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,丛林里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前一刻还是睛空万里,星光璀璨,下秒钟就是被乌云遮蔽。

    有风吹来,带着一股浓郁的泥腥土味,丛林变的潮湿无比。空气也变的燥热无比,“吱吱”的虫儿鸣叫声,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“要下雨了吗?”

    感应到天象变化,陈铮心神回归,一股风吹过,树叶哗啦啦的响动,浓郁的泥腥味扑鼻而至,还夹带着一股枯枝腐叶的臭味。

    陈铮出生于农村,对童年与少年的记忆深刻无比。他还记的清楚,每当阵雨来临前,乌云遮天,突然乱起了大风,腥重的泥土带着浓郁的潮湿气息,还有牛粪的味道。

    此刻的天象与他记忆中的一般无二,除了没有牛粪味;但对陈铮而言,枯枝腐叶的臭味还不如牛粪呢。

    骤然之间,天际一道紫白的电光刺破了乌云,好似火树银花,亮的刺眼,紧接而来的“咔嚓”一声巨响,就像被人在耳朵上扇了一巴掌,之后就是轰隆隆的雷声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一道电光从天而降,劈向陈铮。

    轰……

    就在与陈铮相距四五丈之外,闪电击中树木,一团火球腾空而起。噼哩啪啦声中,被闪电击中的树木剧烈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陈铮脸色微微一变,瞬间窜出十几丈远,默运功法,在体外凝聚出一层罡衣,以防备被雷电击中。

    轰隆隆……

    雷霆巨响,闪电劈落,紫白色的光芒让天地骤然一亮。雷电过后,刮起了大风,树叶发出“唰唰……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风声?”

    陈铮皱起了眉头,呼呼的风声与树叶声音,他分明还听到了衣袂破空声,只是被淹没在了雷声与风声之中。

    “是幻觉吗?”

    唰唰,唰……

    声音再一次传来耳中。

    一瞬间,陈铮的双眸暴射出骇人的血光。他百分百的确实,这一次绝对没有听错,的确是衣袂破空声,且不只一人,至少有数十人。

    “魔神宫的人么,竟然真的追来了!”

    夜黑风疾杀人时,既然追来了,就全留在丛林里吧。陈铮眼中闪烁着浓烈的杀气,霎时间收敛了气息,化作一道阴影消失在丛林中。

    乌云遮住了天空,在重重的黑幕之中,闪电从乌云中冲出,一道道电弧在天空中流窜,紫白的光芒,把人的眼睛刺的酸痛。

    雷声过后,稀稀疏疏的雨点降落下来,打在林梢,发出“噗噗……”的沉闷地声音。

    就在雨滴落地,一股风吹过,天空骤然一片惨白,又一道闪电裂破长空。紧接着就是轰然一道雷霆炸开,震得人心惊胆颤。下一秒钟,豆大的雨点狂飙而下,化作了倾盆大雨。

    漆黑如墨的丛中传来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玛德,早不下晚不下,偏偏老子一进林子就下。”

    “高神将,咱们先找个地方避雨吧!”瘦弱如猴的男子,追上高神将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高神将催动罡气,形所一层罡衣,隔绝了雨水。看到空间中电闪雷鸣,向其问道:“还能找到痕迹吗?”

    瘦弱男子摇摇头,道:“风疾雨骤,找不到了!”

    高神将眼中闪过一道寒光,沉声说道:“寻找地方避雨!”

    夜黑风高,暴雨倾盆,随着高神将一声令下,魔神宫弟子队伍逐渐散开,不复刚才的严紧。就在队伍刚散开,“咔嚓”一声巨响,一道闪电裂破夜空,伴随着雷霆震动,一道黑影扑杀而出。

    暴雨中夹杂着声声炸雷,正急速奔行的魔神宫众人,根本没有注意到黑影。

    这黑影不是别人,正是陈铮。

    泣血刀化作绕指柔,刀光扭曲,如勾魂夺命的长索卷住一名魔神宫弟子的脖颈。陈铮用力一绞,就见一颗头颅冲天飞起。血泉泥合了雨水,洒落在周围的魔神宫弟子身上。

    “敌袭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又一道血红的刀光闪过,哧的一声,无声无息划过一人的喉咙。这人话到一半,声音嘎然而止,在惯性的作用下,踉跄前奔十几步,然后一头栽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顷刻之间,陈铮连杀二人,在魔神宫众人反应过来前,迅速潜入丛林深处,消隐身于黑幕之中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就在陈铮暴起发难之际,高神将脸色猛地一变,厉声大吼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连杀二人,瞬间消失在黑幕之中,高神将勃然大怒,向着陈铮消失的方向扑过去。

    疾风骤雨掩盖了一切的痕迹,雷霆把耳朵震聋,魔神宫的众人就像瞎子,根本无法察觉到陈铮。

    陈铮心神外放,与天地相融,六感扩张一极限,感应到身后的破空声,反手一转,泣血刀斩出。血红的刀气迫开了雨幕,每一滴雨都迸发出浓烈的杀气。

    高神将悚然一惊,几乎是本能的挥手格挡。

    哧!阴寒刺骨的气息侵袭而来,一串血线飞溅而起,混合了雨水洒在地面上。这一刀是划破了高神将的皮肉,却让他怒发张狂,目眦欲裂。高神将双拳挥舞着,强劲的拳力让雨水爆裂,形成一丈方圆的真空。卷动起一道雨幕,向着陈铮轰过去。

    恰在此时,一道闪电裂破夜空,不偏不倚,朝着两人的中间劈落。

    轰……

    一团火球升起,雨水成雾,腾空而起,五六丈之内,亮如白昼。

    高神将骤然一震,双眼暴突,目光骇人的紧盯着陈铮,随之厉声大叫道:“是你!”

    实在是出乎意料,高神将怎么也没有想到魔神宫欲杀害之而后快之人,就这样活活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。

    若在魔神宫中排出一个九州最出名的榜单,陈铮绝对榜上有名,且名列榜首。

    想当初屠灭青螺宫时,魔神宫都没有折损任何一位神将级的高手。可偏偏在追杀归一宗余孽时,折损了方冕。堂堂魔神宫八大神将之一的勾离神将,被人弃尸荒野,无异于一记重重的耳朵扇在了魔神宫的脸上。

    故尔,当许延把消息带回来后,魔神宫一片哗然,当即发出通缉令,把陈铮列为最危险、最优先击杀的敌人之一。

    高神将杀欲炽烈,一拳轰碎劈落的闪电,发狂一般杀向陈铮。

    雷霆雨幕,荒野丛林,面对一位火劫境的武道宗师,陈铮同样的战意横生,杀气冲霄。一声厉啸盖过了雷霆,以身合刀,血光映闪电,凌空而下斩向高神将。

    轰!!!

    刀光与拳头相撞,万吨水压轰过来,泣血刀猛地一偏,陈铮当即喷出一团血雾,身体倒飞而起。

    虽然同为阴神境宗师,但是风劫境与火劫境的差距,犹如一个在地,一个在天,至少相隔一重天。

    一拳轰退陈铮,高神将气势盘升,再次扑杀而来。磅礴的拳意,轰散了雷霆,震散了雨幕,如同一条暴龙,凶猛残虐。

    咻!!

    血光游走,突然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陈铮的内伤本就未愈,再受了高神将一记重拳,伤势加重。知道不是对手的敌手,陈铮不在硬拼。凭着鬼影无踪的绝世身法,游于无间,分身化影,冲向高神将身后的队伍之中。

    嗤!!

    一道紫白的闪电在头顶闪过,与妖艳的血色相辉映。闪电消逝,血光斩落,一名魔神宫的弟子就被劈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陈铮刀尖斜指地面,头顶是轰隆隆的雷声,伴随着激烈的闪电,一滴滴鲜血顺着刀身血槽滴落。泣血刀绽放着妖冶的殷红色泽,与陈铮组合成一副神魔之像。

    魔神宫的弟子见状,心神震骇,一时之间忘了冲杀。

    可陈铮却没忘,手腕轻震,神刀泣鸣,一道血焰冲散了雨水,腾腾升起,迎着劈落的雷霆向空中,化作了一道血河。

    血河滔滔,接引雷霆,冰冷的杀气涌向魔神宫的弟子。阴森的刀意,令每一滴雨水都变的冰寒无比,阴神勾动天地,形成一方领域力场,范围之内,冰雨如瀑。

    杀!

    陈铮喉咙中迸发出一记沉闷的嘶吼,引刀而行,冲入魔神宫弟子的队伍之中。

    以一敌百!

    看似神通,实则有些欺负人了。

    以陈铮风劫境的修为,对阵一群半步先天,简直就是恶狼冲入羊郡里,甭管有多少只羊,都不改以强凌弱的本质。

    血红的刀光与闪电交相辉映,阴风嘶呼,雷霆轰鸣,风雷激荡,陈铮的精气神在一瞬间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,刀不成招,招不成式,一切的举动都变为本能。

    什么杀生刀法,虚空斩业刀,统统被他丢在脑后,只剩下最纯粹的杀戮。

    挥刀见血,见血封喉。

    每一次挥刀,不只带走敌人的鲜血,也带直了敌人的生命。心与刀不分彼此,神与天地不分彼此,一种难以言喻的变化产生。

    迅如疾风,形如鬼魅,血光游离,诡异莫测!

    似乎每出一刀,每杀一人,陈铮都有获得一丝领悟。就像打怪升级,杀一只怪,得一份经验。经验积满,最变引发质变,一肌似是而非,充满杀戮的气息自陈铮的刀光是溢出。

    魔神宫的弟子一个接一个倒下,短短一刻钟的时间,就已伏尸五六十,鲜血积在地面上,倾盆的雨水都不能冲刷干净。

    陈铮杀的兴起,畅汗淋漓,连罡衣在什么消散都没有留意。一团团刀光,滚滚而进,风吹不进,雨泼不入,身上一点湿迹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小贼,我要把你碎尸万段!”

    高神将目眦欲裂,看着陈铮不断杀戮麾下,恨不得肋生两翼,扑到陈铮面前。